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第三十五回 鬼谷师遗丹救将 狄公子奉令招安

时间:2017-07-13 五虎平南 我要投稿

  诗曰:

  托形蟒怪法高强,助逆违天拒宋邦。

  毒气纵伤中国将,难逃罪恶过刀亡。

  当下刘庆想起一事在心,满怀大悦,说:“众位不必心烦了,元帅、夫人有救星的。”王夫人与众位问何故,刘将军说道:“前时,末将奉令回朝,请穆夫人至此破阵,席云于空中,与王禅鬼谷仙师相遇于半途,他有言嘱咐小将说,取了芦台关之后,有一场恶战,伤将甚多,只恐主帅凶多吉少,有性命之忧。服下丹九二颗,倘有元帅不测,服此丹可救了,一颗可活一人。我当时求恳仙师下降破阵,他说,阵有人破的,但元帅服丹之后,南蛮渐渐当灭,吩咐收藏好。我回来亦未泄知众人。今日元帅、夫人被害,正应了机会。”说完,王夫人、众将大悦。刘庆箱中取纸包拆开,上有二丹一柬:

  二命难逃丧毒中,丹丸二颗见奇功。

  回生起死非凡妙,一服还阳化尽凶。

  众人看罢大喜。王夫人叹声说道:“死生自有天命,非人力可强逃。今日仙师来救他徒弟,连我们穆媳妇亦可救了。刘将军,事不宜迟,快些开化金丹与二人服罢。”刘庆即忙用水化开,拨开他牙关,每人灌了一九。不上一刻,只见穆夫人口中吐出许多恶水,大气喘息。狄元帅也吐恶水,身体转动,俱各二目睁开。穆夫人先爬起来,见了杨文广、王怀女,长叹一声:“奴只道今日一阵,中了妖法、毒气,必然永别婆婆,丢抛孩儿了,何以又得还阳?只恨我自幼空学了神仙之术,却不免轮回之苦。何必为人中争利夺名,思量果是回头见岸为高。”王夫人与杨文广泪下,只说:“今得余生,多亏王禅仙师之力,因他救元帅,及于母亲的。”穆夫人说:“原来多蒙鬼谷仙师赠赐灵丹,这再造之恩,何日图报?”正言间,狄元帅亦苏醒,起来,狄虎兄弟一齐上前扶住,放声呼叫:“父王!”狄爷也长叹一声,说:“本帅早上遇这妖道,被他毒气伤亡,只道父子今朝永别,岂知又得相逢,不知如何复活?”狄龙含泪说:“得刘庆遇着仙师。”细细说明。狄爷听了道:“又得师父赐丹相救,深感活命之恩。”当时王夫人与众将多说道:“千岁与穆夫人,辛劳过极且精神未复,且请回帐内调养精神,再作商量。”众人扶归穆夫人,扶往后堂去了。

  到了次日,狄龙与杨文广别了父王、王夫人,前往竹枝山而来。杨文广见近了山下,吩咐军中往营立下寨。狄公子上马提枪冲出营来,呼军喊杀。段小姐正在山中,忽见军人人报:“宋将带兵来讨战。”段小姐一闻报语,即戎装上马冲下山来。只见一员小将,看来不是别人,乃狄龙公子也。暗内叫声:“小冤家,奴为你弄得家破人亡,做下弥天大罪,忍耻含羞,不逢你一面诉说。你今又来军前出马,眼目众多,何不擒他回去,问个明白缘故,死在九泉也甘心。”想到此处,不觉下泪。狄虎一马飞近,连忙扣住,唉声:“小姐,如今到来非为别事,只因你言而无信,反复不常,实见不明,特来请教。”小姐听了,呼声:“公子,非是奴心不定,你们既是中国大臣,也该存立信行。我父忠诚投降,因何你父命狄虎杀奴之父?奴实有不忍之心,定拿狄虎报仇的。”公子听了微笑,呼:“小姐,你平日素称伶俐,达理通情,如何今日就不明白了?吾弟伤害你令尊,原有缘故,他不是奉令,不意在关外遇着了老将军,此时乃仇敌之人,各为其主,一动手时误伤令尊,夺了关城。回营时,吾父王大怒,说小姐已经投降,责他擅自伤了你令尊之命,一怒将他斩首,幸得王夫人、众将解劝多少,至此带罪招安王凡。实乃如此,请小姐上裁。况我父身为主帅,全凭信义以服三军,焉有暗害降将之理,于外邦落下不美之名?但你今尊已死,倘日后班师回朝,奏明圣上,墓顶封王,以报降将子孙,世昌荣化。小姐,若依我良言,且自释忿心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