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第七十九回 施岑收服乌灵圣母 牛皋气死完颜兀术

时间:2017-07-19 说岳全传 我要投稿

  诗曰:

  娇羞袅娜世无双,愿得风流两颉颃。襄王不入巫山梦,恐劳宋玉赋高堂。

  这一首诗,单道那西云小妹看中了伍连风流少年,动了邪念,一心想与他成就好事,竟忘了父母之仇。这伍连是个豪杰汉子,怎肯下气求生?那知西云一片痴心,反成了他意外姻缘,自己落得一场话柄。闲话丢开。

  且说那彩鸿来对伍连说知:“今日完颜寿战败,我家小姐坐视不救,被宋将射死,报了你欧阳之仇。何不趁着今晚良时,与俺家小姐完成好事?明日你就是帅爷了!”伍连听了,又喜又愁:喜是的完颜已死,愁的是西云要他成亲。想了一想,便对彩鸿道:“既与我报了仇,你家小姐就是我的恩人了,敢不从命!但是婚姻大事,岂可草草?无媒无证,岂不被人笑话?须得要我宋营中一个人来说合为媒。方是正理。若不通知,便是苟合了,这断断使不得!”

  彩鸿只得回复西云。西云细想:“那宋营中人如何肯到此?也罢,待我明日到阵上擒一员宋将来,叫他为媒,不怕他不从。”主意定了,一夜不睡,等到天明,传令军士造饭。吃得饱了,放炮出城,直至宋营讨战。

  且说岳雷昨日虽然胜了一阵,杀了完颜寿,但那牧羊城中尚有西云小妹守住,他有异法,一时不能胜他。连差细作爬山过岭,进城去打听伍连生死的消息,并无回报。岳霆、樊成被西云小妹打伤,在后营昏迷不醒。心中十分愁闷,正在与军师诸葛锦议论。诸葛锦道:“请元帅放心!小弟昨日细卜一封,伍兄有天喜星相照,性命无妨。又仰观乾象,这金兵气暗,我军正旺,不日自有高人来相助。前日那妖僧如此厉害,尚不能伤我大兵,何况这女人?”二人正在谈论,忽小校来报:“西云小妹在营前讨战。”

  岳雷听了,传令排齐队伍,亲到阵前。但见西云小妹坐在马上,娇声呛喝道:“宋将快来受死!”岳雷道:“那位将军与我擒来?”话声未绝,闪出吉成亮应道:“待小将去擒来。”摇动开山斧,拍着青鬃马,冲出阵前,大叫:“蛮婆慢来!”就一斧砍去!西云见来得凶狠,不敢恋战,略战了两三合,随在袋中摸出一个阴弹,望吉成亮面门上打来。只见一道寒光直射,吉成亮浑身发抖,一交翻下马来!罗鸿见了,连忙挺起錾金枪,飞马出阵,众人将吉成亮抢回。西云见了,也不问名姓,举起绣驾刀抵住便战。两个战了七八合,西云取阳弹打来,把罗鸿的眉毛都烧个干净,跌下马来!西云正待举刀砍去,只见牛通大吼一声:“休得动手!太岁爷在此!”摇刀直取西云,救了罗鸿。西云道:“不好了!不知是那个庙里十王殿失了锁,走出个丑鬼来了!”牛通道:“你道我丑呀?我家中有个老婆,会将石元宝打人。你这蛮婆,也会弄玄虚,不如做了我的小老婆,倒也是一对。”西云大怒,骂声:“丑鬼,休得胡言乱道,看刀罢!”一刀砍来,牛通举刀架住。搭上手战了十来合,那西云那里敌得住牛通,暗暗的在腰间取出白龙带,丢在空中,喝声:“丑鬼看宝!”牛通见那西云手发白光,抬头一看,只见一条白龙,夭夭矫矫,落将下来,将牛通紧紧捆住。亏得宋阵上抢出施凤、汤英、韩起龙、韩起凤四将,一齐杀出,将牛通连带抢回。岳雷传令众军士,将弩箭火炮一齐施放。西云小妹只得掌着胜鼓,回城去了。

