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第三十七回 救三军女将求泉 活生灵龙神运水

时间:2017-07-13 五虎平南 我要投稿

  诗曰:

  妖道毒泉陷宋军,逆天拒敌助蛮君。

  无如运会归真主,难免他年杀戮身。

  当下,段红玉说:“众将兵的暴病,实系吃了汉溪毒水之状,定然是妖道夜施邪术,运来恶毒水,要陷害我们。若真有此事,众将兵不过三天日期,五脏六腑皆腐烂而死。”王夫人说:“这便如何是好?”小姐说:“若要救众军,除非到飞云洞去求威灵圣母。”王夫人道:“这飞云洞今在哪里?”小姐说:“离此不过三百里之遥,只因圣母从不与人相见,居于接天山飞云洞修真。她洞中有井水,名曰救命宝泉,时常有外方人误饮此水命在旦夕,吃了泉水,吐出恶毒立刻痊愈。夫人要救众人,除非往求宝泉方可救,她又不受人礼物,只要虔诚顶礼前往,无有不见与之理。”王夫人听罢大喜,说:“果然如此,即要与小姐前去,留下穆桂英、王兰英看守城池。”

  二人出关驾云,不满一个时辰已到山脚,二人按下云头,一路上山,无心观玩景物。但这仙山比之别山大不同,其词赞曰:

  接天方古山,细看色斑斑。顶上云飘渺,岩前树影翻。飞鸟争枝立,走兽夺争餐。凛凛松梢干,大大竹嫩竿。野猿啸聚玄,鲜果麋鹿扳。枝上翠岚岚,冷冷水漫漫。暗闻幽鸟语,闭关几处溪。藤萝牵又扯,怪石集香兰。磷磷怪石,磊磊峰崖。孤鹿成群走,猿猴作队顽。行客正愁多险峻,奈何古道步艰难。

  王怀女看罢此山,二人加鞭并上,又对小姐说:“这座高山峻广,但不知可是接天山否?”段小姐说:“元帅,这座就是接大山了,圣母的飞云洞,附近西北一座奇峰之下便是了。”王夫人听了大悦,二人又拍马向西角而走,方才到了一派松荫之下,时已日落西山,又走了一会,只见远远有些灯光。洞口外只闻猿啼鹤唳,异草奇花,忽又闻琴声嘹亮。王夫人与段小姐侧耳而听,音韵悠扬,如怨、如慕、如泣、如诉,静听之间,令悲者倍悲,乐者倍乐。二人听见七弦瑶配五音,按宫、商、角、微、羽其调韵,操其词曰:

  人生在世如春梦,夺利争名枉费神;身过百,终须散,名如凌烟不算能;世人枉作千年计,大梦回头两手分;不信但看郊野外,无分贵贱尽旧坟。古今兴废无休歇,有福兴来无福灭;江山转眼姓名更,疆场尽是英雄血。得放手来且放手,光阴近连无长久。百年三万六千日,劝君何不早回首。当年英烈秦始皇,并吞六国逞豪强;只望子孙传万世,岂知不久属他邦。楚汉争锋韩信至,九里山前战霸王;埋兵十面一场战,刚强项羽刎乌江。汉朝被篡因王莽,光武中兴汉运昌。懦柔献帝出三国,英雄并起各逞强。晋兴一统群雄灭,五国纷争起战场。天命归隋文帝出,炀帝荒淫属大唐。一统山河三百载,残唐五代动刀枪。梁唐晋汉周连灭,一统江山炎宋当。陈桥兵变成体命,执掌乾坤坐汁梁。烛影摇红龙入海,仁宗天子继为皇。四海升平民尽乐,只有南蛮叛逆强。领旨剿灭推武曲,王师一怒奋膺扬。妖蟒夸狠施毒水,违逆天心不久亡。贵人今夜来水,可活三军将士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