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第一百一十四回 宁海军宋江吊孝 涌金门张顺归神

时间:2017-07-15 水浒传 我要投稿

  话说当下费保对李俊道:“小弟虽是个愚卤匹夫,曾闻聪明人道:‘世事有成必有败,为人有兴必有衰。’哥哥在梁山泊,勋业到今,已经数十余载,更兼百战百胜。去破辽国时,不曾损折了一个兄弟;今番收方腊,眼见挫动锐气,天数不久。为何小弟不愿为官?为因世情不好。有日太平之后,一个个必然来侵害你性命。自古道:‘太平本是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此言极妙。今我四人既已结义了哥哥三人,何不趁此气数未尽之时,寻个了身达命之处,对付些钱财,打了一只大船,聚集几人水手,江海内寻个净办处安身,以终天年,岂不美哉!”李俊听罢,倒地便拜,说道:“仁兄,重蒙教导,指引愚迷,十分全美。只是方腊未曾剿得,宋公明恩义难抛,行此一步未得。今日便随贤弟去了,全不见平生相聚的义气。若是众位肯姑待李俊,容待收伏方腊之后,李俊引两个兄弟,径来相投,万望带挈。是必贤弟们先准备下这条门路。若负今日之言,天实厌之,非为男子也!”那四个道:“我等准备下船只,专望哥哥到来,切不可负约!”李俊、费保结义饮酒,都约定了,誓不负盟。

  次日,李俊辞别了费保四人,自和童威、童猛回来参见宋先锋,俱说费保等四人不 愿为官,只愿打鱼快活。宋江又嗟叹了一回,传令整点水陆军兵起程。吴江县已无 贼寇,直取平望镇,长驱而进,前望秀州而来。本州守将段恺闻知苏州三大王方貌 已死,只思量收拾走路。使人探知大军离城不远,遥望水陆路上,旌旗蔽日,船马 相连,吓得魂消胆丧。前队大将关胜、秦明已到城下,便分调水军船只,围住西门。 段恺在城上叫道:“不须攻击,准备纳降。”随即开放城门,段恺香花灯烛,牵羊 担酒,迎接宋先锋入城,直到州治歇下。

  段恺为首参见了,宋江抚慰段恺,复为良臣,便出榜安民。段恺称说:“恺等原是 睦州良民,累被方腊残害,不得已投顺部下。今得天兵到此,安敢不降?”宋江备 问:“杭州宁海军城池,是甚人守据?有多少人马良将?”段恺禀道:“杭州城郭 阔远,人烟稠密,东北旱路,南面大江,西面是湖,乃是方腊大太子南安王方天定 守把,部下有七万余军马,二十四员战将,四个元帅,共是二十八员。为首两个最 了得:一个是歙州僧人,名号宝光如来,俗姓邓,法名元觉,使一条禅杖,乃是浑 铁打就的,可重五十余斤,人皆称为国师;又一个,乃是福州人氏,姓石名宝,惯 使一个流星锤,百发百中,又能使一口宝刀,名为劈风刀,可以裁铜截铁,遮莫三 层铠甲,如劈风一般过去。外有二十六员,都是遴选之将,亦皆悍勇。主帅切不可 轻敌。”

  宋江听罢,赏了段恺,便教去张招讨军前说知备细。后来段恺就跟了张招讨行军, 守把苏州,却委副都督刘光世来秀州守御,宋先锋却移兵在李亭下寨。当与诸将 筵宴赏军,商议调兵攻取杭州之策。只见小旋风柴进起身道:“柴某自蒙兄长高唐 州救命已来,一向累蒙仁兄顾爱,坐享荣华,不曾报得恩义。今愿深入方腊贼巢, 去做细作,或得一阵功勋,报效朝廷,也与兄长有光。未知尊意肯容否?”宋江大 喜道:“若得大官人肯去直入贼巢,知得里面溪山曲折,可以进兵,生擒贼首方腊, 解上京师,方表微功,同享富贵。只恐贤弟路程劳苦,去不得。”柴进道:“情愿 舍死一往,只是得燕青为伴同行最好。此人晓得诸路乡谈,更兼见机而作。”宋江 道:“贤弟之言,无不依允。只是燕青拨在卢先锋部下,便可行文取来。”正商议 未了,闻人报道:“卢先锋特使燕青到来报捷。”宋江见报,大喜说道:“贤弟此 行,必成大功矣!恰限燕青到来,也是吉兆。”柴进也喜。

