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李自成(第三卷)第三十七章

时间:2017-07-13 李自成(第三卷) 我要投稿

  当天夜里,高夫人已经睡了,李自成还在大帐中看书,随后站起来,在灯影里走来走去。目前,有一些大事萦绕在他的心中:第一件大事是马上就要开始第三次进攻开封,能不能十分顺利?北京现在有什么动静?崇祯自然要催促丁启睿、杨文岳、左良玉等人来救开封,他还能调动什么人马?一旦攻破开封,是否就按照近来同牛、宋二人秘密商定的主意,在开封建号称王?看来罗汝才决不肯真心拥戴,对他如何办好?……

  想了一阵关于将来如何处分罗汝才的问题,感到特别棘手。倘若他不肯拥戴,留下他将是很大祸患。近来,关于曹操的问题日趋严重,虽然常不免横在心中,却使他加倍谨慎,连对几个最亲信的人也不肯流露半句口风。有一次,宋献策曾在无人时提到日后要除掉曹操的事,他的心中一动,但没有做声,等了许久,才口气严肃地小声说:“目前力求和衷共济,不要想得太多!”宋献策最能明白他的心思,但不好再说什么话。后来因为曹营诸将得到曹操默许,破商丘后暗中加紧增兵买马,还自己派人马往砀山一带打粮,刘宗敏和高一功要闯王同曹操谈谈,制止曹营擅自作为。自成的心中增加了疑忌,想了片刻,对他们责备说:

  “如今开封还没有攻下,你们的心胸何必这样窄!”

  刘宗敏说:“曹操来投,本来是同床异梦,没料到他……”

  自成听见帐外有脚步声,用手势阻止他说下去。等知道无人进来禀事,他才微微一笑,说:

  “你们不要上眼皮只望见下眼皮,不要在枝节小事上计较太多。俗话说:水过清不好养鱼。在小事上可以睁只眼,合只眼,不必丁是丁,卯是卯的。”

  高一功兼掌全军总管,对曹营的擅自作为深感不妥,沉吟片刻,说道:

  “小事虽不必过多计较,可是一则会集小成大,二则要防患未然。”

  自成说:“一功,你也糊涂啦。目前,只要曹操肯跟着我的大旗走,对我们就有莫大好处,其余的都是末节!”

  尽管李自成认为时候不到,不肯对宋献策多谈曹操的问题,也不许刘宗敏和高一功计较小节,但是他常常在心中暗自思忖,并且细心观察,担心曹操会过早地离开他,由朋友变为劲敌。此刻他又想了一阵,深感到攻破开封后他同曹操或分或合,怕不好再拖延不决了。他忽然想到攻破襄城后找不到张永棋的事,近来风闻张永棋被曹营暗藏两日,私下放走。他没有将此事告诉刘宗敏等知道,只命吴汝义秘密查明真情,再作适当处置,但此事使他的心中久久地不能平静……

  一直到鸡叫头遍时候,他才躺下睡觉。可是刚刚矇苤入睡,乌鸦已经啼叫,天色麻麻亮了。他被帐外的脚步声惊醒,但未睁开眼睛,似乎听见是有人向守卫的亲兵们低声询问他是否醒来。此时高夫人已经起来,正在梳头,忙向帐外问道:

  “子宜,有什么紧要事儿?大元帅刚才睡下。他昨晚又熬了一个通宵。”

  吴汝义平日最担心闯王休息不足,听了这话,有点儿犹豫起来,喃喃说:“我待一忽儿再来。”可是他正要退走,李自成已经睁开眼睛,抬起头来问道:

  “我已经醒了。子宜,快进来。有紧急事,赶快说吧。”边说边披衣跳下床来。

  这时,随在吴汝义背后,有两个亲兵走了进来,打算照料闯王梳洗。闯王一挥手,他们赶紧退了出去。

  吴汝义走到闯王面前,悄悄地说:“有一件事情我查清楚了,现在我特来向你禀报。”

  “什么事情查清楚了?”

  “放走张永祺的事,我查清楚了。”

  闯王一听,登时眼睛瞪大起来。这是一件大事,连高夫人也立刻停止梳头,向吴汝义注目凝视。他悄声问道:

  “他是怎么逃走的?可是有人私放?”

  “有人私放。”

  “谁?”闯王的声音里充满了怒意。

  “请闯王不要震怒,果然传闻不假,是曹营的人把他暗中放走。”

  “曹营?谁干的事?曹操知道么?”

  “大元帅可记得,曹营有一个叫黄龙的头目?他是曹帅的邻村人,还沾点亲戚,就是他把张永祺放走了。”

  闯王咬着牙,沉默片刻,又问道:“这话可真?”

  “我查了好久,起初有曹营的人偷偷告诉我,我也不信,后来黄龙自己手下的人也对我说了,我才不得不信。”

  “黄龙为什么要放走张永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