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第三十四回 镇三山大闹青州道 霹雳火夜走瓦砾场

时间:2017-07-15 水浒传 我要投稿

  话说那黄信上马,手中横着这口丧门剑,刘知寨也骑着马,身上披挂些戎衣, 手中拿一把义,那一百四五十军汉寨兵,各执着缨枪、棍棒,腰下都带短刀、利 剑,两下鼓,一声锣,解宋江和花荣,望青州来。众人都离了清风寨,行不过三 四十里路头,前面见一座大林子。正来到那山嘴边前头,寨兵指道:“林子里有 人窥望。”都立住了脚。黄信在马问道:“为什不行?军汉答道:“前面林子里 有人窥看。”黄信喝道:“休采他,只顾走。”看看渐近林子前,只听得当当的 二三十面大锣一齐响起来。那寨兵人等都慌了手脚,只待要走。黄信喝道:“且 住!都与我摆开。”叫道:“刘知寨,你压着囚车。”刘高在马上死应不得,只 口里念道:“救苦救难天尊!便许下十万卷经,三百座寺,救一救!”惊的脸如 成精的东瓜,青一回,黄一回。

  这黄信是个武官,终有些胆量,便拍马向前看时,只见林子西边,齐齐的分 过三五百个小喽罗来。一个个身长力壮,都是面恶眼凶,头里红巾,身穿衲袄, 腰悬利剑,手执长枪,早把一行人围住。林子中跳出三个好汉来,一个穿青,一 人穿绿,一个穿红,都戴着一顶销金万字头巾,各跨一口腰刀,又使一把朴刀, 当住去路。中间是锦毛虎燕顺,上首是矮脚虎王英,下首是白面郎君郑天寿。三 个好汉大喝道:“来往的到此当住脚!留下三千两买路黄金,任从过去!”黄信 在马止大喝道:“你那厮们不得无礼!镇三山在此!”三个好汉睁着眼大喝道: “你便是镇万山,也要三千两买路黄金。没时,不放你过去。”黄信说道:“我 是上司取公事的都监,有什么买路钱与你?”那三个好汉笑道:“莫说你是上司 一个都监,便是赵官家驾过,也要三千贯买路钱。若是没有,且把公事人当在这 里,待你取钱来赎。”黄信大怒,骂道:“强贼怎敢如此无礼!”喝叫左右,擂 鼓鸣锣。黄信拍马舞剑,直奔燕顺。三个好汉,一齐挺起朴刀,来战黄信。黄信 见三个好汉,都来并他,奋力在马上斗了十合,怎地当得他三个住。亦且刘高是 个文官,又向前不得,见了这般头势,只待要走。黄信怕吃他三个拿了,坏了名 声,只得一骑马扑刺刺跑回旧路。三个头领,挺着朴刀,赶将来。黄信那里顾的 众人,独自飞马奔回清风镇去了。

  众军见黄信回马时,已自发声喊,撇了囚车,都四散走了。只剩得刘高,见 头势不好,慌忙勒转马头,连打三鞭。那马正待跑时,被那小喽罗拽起绊马索, 早把刘高的马掀翻,倒撞下来。众小喽罗一发向前,拿了刘高,抢了囚车,打开 车辆。花荣已把自己的囚车掀开了,便跳出来。将这缚索都挣断了。却打碎那个 囚车,救出宋江来。自有那几个小喽罗,已自绑了刘高,又向前去抢得他骑的马。

  亦有三疋驾车的马。却剥了刘高的衣服,与宋江穿了,把马先送上山去。这三个 好汉,一同花荣并小喽罗,把刘高赤条条的绑了,押回山寨来。原来这三位好汉, 为因不见宋江回来,差几个能干的小喽罗下山,直来清风镇上探听。闻人说道: “都监黄信,掷盏为号,拿了花知寨并宋江,陷车囚了,解投青州来。”因此报 与三个好汉得知,带了人马,大宽转兜出大路来,预先截住去路。小路里亦差人 伺候。因此救了两个,拿得刘高,都回山寨里来。

