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逸周书》逸周書逸文

时间:2017-07-18 逸周书 我要投稿

  文王去商在程,正月既生魄,太姒夢見商之庭產棘,小子發取周庭之梓樹,于闕閒化為松柏棫柞,寤驚以告文王,文王乃召太子發占之于明堂,王及太子發並拜吉夢,受商之大命于皇天上帝。

  文王曰:「法寬刑緩,囹圄空虛。」

  文王曰:「周視民如子愛也。」

  因五行相剋而作五刑,墨、劓、剕、宮、大辟,是也。火能變金色,故墨以變其肉;金能剋木,故剕以去其骨節;木能剋土,故劓以去其鼻;土能塞水,故宮以斷其淫泆;水能滅火,故大辟以絕其生命。

  文王獨坐,屏去左右,深念遠慮,召大公望曰:「帝王猛暴無文,強梁好武,侵陵諸侯,苦勞天下,百姓之怨心生矣。其災,予奚行而得免于無道乎?」大公曰:「因其所為,且興其化,上知天道,中知人事,下知地理,乃可以有國焉。」

  恃德者昌,恃力者亡。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大公曰:「知與眾同者,非人師也。大知似狂,不癡不狂,其名不彰,不狂不癡,不能成事。」

  文王曰:「吾聞之,無變古,無易常,無陰謀,無擅制,無更創,為此則不祥。」大公曰:「夫天下,非常一人之天下也;天下之國,非常一人之國也。莫常有之,唯有道者取之。古之王者,未使民民化,未賞民民勸,不知怒,不知喜,愉愉然其如赤子,此古善為政也。」

  武王悅箕子之對,賜十朋。

  神農之時天雨粟,神農耕而種之,作陶冶斤斧,破木為耜鉏耨,以墾草莽,然後五穀興,以助果蓏之實。

  黃帝作井,始●灶,亨穀為粥,蒸穀為飯,燔肉為炙。

  少昊曰:「清清者,黃帝之子青陽也。」

  三王之統若循環,周則復始,窮則反本。

  更火:春取榆柳之火,夏取棗杏之火,季夏取桑柘之火,秋取柞楢之火,冬取槐檀之火。

  三日粵朏。

  孟春之月,日在營室,蟄蟲始震。乃命太史守典奉法,司天日月星辰之行。乃擇元日,祈穀於上帝。

  掩骼薶骴。

  兵戎不起,不可從我始。

  春行夏令則雨水不時,草木蚤枯,國乃有恐。

  仲春始雨水。日夜分則同度量,鈞衡石。是月獻羔。

  以太牢祀高禖。

  虹始見。

  命榜人。

  仲夏之月,令祀百辟卿士之有德于民者。

  季夏燒薙。

  腐草為蠲。

  季夏月,可以封諸侯,立大官。

  孟秋,行冬令,則草木枯,後乃大水,敗其城郭。

  中秋築城郭。

  七騶咸駕。

  中冬,奄尹申宮令,謹門閭。

  歲將●終。

  季冬行春令,則胎夭多傷,民多蠱疾,命之曰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