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唐会要卷九十七

时间:2017-07-05 唐会要 我要投稿

  吐蕃

  吐蕃者。在长安西八千里。本汉西羌之种也。不知有国之所由。(或云南凉秃发利鹿孤之子曰樊尼。国灭之后。西奔于羌中。建国。为众所怀。故姓窣勃野。或云以秃发为国号。语讹谓之吐蕃。历魏及隋。隔阔诸羌。未通中国。)号其王为赞普。自中国出鄯城五百里。过乌海。入吐谷浑部落。弥多弥苏毗及白兰等国。至吐蕃界。其国风雨雷电。每隔日有之。盛夏气如中国。暮春之月。山有积雪。地有冷瘴。令人气急。不甚为害。其俗重汉缯而贵瑟瑟。男女用为首饰。其君长或居拔布川。或居逻婆川。有小城而不居。坐大?帐。张大拂庐。其大可容数百人。兵卫极严。而衙府甚狭。俗养牛羊取乳酪供食。兼取毛为褐而衣焉。不食驴马肉。以麦为面。人死。杀牛马以徇。取牛马头周垒于墓上。其墓正方。垒石为之。状若平头屋焉。其臣与君自为友。号曰共命人。其数不过五人。君死之日。共命人皆日夜纵酒。葬日。于脚下刺血。出尽及死。便以殉葬。又有亲信人。用刀当脑缝锯。亦有将四尺木。大如指。刺两肋下。死者十有四五。亦殉葬焉。设官。父死子代。绝嗣则近亲袭焉。非其种类。辄不相代。其官章饰有五等。一谓瑟瑟。二谓金。三谓金饰银上。四谓银。五谓熟铜。各以方圆三寸褐上装之。安膊前。以辨贵贱。其战必下马列行而阵。死则递收之。终不肯退。枪细而长于汉者。弓矢弱而甲坚。人皆用剑。不战亦负剑而行。其驿以铁箭为契。其箭长七寸。若急驿。膊前加一银鹘。有草名速古芒。叶二寸。状若斜蒿。有鼠尾长于常鼠。其国禁毁鼠。杀之者加其罪。有可跋海。去赤岭百里。方圆七十里。东南流入蛮。与西洱河合流而东。号为漾鼻水。又东南出会川。为泸水焉。自赤岭至逻婆川。绝无树木。唯有杨柳。人以为资。国置大论。统理国事。无文字。刻木结绳为约。征兵用金箭。寇至举燧。与臣下一年一小盟。(用羊狗狝猴。)三年一大盟。(用犬马牛驴。)以麦熟为岁首。其国都号为逻些城。用法则严整。议事则自下而起。因人所利而行之。此其所以强且久也。重壮贱老。母拜于子。重兵死。恶病终。以累世战没者以为甲门。临阵奔逃者。悬狐尾于其首。表其似狐之怯。其赞普弄赞。雄霸西域。

  贞观八年九月。朝贡使至。十四年。遣其相禄东赞致礼。请婚姻。献金五千两。自余宝玩数百事。十五年。以文成公主妻之。弄赞至柏海。亲迎于河源。见王人。执子婿之礼甚恭。而叹大国礼仪之美。俯仰有媿沮之色。及与公主归国。谓所亲曰。我祖父未有通婚上国者。今我得尚大唐公主。为幸实多。当为公主筑一城。以夸示后代。遂筑城立栋宇以居处焉。公生恶其赭面。弄赞令国中权且罢之。身释?裘。袭纨绮。渐慕华风。仍遣酋豪子弟请入国学。以习诗书。又请中国识文字之人。典其表疏。上征辽还。献大鹅。黄金铸成。高七尺。可受酒三斛。高宗即位。拜驸马都尉。封西海郡王。致书于长孙无忌云。天子初即位。若臣下有不忠之心者。当勒兵以往。并献金银珠宝十五种。请置太宗灵座之前。高宗进封宾王。因请蚕种及造酒碾硙纸笔之匠。并许之。

  永徽元年弄赞卒。其子早卒。立其孙。立年幼。国事皆委禄东赞。禄东姓筑氏。有谋略。初。太宗许降文成公主。东赞来迎。召见。顾问进对。合旨。乃拜为右卫大将军。又以琅邪公主孙女妻之。东赞辞曰。臣本国有妇。父母所聘。情不忍乖。且赞普未谒公主。陪臣安敢妄婚。上嘉之。东赞有子五人。长赞悉若。早卒。次钦陵。三赞婆。四悉多于。五勃论。及东赞死。钦陵兄弟复专其国。

  通天元年。薛仁贵为钦陵所败于大非川。

  上元二年。李敬元又败于青海。钦陵多居中。诸弟分镇方面。赞婆则专在东境。与中国为邻。三十余年。恒为边患。

  仪凤三年。上以李敬元初败。吐蕃为患转甚。召侍臣曰。吐蕃小丑。屡犯边境。置之则疆埸日骇。图之则未闻上策。宜论其得失。各书所怀。给事中刘景先曰。攻之则兵威不足。镇之则国力有余。且抚养士卒。守御边境。中书舍人郭正一曰。吐蕃作梗。年岁已深。兴师不绝。非无劳费。近讨则徒损兵威。深入则未穷巢穴。臣望少发兵募。且遣备边。明立烽候。勿令侵掠。待国用丰足。一举而灭之。给事中皇甫文亮曰。且令大将镇抚。畜养将士。仍命良吏营田。以收粮储。必待足兵足食。方可以举而取之。上曰。宿将旧人。多从物故。自非投戈俊杰。安能克灭凶渠。中书舍人刘祎之曰。臣观自古圣主明君。皆有夷狄为梗。今吐蕃凭陵。未足为耻。愿暂戢万乘之威。以宽百姓之役。给事中杨思忠曰。圣人御物。贵在从时。今凶寇不能怀德。未肯畏威。和好之谋。臣谓非便。中书侍郎薛元超曰。臣以为敌不可纵。纵敌则患生。边不可守。守边则卒老。不如料简士卒。一举灭之。上顾谓黄门侍郎来恒曰。李绩已后。实无好将。当今以张虔勖纪及善等差为优耳。恒曰。昨者洮河兵马。足堪制敌。但为诸将失于部分。遂无成功。今无好将。诚如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