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第二十五回 庆寿辰罗单相争 劫王杠

时间:2017-07-05 说唐 我要投稿

  次日清晨,秦叔宝先到后边一个土地庙中,吩咐庙祝在殿上打扫,等候众人殿上吃酒。你想这班人,可在自家厅上久坐得的么?万一有衙门中人来撞见,如何使得?所以预先端整,一等拜完了寿,就在土地庙中吃酒。早饭毕,众人到了厅上,摆满寿礼,无非是珠宝彩缎金银之类。大家先与叔室见礼,然后请老伯母出来拜寿。叔室道:“不消,待小弟说知便了。”大家定要请见,叔宝只得请老母出房。秦母走到屏风后一张,见众人生得异相,不觉心惊,不肯出来。叔宝低声指道:“那青面的是单二员外,蓝脸的是程一郎,这一个是秀才柴绍,乃唐公的郡马。其余众人,都是好朋友,出去不妨。”

  正在说话,外边程咬金性急,就走入内,看见秦母,就叫:“老伯母,小侄程咬金拜寿。”遂跪下去。秦母用手扶起,便问叔宝:“这就是程一郎么?”叔宝道:“正是。”秦母就问:“令堂近日可好么?”咬金道:“家母近来无病,饭也要吃,肉也要吃,叫侄儿致意伯母。”说罢,就请秦母出来。秦母不肯,咬金竟将秦母抱出厅来,对众人道:“我是拜过寿的了,你们大家一总拜吧。”众人齐说:“有理。”一齐跪下。秦母要回礼,被咬金一把按定,那里动得?只得道:“老身折福了!”叔宝在旁回礼,拜罢起身,叔宝又跪下,拜谢众友。秦母又致谢单雄信往日之情,雄信回称:“不敢!”秦母又向众人谢道:“今日老身贱辰,何德何能,敢劳列位前来,惠赐厚礼。叫老身何以克当?”众人齐说:“老伯母华诞,小侄等理当奉拜,些须薄礼,何足挂齿?”彼此礼毕,秦母入内去了。

  叔宝请众人到土地庙来,进得山门,却是一块平坦空地。走入正殿,酒席早己摆设端整,一齐坐下吃酒。不多时,只见秦安来说道:“有节度使衙门中众旗牌爷来家拜寿,请大爷暂时回去。”叔宝忙起身说道:“家中有客,不得奉陪,烦咬金代我做主,小弟去去就来。”众人道:“请便。”叔宝竟自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