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第十五卷 史弘肇龙虎君臣会

时间:2017-07-09 喻世明言 我要投稿

  倦压螯头请左符,笑寻赬尾为西湖。

  二三贤守去非远,六一清风今不孤。

  四海共知霜鬓满,重阳曾插菊花无?

  聚星堂上谁先到?欲傍金尊倒玉壶。

  这一首诗,乃宋朝士大夫刘季孙《畜苏子瞻自翰苑出守杭州》诗。元来东坡先生苏学士凡两次到杭州:先一次;神宗皇帝熙宁二年,通判杭州;第二次,元佑年中,知杭州军州事。所以临安府多有东坡古迹诗句。后来南渡过江,文章之士极多。惟有烘内翰才名,可继东坡之作。烘内翰曾编了《夷坚》三十二志,有一代之史才。在孝宗朝,圣眷甚隆。因在禁林,乞守外郡、累次上章,圣上方允,得知越州绍兴府。是时,淳熙年上,到任时遇春天,有首回文诗,做得极好!乃诗人熊元素所作。诗云:

  融融日暖乍晴天,骏马雕鞍锈辔联。

  风细落花红衬地,雨微垂柳绿拖烟,

  茸铺草色春江曲,雪剪花梢玉砌前。

  同恨此时良会罕,空飞巧燕舞翩翩。

  若倒转念时,又是一首好诗!

  翩翩舞燕巧飞空,罕会良时此恨同。

  前砌玉梢花尊雪,曲江春色草铺茸。

  烟拖绿柳垂微雨,地衬红花落细风。

  联辔锈鞍雕马骏,天睛乍暖日融融。

  这烘内翰遂安排筵席于镇越堂上,请众官宴会。那四间六局袛应供过的人都在堂下,甚次第1当日果献时新,食烹异昧。酒至三杯,众妓中有一妓,姓王,名英。这王英以纤纤春笋柔荑,捧着一管缠金丝龙笛,当筵品弄一曲。吹得清音嘹亮,美韵悠扬,文官听之大喜。这烘内翰令左右取文房四宝来,诸妓女供侍于面前,对众官乘兴,一时文不加点,扫一只词,唤做《虞美人》词云:

  忽闻碧玉接头笛,声透晴空碧。官商角羽任西东,映我奇观惊起碧潭龙。数声呜咽青霄去,不舍《粱州序》。穿云裂石响无踪,惊动梅花初谢玉玲珑。

  烘内翰珠矾满腹,锦绣盈肠,一只曲儿,有甚难处?做了呈众官,众官看罢,皆喜道:“语意清新,果是佳作。”方才夸羡不己,只见一个官员,在众中呵呵大笑,言曰:“学士作此龙笛词,虽然奇妙,此词八句,偷了古人作的杂诗、词中各一句也。”烘内翰看那官人,乃孔通判讳德明。烘内翰大惊道:“孔丈既知如此,可望见教否?一孔通判乃就筵上,从头一一解之。

  第一句道:“忽闻碧玉接头笛。”偷了张紫微作《道隐》诗中第四句。诗道:

  试问清轩可煞青,霜天孤月照蓬瀛。

  广寒宫里琴三弄,碧玉接头笛一声。

  金井辘轳秋水冷,石床茅舍暮云清。

  夜来忽作瑶池梦,十二阑干独步行。

  第二句道:“声透晴空碧。”偷了骆解元作《王娇姿唱词》中第一句。诗道:

  谢氏筵中闻雅唱,何人隔幕在帘帏?

  一声点破睛空碧,遏住行云不敢飞。

  第一句道:“官商角羽任西东。”偷了曹仙姑作《风响》诗中第二句。诗道:

  碾玉悬丝挂碧空,官商角羽任西东。

  依稀似曲才堪听,又被风吹别调中。

  第四句道:“映我奇观惊起碧潭龙。”偷了东坡作《橹》诗中第三、第四句。诗道:

  伊轧江心激箭冲,天涯无际去无踪。

  遥遥映我奇观处,料应惊起碧潭龙。

  过处第五句道:“数声呜咽青霄去。”偷了朱淑真作《雁》诗中第四句。诗道:

  伤怀遣我肠干缕,征雁南来无定据。

  嘹嘹呖呖自孤飞,数声呜咽青霄去。

  第六句道:“不舍《粱州序》。”偷了秦少游作《歌舞》诗中第四句。诗道:

  纤腰如舞态,歌韵如莺语。

  似锦罩厅前,不舍《粱州序》。

  第七句道:“穿云裂石响无踪。”偷了刘两府作《水底火炮》

  诗中第三句。诗道:一激轰然如霹雷,万波鼓动鱼龙息。

  穿云裂石响无踪,却虏驱邪归正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