  当晚上的山时,已是二更时分。都到聚义厅上相会。请宋江、花荣当中坐定, 三个好汉对席相陪。一面且备酒食管待。燕顺分付:“叫孩儿们各自都去吃酒。” 花荣在厅上称谢三个好汉,说道:“花荣与哥哥,皆得三位壮士救了性命,报了 冤仇,此恩难报。只是花荣还有妻小妹子在清风寨中,必然被黄信擒捉,却是怎 生救得?”燕顺道:“知寨放心,料应黄信不敢便拿恭人。若拿时,也须从这条 路里经过。我明日弟兄三个,下山去取恭人和令妹还知寨。”便差小喽罗下山, 先去探听。花荣谢道:“深感壮士大恩!”宋江便道:“且与我拿过刘高那厮来。” 燕顺便道:“把他绑在将军柱上,割腹取心,与哥哥庆喜。”花荣道:“我亲自 下手割这厮!”宋江骂道:“你这厮!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如何听信 那不贤的妇人害我?今日擒来,有何理说?”花荣道:“哥哥问他则什!”把刀 去刘高心窝里只一剜,那颗心献在宋江面前。小喽罗自把尸首拖于一边。宋江道: “今日虽杀了这厮滥污匹夫,只有那个淫妇不曾杀得,出那口怨气!”王矮虎便 道:“哥哥放心,我明日知下山去拿那妇人。今番还我受用。”众皆大笑。当夜 饮酒罢,各自歇息。次日起来,商议打清风寨一事。燕顺道:“昨日孩儿们走得 辛苦了,今日歇他一日。明日早一山去也未迟。”宋江道:“也见得是。正要将 息人强马壮,用兵正是如此不在促忙。” 不说山寨整点兵马起程,且说都监黄信,一骑马奔回清风镇上大寨内,便点 寨兵人马,紧守四边栅门。黄信写了申状,叫两个教军头目,飞马报与慕容知府。

  知府听得飞报军情紧急公务,连夜升厅,看了黄信申状,“反了花荣,结连清风 山强盗,时刻清风寨不保。事在告急,早遣良将保守地方。”知府了大惊。便差 人去请青州指挥司总管本州兵马秦统制,急来商议军情重事。那人原是山后开州 人氏,姓秦讳个明字。因他性格急燥,声若雷霆,以此人都呼他做霹雳火秦明。

  祖是军官出身,使一条狼牙棒,有万夫不当之勇。那人听得知府请唤,迳到府里 来见知府。各施祠罢。那慕容知府将出那黄信的飞报申状来,教秦统制看了。秦 明大怒道:“红头子敢如此无礼;须公祖忧心,不才便起军马,不拿了这贼,誓 不再见公祖。”慕容知府道:“将军若是迟慢,恐这厮们去打清风寨。”秦明答 道:“此事如何敢迟误!只今连夜便去点起人马,来日早行。”知府大喜,忙叫 安排酒肉乾粮,先去城外等候赏军。秦明见说反了花荣,便怒从心上起,恶向胆 边生,气忿忿地上马,奔到指挥司里。便点起一百马军,四百步军,先教出城去 取齐,摆布了起身。

  去说慕容知府,先在城外寺院里,蒸下馒头,摆了大碗,汤下酒,每一个人 三碗酒,两个馒头,一斤熟肉。方才备办得了,却望见军马出城。看那军马时, 摆得整齐。但见: 烈烈旌旗似火,森森戈戟如麻。阵分八卦摆长蛇,委宝神惊鬼怕。枪晃绿沉 紫焰,旗飘绣带红霞,马蹄来往乱交加。乾坤生杀气,成败属谁家。

  当日清早,秦明摆布军马出城取齐。引军红旗上,大书:“兵马总管秦统制”。

  领兵起行。慕容知府看见秦明全副披挂了出城来,果是英雄无比。但见: 盔上红缨飘烈焰,锦袍血染猩猩,狮蛮宝带束金鞓。云根靴抹绿,龟背铠 堆银。坐下马如同獬豸,狼牙棒密嵌铜钉,怒时两目便圆睁。性如霹雳火,虎将 是秦明。

  当一霹雳火秦明在马上出城来,见慕容知府在城外赏军,慌忙叫军汉接了军 器,下马来和知府相见。施礼罢,知府把了盏,将些言语嘱付总管道:“善觑方 便,早奏凯歌。”赏军已罢,放起信炮。秦明辞了知府,飞身上马,摆开队伍, 催赶军兵,大刀阔斧,迳奔清风寨来。原来这清风镇,却在青州东南上。从正南 取清风山较近,可早到山北小路。