  这里宋营将士仍回大寨。看那牛通身上有一条白带,犹如生根一般,将身子捆住,要解也没个头。命将小刀割断,那刀割在带上,犹如铁入红炉,便卷了口,那里割得动丝毫。元帅无奈,只得写了榜文,挂在营门口:有人能解得捆带者,赏银千两。且按下慢表。

  再说那西云小妹虽然胜了一阵,却不曾拿得半个宋将,回转营中,闷闷不乐。彩鸿道:“若是小姐这般样的厮杀,就打着他的人,也是死的;捆着他的人,他那里人多将多,自然被他抢去了。须得要诈败佯输,引他到无人之处,然后拿倒他,岂不是稳的?”西云听了大喜,说:“傻小丫头,倒说得有理。待我明日诈败,引他到山坳里,拿他一个来,叫他为媒,怕他还有什么推托?”当夜欢欢喜喜,吃得醉了,且安睡一宵,明日好去行事。暂且慢提。

  且说伍连日在后营,因西云有意招亲,所以看守的人不十分上紧,反将好酒好食供养着他。伍连是留心的,便问守军:“今日阵上如何?”守军道:“连打二将,捆住一人,却被人多抢去了,不曾拿得回来,明日还要去出阵哩!”伍连道:“妙啊!若拿得个活的来,就好叫他为媒,成就了亲事,你们都是有赏赐的。我老爷在此,你们酒也该买些来,请请我。”军士道:“有,有,有!我这牧羊城内出的是上等打辣酥,待小的们去烫几瓶来,请爷爷来吃个快活。明日与我家元帅做了亲,就是帅爷了,须要照顾照顾小的们!”伍连道:“这个自然。最不济,也赏你们做个千总百户。”

  那四个守军欢欢喜喜的,你去烙胡饼,我去办羊酒,搬到伍连面前。替伍连开了囚车,松了手铐。伍连道:“承你们的好情,大家来吃一杯。”小军道:“这个小的们怎敢?”伍连道:“不妨!我是被掳之人,和你们如弟兄一般,不必拘礼。来,来,来!”于是四个小军欢天喜地,罗罗唣唣,你一杯,我一碗,高兴起来,吃完了又去添来,竟吃得烂醉,俱东倒西歪的睡了。伍联想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悄悄的就走起身来,逃出后营。但是人生路不熟,逃到那里去好?正在乱闯,听得前面阁阁的响,有巡更小番来了。伍连慌了,看见左边一带围墙却不甚高,就踊身一跳,跃入围墙。

  却原来是一座大花园,四面八方俱有亭台楼阁。伍连一步步捱进一重屋内,后面放出灯光来。再进一层,摆设得好生齐整。正在东张西望,忽听得门外有人说话进来,伍连吓得无处藏躲,竟向床底下一钻。少停,外边来了三个人,却是完颜寿的女儿瑞仙郡主,两个丫环在前面掌着白纱灯。走入房来,就坐定了,止不住两泪双流。只因往孝堂中上了晚祭,才回来。丫头劝道:“郡主且免悲伤。王爷已死,不能复生,郡主且自保重。小婢打听得都是西云小妹这贱人欺心,他前番捉的那宋将生得十分美貌,心上要他成亲,所以不肯解来,以致王爷气恼出阵,反害了性命。如今哭又哭不活了,且待慢慢的报仇罢!”郡主听了,咬牙恨骂:“待我奏过狼主,将他千刀万剐,不到得饶了这贱人。”那伍连在床底下,是黑暗看明处,看得亲切,但见那郡主生得来,好似:

  雪里梅开出粉墙,一枝寒艳露凝香。腰肢袅娜金莲窄,体态风流玉笋长。

  一转秋波含望眼,两弯新月锁愁肠。广寒仙子临凡世,月殿嫦娥降下方。

那两个丫环解劝了一番,忙去收拾夜膳送进来。那郡主只是腮边流泪,哭一声“父王”,骂一声“西云”,那里肯吃什么。丫环再三相劝,只吃了几杯酒,叫丫环来将肴撰收拾去吃。又坐了一回,觉得身子困倦,便吩咐侍婢收拾床铺,闭上房门,各各安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