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第一百十一回 到家乡狄爷拜探 复圣旨包拯回朝

时间:2017-07-13 五虎征西 我要投稿

  诗曰:

  荣归谒祖狄王亲,圣上恩隆宠爱珍。

  敕命包公代御祭,回朝复旨拜辞行。

  当下狄金鸾正喜欢侄儿伶俐乖觉,有公主暗暗开怀说:“姑娘,我有几位外甥儿子?”金鸾见嫂嫂一问,脸上泛出桃红,低头说声:“嫂嫂啊,我名说夫妻曾经十载,今日张姓香烟还未有继嗣之人。”公主听了说:“姑娘啊,命该有子休嫌晚。如今你才是中年,或者命该受子迟些,人人多是有子的,岂独姑娘你一人?”金鸾说:“嫂嫂啊,此话今生休想望,说也枉然了。”公主听罢,又劝解姑娘一番,多少言词不必多表。

  又说张文吩咐众家先往定了房间,太后娘娘另有宫院。格外雅致,床帐什对象件完全,多是张文夫妇平日当心办理预备齐全的。此时,狄府众人多更换过衣裳。是时已将府内外、堂中排开酒宴,一堂音乐,佳韵扬扬,堂庭中外喧哗畅饮。狄府家丁、使女俱有小宴席赏赐。一班御林军也是猜拳放马的,欢乐而饮。众吃酒至更深,方才散去残宴,各各安睡去了。

  次日早晨,有各官是本府文武官员到来,问候请安。太后娘娘的懿旨仍降,各官员自此以后不用仍来候安,前日山西的官员尽到此处接迎太后娘娘,已遵旨意各各回去了。如今到府中请安的官员俱是太原本府的。各官遵旨,来日自此俱不到来请安,省却多少浩烦,众官大喜,多说太后恩德宽宏。不表。 

  再说平西王幼年撇却家乡,今日荣归故里,须一人也相识不得。当时与四位兄弟乘了马,备了名帖,一干家将跟随,一路往拜探地方官与乡绅耆老。这是登门答拜,留飨款酒,又劳忙了几天。若问这狄千岁身受王爵,又是王亲,因何要拜探他等?只为乡居比不得在朝,乡间乃序齿为先,且况州县总戎司户,须是官职卑微,原乃本处应管官员。狄爷又是谦逊之人,故来拜探这下属官,又探望各绅耆。一言交待分明,不多再述。

  是日,狄爷拜探方得空闲些,忽又报到主祭包大人到了。狄千岁闻报,即齐整衣冠,带了四位弟兄一同出迎,接到王府中堂见礼坐下。狄爷开言说:“包大人,下官已沾得大人搭救深恩未曾少报,今又敢劳跋涉到来,下官反觉不安。”包爷说:“王亲大人,乃圣上差使下官的,狄王亲休得谦言。”当下包爷要参见太后娘娘。狄爷命家丁请出,太后吩咐:“包卿勿行朝廷礼,以宾主相见便了。”包爷说:“微臣焉敢如此?”当时仍是三呼千岁。太后命一同坐下,又呼:“包卿,你是宋朝一大忠臣,保国擎天柱,能使当今认母,削除庞党,皆亏包卿之力。就是我侄儿屡蒙提拔,老身尝念不忘。”包爷说:“太后娘娘休得过奖。千岁与我同为一殿之臣,古道:‘文官把笔安天下,武将提刀定太平’,为臣食君之禄,理该如此,娘娘何必过奖微臣?”闲谈一会,太后辞别包公进内。有太君又步出中堂,丫鬟启上:“千岁爷,太太出堂要见包相爷。”狄千岁说:“大人,家母出堂相见。”包爷说:“太太出堂何敢!”即立起位,太太出来,满脸含欢说:“我儿几次灾殃多感大人搭救,恩德如天,老身念念不忘。今日又蒙光临,待老身拜谢一礼才是。”包爷说:“太太何出此言!”说未完,太太已跪拜在地,包爷连忙实时叩首回礼。礼毕,各立起来,又谈话谢言一番。太大辞过包公进内去了。此日,华堂上排开酒宴,五位英雄陪着包公吃酒,宴毕已是红日归西。是夜安排包爷在书斋歇宿。次日一同到狄坟代御祭主。狄爷吩咐扛抬祭礼同行,老姑嫂与着小姑嫂一同坐轿而去。宫娥坐轿,小爵主也坐轿,同千岁五人与包公先已到坟。但见坟头茂栽松柏,冢地石马、石人高昂二丈,树木森森,风景秀茂。早有家丁排开祭礼,正是:

  银烛高烧生瑞彩,圣诏朗读慰先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