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第十—回 斗夫人怒打庞好 赵凤奴山前大战

时间:2017-07-15 编辑:pinda4 手机版

  雪净胡天牧马还,月光羌笛戍楼兰。

  借问梅花何处落?风吹一夜满关山。

  话说呼守勇提了牛夫人的铁棍,出了后门,把这棍子一直飞舞过来。庞家那些兵将摸头不着,眼睁睁让他过去。守勇想道,好了,如今要大步的走哩。那庞丞相喝令兵士:“你们随我一同冲到里边,务要小心捉拿,不可放他过去。”那将士随了丞相冲进牛府。

  那晓牛夫人大骂出来。丞相道:“牛夫人,不必着恼。自古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因呼守勇躲在你家,所以惊动。”牛夫人道:“老庞,只怕你是强盗,今日领了许多喽罗,赶到我家抢劫么?”丞相道:“老夫乃朝廷钦命,领兵查拿反贼呼守勇。你不把反贼交出,反说老夫是强盗,好个不怕死的泼妇!”那晓牛夫人就伸过手来,在老庞面孔上打一下半斤重的大巴掌。丞和道:“牛氏休得无礼!老夫是当朝丞相,你这泼妇胆敢骂我?”牛夫人道:“老身教训你这奸贼!”丞相道:“众将官快快搜捉那反贼呼守勇兄弟,出来见我。”谁知牛夫人赶上前来,一把揪住了丞相的胡须,举手又打。那庞丞相出于无奈,只得叫道:“牛老夫人,请息怒,有话好好的讲。”那兵将欲来解劝,又恐牛夫人不分皂白,一起打在里边。况他是诰命夫人,不好还手,倘然搜不出呼家兄弟,岂不是又要吃他的亏哩。于是个个不敢向前。

  那庞丞相被牛夫人扭住,骂道:“你这奸贼,好端端为何打到我家?”丞相道:“夫人,你错怪了,老夫是奉旨追拿反贼,闻说呼家兄弟在此,老夫故来请教。”牛夫人道:“莫非皇上差你来抄抢我家的么?”丞相道:“总是老夫错了,请放了手罢。”那牛夫人趁势放了。这五营四哨的官将齐声道:“老太师且发令起营,不必在此耽搁了。”

  丞相正要上马,那晓又被牛夫人拉住,丞相急得目瞪口呆,细细想道:“事到其间,不得不如此。陪下笑脸,说道:“牛老夫人,不必如是,老夫赔礼了。”牛夫人道:“你是奉旨到我家来拿反贼的钦差,为什么倒来赔我的不是?也罢,依你说是奉旨来的,我看朝廷金面,放你去罢。”丞相听说,十分欢喜,立刻上马,吩咐三军,速往西路追去,只要拿住了反贼,定即加功请赏。如敢不力协追,自有军法。三军奉令,星夜起行。正教:

  日落辕门角鼓鸣,千群面缚出藩域。

  洗兵鱼海云迎阵,秣马龙堆月照营。

  且说呼守勇得了姑妈这条铁棍,急煎煎飞奔而逃,一路行来,忽已红日西沉。远远望去,只见隐隐一座高山,寻思道:我且赶上去,寻个庙宇,且歇息片时再走。那晓走近山坡,忽听一声大炮,守勇心里好不害怕,他想:难道庞家的伏兵在此?天啊,如今教我从那一条路走?

  守勇正想,那晓来了两员女将,后面许多喽罗,上前拦住道:“汉子,你往那里走,快放下买路钱来!”守勇道:“你们错了。我是逃灾避难的穷人,劫我则甚?”那女将道:“好大胆?”提起刀来就砍,守勇急将铁棍架住。三人大战。胜败未分。

  那女将重又道:“来将何名?”守勇道:“俺乃忠孝王呼得模之子,呼延赞之孙呼守勇是也!俺爹爹因遭庞妃狡奏,冤杀俺一家三百余命,庞家怕俺复仇,被他父女刁蒙,朝廷十分昏瞆,差了妃父庞集,四处进兵追捉,俺无奈奔逃,在此经过。”那女将听毕,急忙跪下,通:“妾等不知恩人驾到,望乞恕罪。”守勇道:“请教将军高姓。”女子道:“啊呀恩人,妾等就是赵家庄上赵大郎的妻与妹。”道犹未了,忽听远处炮声不绝,人马声喧。那赵大姐同凤奴奔上山去,四面一望,只见西南上旌旗招展,相对说道:“想是庞家的追兵来也,我们且令军士送了公子上山,待我们杀退了追兵,然后同公子去见大王。”守勇随在山上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