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第一百一十五回 张顺魂捉方天定 宋江智取宁海军

时间:2017-07-15 水浒传 我要投稿

  话说宋江和戴宗正在西陵桥上祭奠张顺,已有人报知方天定,差下十员首将, 分作两路,来拿宋江,杀出城来。南山五将,是吴值、赵毅、晁中、元兴、苏泾; 北山路也差五员首将,是温克让、崔、廉明、茅迪、汤逢士。南北两路,共十员 首将,各引三千人马,半夜前后开门,两头军兵一齐杀出来。宋江正和戴宗奠酒化 纸,只听得桥下喊声大举。左有樊瑞、马麟,右有石秀,各引五千人埋伏。听得前 路火起,一齐也举起火来,两路分开赶杀南北两山军马。南兵见有准备,急回旧路。 两边宋兵追赶。温克让引著四将急回过河去时,不提防保叔塔山背后,撞出阮小二、 阮小五、孟康,引五千军杀出来,正截断了归路,活捉了茅迪,乱枪戳死汤逢士。 南山吴值也引著四将,迎著宋兵追赶,急退回来,不提防定香桥正撞著李逵、鲍旭、 项充、李衮,引五百步队军杀出来。那两个牌手,直抢入怀里来,手舞蛮牌,飞刀 出鞘,早剁倒元兴。鲍旭刀砍死苏泾,李逵斧劈死赵毅,军兵大半杀下湖里去了, 都被淹死。投到城里救军出来时,宋江军马已都入山里去了,都到灵隐寺取齐,各 自请功受赏。两路夺得好马五百余匹。宋江分付留下石秀、樊瑞、马麟,相帮李俊 等同管西湖山寨,准备攻城。宋江只带了戴宗、李逵等回皋亭山寨中。吴用等接入 中军帐坐下,宋江对军师说道:“我如此行计,也得他四将之首,活捉了茅迪,将 来解赴张招讨军前,斩首施行。”

  宋江在寨中,惟不知独松关、德清二处消息,便差戴宗去探,急来回报。戴宗去了 数日,回来寨中,参见先锋,说知卢先锋已过独松关了,早晚便到此间。宋江听了, 忧喜相半,就问兵将如何。戴宗答道:“我都知那里厮杀的备细,更有公文在此。 先锋请休烦恼。”宋江道:“莫非又损了我几个弟兄?你休隐避我,与我实说情由。” 戴宗道:“卢先锋自从去取独松关,那关两边,都是高山,只中间一条路。山上盖 著关所,关边有一株大树,可高数十余丈,望得诸处皆见,下面尽是丛丛杂杂松树。 关上守把三员贼将,为首的唤做吴升,第二个是蒋印,第三个是卫亨。初时连日下 关,和林冲厮杀,被林冲蛇矛戳伤蒋印。吴升不敢下关,只在关上守护。次后厉天 闰又引四将到关救应,乃是厉天佑、张俭、张韬、姚义四将。次日下关来厮杀,贼 兵内厉天佑首先出马,和吕方相持,约斗五六十合,被吕方一戟刺死厉天佑,贼兵 上关去了,并不下来。连日在关下等了数日,卢先锋为见山岭峻,却差欧鹏、邓 飞、李忠、周通四个上山探路,不提防厉天闰要替兄弟复仇,引贼兵冲下关来,首 先一刀,斩了周通。李忠带伤走了。若是救应得迟时,都是休了的。救得三将回寨。 次日,双枪将董平焦躁,要去复仇,勒马在关下大骂贼将,不提防关上一火炮打下 来,炮风正伤了董平左臂,回到寨里,就使枪不得,把夹板绑了臂膊。次日定要去 报仇,卢先锋当住了,不曾去。过了一夜,臂膊料好,不教卢先锋知道,自和张清 商议了,两个不骑马,先行上关来。关上走下厉天闰、张韬来交战。董平要捉厉天 闰,步行使枪,厉天闰也使长枪来迎,与董平斗了十合。董平心里只要厮杀,争奈 左手使枪不应,只得退步。厉天闰赶下关来,张清便挺枪去搠厉天闰。厉天闰却闪 去松树背后,张清手中那条枪,却搠在松树上。急要拔时,搠牢了,拽不脱,被厉 天闰还一枪来,腹上正著,戳倒在地。董平见搠倒张清,急使双枪去战时,不提防 张韬却在背后拦腰一刀,把董平剁做两段。卢先锋知得,急去救应,兵已上关去了, 下面又无计可施。得了孙新、顾大嫂夫妻二人,扮了逃难百姓,去到深山里寻得一 条小路,引著李立、汤隆、时迁、白胜四个,从小路过到关上,半夜里却摸上关, 放起火来。贼将见关上火起,知有宋兵已透过关,一齐弃了关隘便走。卢先锋上关 点兵将时,孙新、顾大嫂活捉得原守关将吴升,李立、汤隆活捉得原守关将蒋印, 时迁、白胜活捉得原守关将卫亨。将此三人,都解赴张招讨军前去了。收拾得董平、 张清、周通三人尸骸,葬于关上。卢先锋追过关四十五里,赶上贼兵,与厉天闰交 战,约斗了三十余合,被卢先锋杀死厉天闰,止存张俭、张韬、姚义,引著败残军 马,勉强迎敌,得便退回,只在早晚便到。主帅不信,可看公文。”宋江看了公文, 心中添闷,眼泪如泉。

