朱德尔重返故乡

2016-04-15 caixiu 手机版

萨马德赠给朱德尔那枚能呼风唤雨的戒指,并向他传授了戒指的使用的方法,两人又叙谈了一会儿,朱德尔回家心切,就照着萨马德所说的那样,一擦戒指,仆人格苏福立即出现在他的面前,十分恭敬地对他说:“我的主人,您需要什么呢?”

“明天天亮之前,将我送到埃及我的老家吧。”朱德尔吩咐道。

仆人一听,立即弯下腰,将朱德尔背了起来。朱德尔同萨马德挥手道别,然后,命仆人开始行走。仆人答应一声,立即飞了起来,像离弦的箭一般向前冲去。朱德尔伏在仆人的背上,吓得不敢睁开双眼,只觉得耳旁风声呼啸,猜想飞行速度一定奇快。

半夜时分,仆人开始放慢速度,向下滑落。朱德尔睁眼一看,见正下方灯火辉煌,人声嘈杂,估计已经到了埃及。这时,仆人已停在了他家的院落里,他放下朱德尔后,便消失了。

朱德尔来到母亲的房门口,轻轻地叩门。只听里面传来了衰弱的问话声:“谁呀?”

“是我,母亲,我是朱德尔呀!”

朱德尔话音刚落,门“吱呀”一声就开了,一个白发苍苍、面容憔悴的老妇人,出现在他的面前。母子久别重逢,既高兴又伤心。两人久久地拥抱在一起,泪水像泉水一样涌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两人都镇定下来。朱德尔问起和母亲别后的遭遇。母亲将他走后,两个哥哥为分配不均而相互争吵,被国王的侍卫听见,报告给国王,国王派人抓走了萨利姆和赛律姆,抢走了鞍袋的经过,从头到尾,详详细细地告诉了他。

朱德尔听后,既对两个哥哥的贪婪表示僧恨;又十分痛恨国王的横行霸道,抢夺民财。他安慰了一下母亲,然后,一擦戒指,仆人立刻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命令道:“你赶快到监狱里,将我的两个哥哥救出来。”

仆人答应了一声,立即隐去,执行命令去了。

此时,在国王的监狱里,萨利姆和赛律姆两兄弟正在伤心地痛哭着。两年来,他们被关在里面,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国王不断地拷打他们,并且,常常不给他们吃的东西,他们病了,也不请医生给他们诊治。两人巳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几乎没有生的欲望了。正当他们相对哀怜、悲观失望的时候,监狱的地面突然裂开一个口子,一个人从里面跳了出来,挟起他们就走。两人受不起这一惊吓,顿时吓得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了。等他们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巳经不在监狱之中,而是在母亲和弟弟朱德尔的面前了。这分明是在自己的家里,两人还以为是在梦中呢。

朱德尔见他们醒过来了,不禁长舒了一口气。接着,他安慰着两个哥哥,叫他们不必害怕了,一切都已转危为安。

萨利姆和赛律姆见自己果真得救了,不禁对朱德尔感激万分。

两人拉着朱德尔的手,十分悔恨地说道:“弟弟,以前都是我们不好,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儿,希望你能原谅。今后,我们一定洗新革面,重新做人。”

朱德尔见两个哥哥真心忏悔,心里非常高兴。他又给他们讲述了《圣经》中约瑟的故事,直说得萨利姆和赛律姆无地自容。接着,朱德尔又将自己这两年的遭遇,包括如何在苏伊士地区受尽折磨,如何在麦加城中遇到萨马德,以及如何得到了戒指,一一讲给母亲和两个哥哥听。当他们听说了那个戒指的作用后,竟惊得目瞪口呆。

朱德尔将一切都安顿好之后,就开始实施对付国王的复仇行动了。他当着萨利姆和赛律姆的面,一擦戒指,召来了仆人格苏福。两个哥哥一见仆人,就知道他是那天钻进监狱将自己救出来的那个人,他们领教过他的厉害,因此,两人被吓得浑身直打哆嗦。

因为两人毕竟以前亏心事做得太多了,生怕得到报应。所以,仆人格苏福一出现,他们竟以为是朱德尔要惩罚自己,吓得直往母亲的怀里藏,请她救救自己。

母亲知道朱德尔的为人,他的心肠最软,特别是对他的两个哥哥,更是极度宽容。因此,她虽然心里很想让朱德尔教训教训那两个坏哥哥,但毕竟三个孩子都是自己的亲骨肉,看到哪一个受苦,她心里都会很难过。所以,她一个劲儿地安慰着萨利姆和赛律姆。

事实上,朱德尔早就原谅自己的两个哥哥了。他召来仆人格苏福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对付萨利姆和赛律姆,而是要让他潜到国王的宝库之中,将那里存放的两个鞍袋和国王所有的金银财宝全都搬回来。仆人领命而去,片刻工夫,就将国王的宝库洗劫一空。

接着,朱德尔又命令仆人道:“格苏福,你必须在明天天亮之前,给我建造起一幢比国王的还要豪华的宫殿。”

仆人格苏福无所不能。他接受命令之后,立即召来许多助手,将任务分配给每个人。这样,分工明确,又互相合作,一切都进行得井井有条。一大群人在夜色之中拼命劳作,琢石的,砌墙的,粉刷的,漆画的,装饰的,大家一齐动手,行动神速。不到黎明时分,就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