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谈谈《隋书·元胄传》中的世系错误

时间:2018-05-17 隋书 我要投稿

  [摘 要]《隋书》是唐代官修正史的代表作,是唐初所修五代史中较好的一部。参与编修的学士有孔颖达、许敬宗、于志宁等,而又以魏征和长孙无忌为主编,修史水平较高。但也不免有所疏漏,本文试图以唐朝官修的另一部史书《北史》为参照,对比《隋书.元胄传》中的世系。从而得出该世系讹误的事实。

  [关键词]《隋书.元胄传》;世系;《北史》

  《隋书》是现存最早的隋史专著,也是《二十五史》中修史水平较高的史籍之一。该书的作者都是饱学之士,具有很高的修史水平。全书一共八十五卷,帝纪五卷,列传五十卷,志三十卷。《隋书》的指导思想明确,以史为鉴,同时采用秉笔直书的写作手法,保存了大量的政治、经济、科技、文化资料,是史料价值较高的一部唐修正史。但官修史书也难免存在一些缺点和讹误,如《隋书》卷四十列传第五《元胄传》就有明显的世系考证错误,本文试图从唐朝官修的另一部正史《北史》中发现一些线索,从而得出元胄并非魏昭成帝之六代孙,如有不正,恳请各位学者专家批评。

  一、《隋书.元胄传》

  《隋书》记载“元胄,河南洛阳人也,魏昭成帝之六代孙。祖顺,魏濮阳王。父雄,武陵王。”(1)从这段原始记载可以得知两个有用信息,第一,元胄是鲜卑后裔,也是魏昭成帝的子孙,但具体是几代孙仍存疑问;第二,元胄的祖父乃元顺,曾获封魏濮阳王。

  由此认为,元胄是鲜卑后代而且是王室后裔这是确定无误的,但究竟是魏昭成帝拓跋什翼犍的几代孙,尚需考证。据《隋书》记载,元胄乃魏昭成帝之六代孙,显然从多方考证都是不成立的。据《北史》出版说明记载,《北史》记公元三八六年(北魏道武帝登国元年),终公元六一八年(隋恭帝义宁二年)。(2)而据书中记载“太祖道武皇帝讳,昭成皇帝之嫡孙。”(3)元胄生活的年代据《隋书》记载“高祖初被召入,将受顾托,先呼胄,次命陶澄,并委以腹心,恒宿卧内”(4)得知元胄是北周高祖宇文邕时期的人物,宇文邕在位时间公元560-578年。从上到下推算,差不多两百多年,历经六代孙显然不止。按25年为一代,至少也有八代,而道武帝时期是昭成帝拓跋什翼犍的嫡孙,加起来也有十代。但这些仅仅是初步推测,笔者认为至少可以从两个方面展开具体推演:第一,从魏昭成帝开始由上及下进行世系推演;第二,从元胄的祖父元顺生活的年代逆向往上推算,两者并举,必能得出事实。

  二、《北史.魏本纪/昭成帝》往下推演

  三、据《北史.元顺传》逆上推演

  前文中交代过,元顺乃是孝武帝时期人物。据《北史》记载,元顺乃元陟之弟,元陟又是元懋之子,元懋是元盛之子,元盛乃元忠之子,元忠其人乃是常山王遵之子元素子,“常山王遵,寿鸠之子也。……子素,明元从母所生,特见亲宠……长子可悉陵……弟陪斤袭爵……陪斤弟忠,字仙得,以忠谨闻……子盛,字始兴,袭爵……子懋,字伯邕,袭爵……子陟,字景升……弟顺,字敬叔,从孝武入关,封濮阳王,位侍中(23)”。不难发现,元顺乃是常山王遵的第五代,而前文提到,常山王遵乃是寿鸠之子。寿鸠何人也,寿鸠正是魏昭成帝之子。“昭成皇帝九子:庶长曰君,次曰献明帝,次曰秦王翰,次曰于婆,次曰寿鸠……”(24)可知寿鸠正是昭成帝之子,而常山王遵是寿鸠之子,那么据此推算,元顺应当是昭成帝往下的第七代,元顺乃元胄之祖父,可以得到一个清晰的世系,元胄是昭成之后的第九代人,至此,推算出元胄确确实实不是魏昭成帝之六世孙。

  四、结语

  依据唐修另一部史书《北史》从正反两个方向推演,推算出元胄乃是魏昭成帝之后的第九代人,并非六世孙也,可以得知,《隋书?元胄传》确系记载有误,当然这一切成立的先决条件,是《北史》的相关记载亦当准确无误。我的推演方法和所得结论尚属浅薄,如有不当,还恳请各位学者专家不吝批评指正,切切。

  注释:

  1、4《隋书》相关卷、页。

  2、3;5-24《北史》相关卷、页。

  作者简介:方祥,女,安徽省安庆市,1991年10月30日生,天津师范大学在读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