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第四十回 呼家将力歼庞奸 宋仁宗封赠团圆

时间:2017-07-15 说呼全传 我要投稿

  阴碛茫茫塞草肥,高山岭上暮云飞。

  交河北望天连海,苏武曾将汉节归。

  且说呼家弟兄同了金龙、迎凤出了雄关,前面已是高山寨。延龙道:“哥哥,那边有人追来了。”延庆听了,就勒住马头一看,便道:“我们且慢走。”金龙道:“不妨迎上前去。”

  那山上追来的女将叫道:“二位姐姐,可是同呼家将新唐借兵么?”金龙便道:“你是何人?在此乱呼乱叫?”刘定金道:“俺姊妹三个,因庞贼起了官兵围住了三家村,说道抢亲,吓得俺爹爹只是摇头,外面又是金鼓暄天,俺同胜金、赛金两个妹子,带了三百女兵,就与庞贼决战,杀掉他五六个将官,千把多兵,那庞贼也就逃了。俺想庞妃此去,必要再来争战,故此俺妹妹也是到新唐去。那晓到了这里,有一班人赶来拉住,说什么大王要俺的买路钱,那时俺恼将起来,把这班喽啰杀退,谁想又有许多喽啰飞奔到来,架起朴刀砍来,掩妹妹女兵就与他们厮杀,不道杀了他几十个喽啰,那知山上又跑下二三百个人来,说俺杀了他的大王,要俺做他的寨主。俺姊妹一想,也罢,在此权做个寨主。今日看见姐姐是中原来此,故尔动问。”延庆道:“三位既是要到新唐,我们一同去罢。”倏尔就离瞭高山。

  一路行来,将有半月,不觉已到天定山了。那探子看见延寿到来,疾忙飞报上山,说道:“驸马爷,俺家的小将军都到了。”那守勇、守信听了,便道谢天地,那延庆、延龙、延豹、延寿同了刘定金、胜金、赛金、金龙、迎凤,一齐上山见了,守勇便问:“我儿到京,见了八王,可曾求他请诏?”延庆道:“爹爹,孩儿们到了八王府里,八王就实实在在问话,孩儿也细细告诉了他,就求他请诏。八王说道:‘明朝上朝去看下落。’那晓八王正讲,恰好朝廷召他进殿议事。八王将孩儿告诉他的话奏闻了,谁想朝廷总不肯准。八王又把庞妃勾通四虎,谋害太子﹔听了庞妃废弃正宫﹔庞集结党弄权这几端的事奏了,朝廷才肯准了除奸,八王就请了一道察佞除奸的敕命,那时八王就退朝,回来与孩儿讲了这话,就给付一道御札,教孩儿们速回新唐,禀知爹爹、叔叔商议统兵前去。”

  守信道:“哥哥,这方得八王出面请了这道敕命。”守勇道:“就是俺的祖父在冥冥中也感激不尽了。”守信道:“哥哥,明日黄道吉日,我们先去拜谢了大王,就起兵前去可好?”守勇道:“既如此,一齐进去。”那呼守勇、呼守信、呼延龙、呼延豹、呼延寿、王金莲、邓三娘、祝素娟、张金定、柳迎烟、刘定金、胜金、赛金、金龙、迎凤、齐月娥、翠桃姐、呼碧莲、呼梅仙一同来到里边拜谢。那齐国宝道:“呵!今日你们到来,却是为何?”守信道:“小婿承蒙岳父厚恩,俺哥哥嫂嫂说一向叨了岳丈的福庇,因明日黄道大吉,就要起兵前去,故此今日一同到来拜谢岳丈的大恩。”国宝道:“贤婿,你令兄令嫂都是至戚,何必这般称谢。既如此,贤婿你同了兄嫂令侄各位公主到庭上请坐,俺备水酒一杯,聊为一饯之敬。”守勇道:“俺一家在此叨蒙大王眷顿,不知此恩将何以报?今日又要大王费心,何以克当?”国宝便道:“今日是个家宴,眼前都是骨肉至亲,依次序坐罢了。”宴间,国宝道:“俺正宴请教,这除奸诏可是甥儿面圣求来的么?”延庆道:“我们弟兄求的是八王爷,那八王看我弟兄求得哀切不过,朝廷也是差了太监来请。八王见了仁宗,就把俺救太子的话启奏明白,朝廷就写一道察佞除奸的敕命,交八王爷给俺家作个札符。”国宝道:“那八王的恩德也不小哩!”说完了这一番话,不觉已是天色微明。守勇道:“天色已明,我们谢了宴,大家好去收拾起兵了。”齐国宝道:“你们既择吉行兵,俺也不好苦劝饮酒,俺在此眼望捷旌旗,耳听好消息。”那齐雄说道:“爹爹,孩儿陪送妹子前去。”国宝道:“你既陪送妹子去,路上不可生事。”齐雄道:“爹爹不必记念,孩儿晓得。”忽听一声炮响,三军立即收拾行装﹔营前又放两个大炮,众军兵拔寨收营﹔又放了三个大炮,那些军兵一齐披挂,止马起行。那守勇道:“中军官,你可曾吩咐众将官,须得离关十里扎营安歇。”中军道:“小将奉了将军的令,立刻就传令大小三军的了。”

  一路行来,未及半月,不觉前面已到雄关。中军就禀令,放炮安营,雄关总兵花万年问道:“那里放炮?”家将道:“待去看来。”家将看了,急忙禀道:“那放炮的是奉旨除奸察佞的呼家将,在关外扎营安寨,所以放炮。”那花总兵想道:难道呼家将是俺女儿扮做差官,拿了令箭放他过去的此老么?花爷满肚疑想,忽中军禀道:“外面有新唐来的呼家将,他说是奉旨进京去察佞除奸的。”花爷道:“请他进来。”中军便道:“呼将军请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