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第三十七回 老八王硬指奏妃 呼家将奉旨除奸

时间:2017-07-15 说呼全传 我要投稿

  十二年来多战场,剪除权佞赖西凉。

  君王有通知贤否,功业将成名渐扬。

  且说呼守勇与弟守信说道:“俺家世代功臣,是以宋太祖荣封到今。谁想仁宗宠幸庞妃,僭用正宫的仪仗,俺祖公因为纲纪不可紊乱,反被庞妃唆怒了朝廷,不同是非,就差妃父庞集,领了人马,抄斩了俺一家儿性命。幸喜俺同兄弟逃了出来,那庞家又来四处追捉。”守信道:“哥哥,这是俺弟兄的命里应有这些磨难。”延庆道:“爹爹,如今难星已磨尽了。”金莲道:“闲话少说,要讲我们怎么前去报仇。”延庆道:“只须孩儿同了延龙、延寿两个兄弟到京去,同八王爷商议,请一道除奸的圣谕,就好统兵剿灭。”金莲道:“雄关怎么过去?”延庆道:“这不愁,就扮西羌进贡的何妨?”金莲道:“不可,倘然被他看破,再惹出事来,怎处?你即同兄弟进京,须金龙、迎凤这两位公主同去,只说仙山差来进贡,那关上才得肯放过去。”延庆兄弟同那两位公主上马就走。

  晓行夜宿,不觉已是雄关,延庆到关,便道:“谁人把关?快开!着咱家公主过去。”把关的道:“谁敢大呼小叫?”延庆道:“咱奉仙山寨差送公主到京进贡,快快开关让咱过去。”把关的道:“你忙些什么?俺去禀了将军,才好放你过去。”回来禀道:“启上将军,外面有仙山进贡的,可要放他进关?”花总兵道:“你们在关管理出进的人,查验明白,就知道放得放不得。总要查点明白,有几个人给腰牌几块。他们出关去,先验收了腰牌,放他出去﹔查他没有的,就拿来见俺。”把关的来到关上,又查问了一番,给了腰牌,注那关册,上写仙山贡使五员,随带家丁八十名,一个个点放进关。延庆道:“今日关上比前番紧急多哩。”延龙便道:“哥哥,若说他紧急,难道我们飞进来的?”延寿道:“前面是三家村了,我们可要进去?”延庆说道:“不要耽搁了。”延龙道:“哥哥,你看这祝家庄,如今变了一片荒郊,岂不苦恼?”这教

  关山万里远征人,一望长安泪满襟。

  青海波涛空夜月,黄砂碛里似无春。

  且说庞集因女儿做了仁宗的贵妃,十分宠幸。那忠孝王呼得模自恃宋朝开国的大功臣,世袭食禄三千石,黄金十万两,朝里这些同僚那个不畏惧他几分?动不动就要面圣,弄得那朝里的官僚个个胆战心惊。就是那龙图阁学士包拯,也是这般厉害。偏偏那个包文正同他也是一般的,朝廷十分信服,果然他是铁面无私。如今方得朝廷差他封王去了。那庞集正想起心事,忽家丁报说:“四虎将到了。”庞集不胜快活。

  牛虎、毛虎、龙虎一齐见了大师,庞集道:“我儿去后,为父的那一日不想念你们。我请你叔父同出关去,也是个打算。他的声名已振四海,那个不晓得他举鼎千斤,不要讲擒呼家小子,就是那杨家老令公、老令婆,也晓得你叔父的成名。就是你哥哥飞虎,为父的看他将来也是个大将。如今他年纪轻轻,倒也有些大志。”

  牛虎道:“爹爹,不要说了。俺弟兄同了叔叔出了雄关,分作四路追赶,遇见一队番民,细细查问呼贼。他说新唐的驸马,闻得人说就是呼延赞的子孙。孩儿们同叔父听了番民的话,不分昼夜驰追那呼贼,那知赶到金牛岗,探子报说,呼贼就是天定山齐国宝的女婿。叔父同岳鸣臯、安期子先生商议,就在金牛岗扎了营盘,令朱尤、俞仁柳一同杀上天定山去。那晓呼贼同一班女将出来讨战,安先生作了飞砂法,正杀得高兴,那晓这个砂石,都飞到自己营里,那里招架得住?只得收兵回营。谁想朱尤、俞仁柳被呼贼擒去,割了耳朵逃回。俺叔父大怒,安先生道:“不妨布个五行阵,怕他还不就擒?”岳鸣臯同孩儿们出去诱战,把这些女将都收在五行阵来。安先生同叔父又要统兵一齐杀上山去,扫除他的巢穴。谁想山上这个关,好扎实东西!准准打上一天,动也不动。不道一个老将杀出关来,抡起这一把大刀,乱砍过来,俺的飞虎哥哥被他把刀一撩就不见了。叔父挺枪同这反贼战了百十余合,也被他砍上一刀,连首级也被他拿去了。俺家的五行阵也没有了,擒他的女将也抢去了,安先生同那道童都逃走了,孩儿们看来不好,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只得带了那二百来个残兵回来。”

  庞集听了大怒:“俺兄弟东海公庞琦、孩儿庞飞虎,反被那呼贼杀死,这还了得?气杀我也!”牛虎道:“爹爹休得动气,人之死生也是个大数,即如孩儿,也挨过他一枪,如今只要多挑几员大将,多选几万人马,待孩儿们一同出关,去追擒这贼,也报了哥哥、叔叔的仇了。”庞集道:“既如此,你们也不必出关去,只须挑选三千精锐,牛虎守在鸡鸣关,毛虎你去守了飞石关,龙虎去督守了雄关,各带一千精锐在关上守住。那呼贼不见我们去追他,越发猖獗,必然反要杀到关来。你们乘势开关,放他进了关来,就令精锐围将拢来,那时节就好擒了。”庞集说了,就选精锐三千,牛虎、毛虎、龙虎各领精兵一千,星夜飞奔到关把守,等那呼家将到来,准备报仇。这教:

  荆山己去华山来,日照雄关四面开。

  戎府莫辞迎候远,相公能破蔡州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