  吴用道:“既是卢先锋得胜了,可调军将去夹攻,南兵必败,就行接应湖州呼延灼 那路军马。”宋江应道:“言之极当。”便调李逵、鲍旭、项充、李衮,引三千步 军,从山路接将去。黑旋风引了军兵,欢天喜地去了。且说宋江军马攻打东门,正 将朱仝等原拨五千马步军兵,从汤镇路上村中奔到菜市门处,攻取东门。那时东路 沿江,都是人家村居道店,赛过城中,茫茫荡荡,田园地段。当时来到城边,把军 马排开。鲁智深首先出阵,步行搦战,提着铁禅杖,直来城下大骂:“蛮撮鸟们, 出来和你厮杀!”那城上见是个和尚挑战,慌忙报入太子宫中来。当有宝光国师邓 元觉,听的是个和尚勒战,便起身奏太子道:“小僧闻梁山泊有这个和尚,名为鲁 智深,惯使一条铁禅杖,请殿下去东门城上,看小僧和他步斗几合。”方天定见说 大喜,传令旨,遂引八员猛将,同元帅石宝,都来菜市门城上,看国师迎敌。当下 方天定和石宝在敌楼上坐定,八员战将簇拥在两边,看宝光国师战时,那宝光和尚 怎生结束,但见:

  穿一领烈火猩红直裰,系一条虎勇打就圆绛,挂一串七宝璎珞数珠,著一双九环鹿 皮僧鞋。衬里是香线金兽掩心,双手使铮光浑铁禅杖。

  当时开城门,放吊桥,那宝光国师邓元觉引五百刀手步军,飞奔出来。鲁智深见了 道:“原来南军也有这秃厮出来。洒家教那厮吃俺一百禅杖!”也不打话,抡起禅 杖,便奔将来。宝光国师也使禅杖来迎。两个一齐都使禅杖相并。但见: 鲁智深忿怒,全无清净之心;邓元觉生嗔,岂有慈悲之念?这个何曾尊佛道,只于 月黑杀人;那个不会看经文,惟要风高放火。这个向灵山会上,恼如来懒坐莲台; 那个去善法堂前,勒揭谛使回金杵。一个尽世不修梁武忏,一个平生那识祖师禅? 这鲁智深和宝光国师,斗过五十余合,不分胜败。方天定在敌楼上看了,与石宝道: “只说梁山泊有个花和尚鲁智深,不想原来如此了得,名不虚传!斗了这许多时, 不曾折半点儿便宜与宝光和尚。”石宝答道:“小将也看得呆了,不曾见这一对敌 手。”正说之间,只听得飞马又报道:“北关门下,又有军到城下。”石宝慌忙起 身去了。且说城下宋军中,行者武松见鲁智深战宝光不下,恐有疏失,心中焦躁, 便舞起双戒刀,飞出阵来,直取宝光。宝光见他两个并一个,拖了禅杖,望城里便 走。武松奋勇直赶杀去,忽地城门里突出一员猛将,乃是方天定手下贝应夔,便挺 枪跃马,接住武松厮杀。两个正在吊桥上撞著,被武松闪个过,撇了手中戒刀,抢 住他枪杆,只一拽,连人和军器拖下马来,槅察的一刀,把贝应夔剁下头来。鲁智 深随后接应了回来,方天定急叫拽起吊桥,收兵入城。这里朱仝也叫引军退十里下 寨,使人去报捷宋先锋知会。

  当日宋江引军到北关门搦战,石宝带了流星锤上马,手里横著劈风刀,开了城门, 出来迎敌。宋军阵上大刀关胜出马,与石宝交战。两个斗到二十余合,石宝拨回马 便走,关胜急勒住马,也回本阵。宋江问道:“缘何不去追赶?”关胜道:“石宝 刀法,不在关胜之下,虽然回马,必定有计。”吴用道:“段恺曾说,此人惯使流 星锤,回马诈输,漏人深入重地。”宋江道:“若去追赶,定遭毒手。且收军回寨, 一面差人去赏赐武松。”

  却说李逵等引著步军去接应卢先锋,来到山路里,正撞著张俭等败军,并力冲杀入 去,乱军中杀死姚义。有张俭、张韬二人,再奔回关上那条路去,正逢著卢先锋, 大杀一阵,便望深山小路而走。背后追赶得紧急,只得弃了马,奔走山下逃命。不 期竹中钻出两个人来,各拿一把钢叉,张俭、张韬措手不及,被两个拿叉戳翻, 直捉下山来。原来戳翻张俭、张韬的,是解珍、解宝。卢先锋见拿二人到来,大喜, 与李逵等合兵一处,会同众将,同到皋亭山大寨中来,参见宋先锋等,诉说折了董 平、张清、周通一事,彼各伤感。诸将尽来参拜了宋江,合兵一处下寨。次日,教 把张俭解赴苏州张招讨军前,枭首示众。将张韬就寨前割腹剜心,遥空祭奠董平、 张清、周通了当。

  宋先锋与吴用计议道:“启请卢先锋领本部人马,去接应德清县路上呼延灼等这支 军,同到此间,计合取城。”卢俊义得令,便点本部兵马起程,取路望奉口镇进发。 三军路上到得奉口,正迎著司行方败残军兵回来。卢俊义接着,大杀一阵,司行方 坠水而死,其余各自逃散去了。呼延灼参见卢先锋,合兵一处,回来皋亭山总寨参 见宋先锋等,诸将会合计议。宋江见两路军马都到了杭州,那宣州、湖州、独松关 等处,皆是张招讨、从参谋自调统制前去各处护境安民,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