  燕青到寨中,上帐拜罢宋江,吃了酒食。问道:“贤弟水路来?旱路来?”燕青答 道:“乘传到此。”宋江又问道:“戴宗回时,说道已进兵攻取湖州,其事如何?” 燕青禀道:“自离宣州,卢先锋分兵两处:先锋自引一半军马攻打湖州,杀死伪留 守弓温并手下副将五员,收伏了湖州,杀散了贼兵,安抚了百姓,一面行文申复张 招讨,拨统制守御,特令燕青来报捷。主将所分这一半人马,叫林冲引领前去,攻 取独松关,都到杭州聚会。小弟来时,听得说独松关路上每日厮杀,取不得关,先 锋又同朱武去了,嘱付委呼延将军统领军兵守住湖州,待中军招讨调拨得统制到来, 护境安民,才一面进兵,攻取德清县,到杭州会合。”宋江又问道:“湖州守御取 德清,并调去独松关厮杀,两处分的人将,你且说与我姓名,共是几人去,并几人 跟呼延灼来。”燕青道:“有单在此。分去独松关厮杀取关,现有正偏将佐二十三 员:

  先锋卢俊义朱武林冲董平张清 解珍解宝吕方郭盛欧鹏 邓飞李忠周通邹渊邹润 孙新顾大嫂李立白胜汤隆 朱贵朱富时迁

  现在湖州守御,即日进兵德清县,现有正偏将佐一十九员:

  呼延灼索超穆弘雷横杨雄 刘唐单廷魏定国陈达杨春 薛永杜迁穆春李云石勇 龚旺丁得孙张青孙二娘

  这两处将佐,通计四十二员。小弟来时,那里商议定了,目下进兵。”

  宋江道:“既然如此,两路进兵攻取最好。却才柴大官人要和你去方腊贼巢里面去 做细作,你敢去么?”燕青道:“主帅差遣,安敢不从?小弟愿陪侍柴大官人去。” 柴进甚喜,便道:“我扮做个白衣秀才,你扮做个仆者。一主一仆,背着琴剑书箱 上路去,无人疑忌。直去海边寻船,使过越州,却取小路去诸暨县,就那里穿过山 路,取睦州不远了。”商议已定,择一日,柴进、燕青辞了宋先锋,收拾琴剑书箱, 自投海边,寻船过去,不在话下。

  且说军师吴用再与宋江道:“杭州南半边,有钱塘大江,通达海岛。若得几个人驾 小船从海边去进赭山门,到南门外江边放起号炮,竖立号旗,城中必慌。你水军中 头领,谁人去走一遭?”说犹未了,张横、三阮道:“我们都去。”宋江道:“杭 州西路,又靠着湖泊,亦要水军用度,你等不可都去。”吴用道:“只可叫张横同 阮小七,驾船将引侯健、段景住去。”当时拨了四个人,引著三十余个水手,将带 了十数个火炮号旗,自来海边寻船,望钱塘江里进发。

  看官听说,这回话都是散沙一般。先人书会留传,一个个都要说到,只是难做一时 说;慢慢敷演关目,下来便见。看官只牢记关目头行,便知衷曲奥妙。

  再说宋江分调兵将已了,回到秀州,计议进兵,攻取杭州,忽听得东京有使命赍捧 御酒赏赐到州。宋江引大小将校迎接入城,谢恩已罢,作御酒供宴,管待天使。饮 酒中间,天使又将出太医院奏准,为上皇乍感小疾,索取神医安道全回京,驾前委 用,降下圣旨,就令来取。宋江不敢阻当。次日,管待天使已了,就行起送安道全 赴京。宋江等送出十里长亭饯行,安道全自同天使回京。有诗赞曰:

  安子青囊艺最精,山东行散有声名。 人夸脉得仓公妙,自负丹如蓟子成。 刮骨立看金镞出,解肌时见刃痕平。 梁山结义坚如石,此别难忘手足情。

  再说宋江把颁降到赏赐,分众将,择日祭旗起军,辞别刘都督、耿参谋,上马进 兵,水陆并行,船骑同发。路至崇德县,守将闻知,奔回杭州去了。

  且说方腊太子方天定聚集诸将,在行宫议事。今时龙翔宫基址,乃是旧日行宫。方 天定手下有四员大将。那四员:

  宝光如来国师邓元觉南离大将军元帅石宝 镇国大将军厉天闰护国大将军司行方

  这四个皆称元帅大将军名号,是方腊加封。又有二十四员偏将。那二十四员:

  厉天佑吴值赵毅黄爱晁中 汤逢士王薛斗南冷恭张俭 元兴姚义温克让茅迪王仁 崔廉明徐白张道原凤仪 张韬苏泾米泉贝应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