  却说清风山寨里这小喽罗们,探知备细,报上山来。山寨里众好汉,正待要 打清风寨去,只听的报道:“秦明兵马到来。”都面面厮觑,俱各骇然。花荣便 道:“你众位且不要慌。自古兵临告急,必须死敌。教小喽罗饱吃了酒饭,只依 着餐行。先须力敌,后用智取。如此,如此,好么?”宋江道:“好计!正是如 此行。”当时,宋江、花荣先定了计策,便叫小喽罗各自去准备。花荣自选了一 骑好马,一副衣甲,弓箭、铁枪,都收拾了等候。

  再说秦明领兵来到清风山下,离山十里,下了寨栅。次日五更,造饭了,军 士吃罢,放起一个信炮,直奔清风山来。拣空阔去处,摆开人马,发起擂鼓。只 听见山上锣声震天响,飞下一彪人马出来。秦明勒住马,横着狼牙棍,睁着眼看 时,却见众小喽罗族簇拥着小李广花荣下山来。到得山坡前,一声锣响,列成阵 势。花荣在马上拿着铁枪,朝秦明声个喏。秦明大喝道:“花荣!你祖代是将门 之子,朝廷命官,教你做个知寨,掌握一境地方。食禄于国,有何亏你和,却去 结连贼寇,背反朝廷?我今特来捉你。会事的一马受缚,免得腥手污脚。量你何 足道哉!”花荣陪着笑道:“管容覆听禀:量花荣如何肯反背朝廷?实被刘高这 厮,无中生有,官报私仇,逼迫得花荣有家难奔,有国难投。权且躲避在此。望 总管详察救解。”秦明道:“你兀自不下马受缚,更待何时!暂地巧言令色,擅 惑军心!”喝叫左右两边擂鼓。秦明轮动狼牙棒,直奔花荣。花荣大笑,喝道: “秦明,你这厮原来不识好人饶让。我念你是人上司官,你道俺真个怕你!”便 纵马挺枪,来战秦明。两个就清风山下厮杀。真乃是棋逢敌手难藏幸,将过良才 好用功。这两个将军比试,但见: 一对南山猛虎,两条北海苍龙。龙怒时头角狰嵘,虎斗处爪牙狞恶。爪牙狞 恶,似银钩不离锦毛团。头角峥嵘,如铜叶振摇金色树。翻翻复复,点钢枪没半 米放闲;往往来来,狼牙棒有千般解数。狼牙棒当头劈下,离顶门只隔分毫。点 钢枪用力刺来,望心坎微争半指。使点钢枪的壮士,威风上逼斗牛寒。舞狼牙棒 的将军,怒气起如雷电发。一个是扶持社稷天蓬将;一个是整顿江山黑煞神。

  当下秦明和花荣两个交手,斗到四五十合,不分胜败。花荣连斗了许多合, 卖个破绽,拨回马,望山下小路便。秦明大怒赶将来。花荣把枪去事环上带住, 把马勒个定,左手拈起弓,右手去拔箭,拽满弓,纽过身躯,望秦明盔顶上,只 一箭,正中盔上,射落斗来大那颗红缨,却似报个信与他。秦明吃了一惊,不敢 向前追赶,霍地拨回马。恰待赶杀众喽罗,一哄地都上山去了。花荣自从别路, 也转上山寨去了。

  秦明见他都走散了,心中越怒道:“叵耐这草寇无礼!”喝叫鸣锣擂鼓,取 路上山。众军齐声纳喊。步军先上山来。转过三两个山头,只见上面檑木、炮石、 灰瓶、金汁,从险峻处打将下来。向前的退步不迭,早打倒三五十个,只得再退 下山来。秦明是个性急的人,心头火起,好里按纳得住。带领军马,绕山下来寻 路上山。寻到午牌时分,只见西山边锣响,树林丛中闪出一对红旗军来。秦明引 了人马赶将去时,锣也不响,红旗都不见了。秦明看那路时,又没正路,都只是 几条砍柴的小路,却把乱树折木,交叉当了路口,又不能上去得。正待差军汉开, 只见军汉来报道:“东山边锣响,一队红旗军出来。”秦明引人马,飞也似奔过 东山边来看时,锣也不呜,红旗也不见了。秦明纵马去四下里寻路时,都是乱树 折木,塞断了砍柴的路迳。只见探事的又来报道:“西边山上锣又响,红旗军又 出来了。”秦明拍马再奔来西山边看时,又不见一个人,红旗也没了。秦明是个 急性的人,恨不得把牙齿都咬碎了。正在西山边气忿忿的,又听得东山边锣声震 地假响。急带了人马,又赶过来东山边看时,又不见有一个贼汉,红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