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第三十回 大金环中术被诛 段红玉夺山救将

时间:2017-07-13 五虎平南 我要投稿

  诗曰:

  行军首重是关机,有勇无谋不是奇。

  轻敌定然遭败失,小心为胜古规辞。

  当时,男女二将杀了二十多合,胜败未分。这南将王仁想来诈败,待她往隐坑跌下,方可取胜,即纵马向陷坑边地而逃。小姐乘云,离地数寸,往坑中而追,早已赶近,抢上喝声:“奴才看刀。”照定脑后双刀一下,王仁跑闪不及,已砍于马下。副先锋吴智看见王仁被杀,摧开战马,挺抢刺去,小姐双刀架迎,战有三十合,又被小姐杀于马下。

  大金环见段红玉一连杀他二将,大怒,持铁叉刺来,小姐急架相迎,刀枪各碰得叮当响亮,火粒飞扬。小姐见他恶狠的叉乱戳,看来抵挡不住,将刀虚砍一下,往下跑走。大金环拍马追赶。小姐用法,使个借影移形之术,向王仁尸骸念咒几句,刀一挑,尸骸变作一个段红玉,她原身一闪,借影已不见了。这尸骸跨上小姐战马,飞跑而逃。大金环正在追赶段红玉,一到陷坑边,只见段红玉连人带马跌于坑中。大金环心中大喜,哪里认得出马上人是尸骸化的,不敢从坑中跑走,只绕道边赶近向段红玉陷坑,双手一叉将尸体切为两段。只因用力太猛,将尸骸截断,铁叉还刺入泥土二尺多深,定睛一看,乃王仁尸首,方知被段红玉摆弄,急急转用力拔叉。未及拔出泥土,段小姐已在后面双刀砍下,早已分为两段。

  他手下将一员,名叶惠,浑号开山豹,抢大刀,拍马杀来,与段小姐不分高下的大战,他的妻刁氏,又名母大虫,一见,拍马追来。段小姐想来,战一人尚且费力,何况又添一人相助,不如用仙索擒他罢,急向怀中取出捆仙索,向空中一抛,往这叶惠落下来,捆跌马下。母大虫一见大怒,飞马抢来,并不答话,大锤劈头砍来。段小姐双刀一架,红玉两手震得疼痛,马退几步,说:“不好了,这泼妇力狠锤重,力战反遭其害的。”即忙退后,双刀急挂于马鞍上,取出葫芦,放出豆子,撒起空中,口中念念有词。好仙家妙用,非比寻常,只化成千军万马,纷纷从空中而下,喊杀如雷,向母大虫杀来。

  刁氏见空中落下许多人马,个个盔甲鲜明,摇旗喊杀,就堆涌来,心中大怒,骂声:“贱人,你使妖术拿老娘,只怕万不能了。”也住了大锤,向袖中取出一条绿绫帕,口念真言往空中一丢,登时之间,就滚长有十余文,好不厉害,变化作一条大蟒龙,眼睛圆睁,竟向神兵阵直闯去,冲得些神兵纷纷自乱。此时,段小姐见母大虫用帕化成蟒怪,冲乱她神兵,喝声:“泼妇,你要耍弄法力么?”即念真言,把五指一放,半空中响亮一声大雷,大喝:“逆畜,还不回头!”五雷齐震。果然,邪不胜正,这蟒怪被小姐五雷正法降它,就不敢向前,竟奔回向刁氏扑来。刁氏心中慌乱,即念咒收回绿绫帕。段小姐见她收回绿帕,挥动神兵一齐杀去。小姐又拿出红绒套丢起,万丈红光冒落刁氏身中,即时绑于马下。

  只剩二员南将,一名关奇,一名云海,看见主帅已死,母大虫如此厉害也被她擒了,我二人如何迎敌,只得愿降。小姐说:“既然你们投降了,这三员宋将在于何处?”关奇说:“现在山寨中。”小姐说:“你们既降顺,须回山传渝众将兵知之,奴然后进山。”二将与众兵人人领命去讫。小姐见他投顺了,即收回神兵,来到叶惠夫妇跟前,说:“你合山人马俱已投降了,你二人今要生或还死?”叶惠夫妻说:“段小姐,如今我主将已死,众人既已投降,何独于我夫妻二人?况小姐法力武艺非凡,我夫妇一时冒犯,但求宽恕,足见大恩。”小姐见他愿降,大悦,忙收回法宝。夫妇得放,起来拜谢。山中又有两将,一名梅聘,一名贾青,一同二十万军,内有一半自愿回家去的,小姐也不勉强。

  当时,众人引进她山寨中,升了大堂,众兵参见。当时,小姐早已命人带至三员宋将。小姐一看,只见三人被她囚牢,人人闻目。段小姐离座,呼声:“三位将军,奴段红玉来迟,有赖三位多受磨难,幸今得脱虎口,此地相逢,直乃得幸也。”三人听得“段红玉”三字,一齐二目睁开一看,果见段红玉立在跟前,便喝:“丫头,昨天被你逃脱,今日反来拿我们么?”小姐说:“你三人不知缘由,只因奴在武侯庙遇见狄千岁,说明铁头王和尚摆下一阵,将五位英雄困于阵中,奴即许投顺千岁,与芦台关王兰英带领人马大破此阵,救出众将军,只因仓忙,未曾说明详细,反被众位疑心,将奴拿住,幸奴用法逃走了。不料众位将军错走路途,却被此处陷坑拿了。千岁不见众将回营,限奴三日,命我找寻。幸得途中遇着焦、岳二位将军,说三位被擒,故奴找寻到此,杀了本山守将,合山人马投降了。搭救来迟,奴多有罪。”吩咐:“快将三位放下。”叶惠众人将绳索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