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李自成(第一卷)第二十七章

时间:2017-07-15 李自成(第一卷) 我要投稿

  牛金星又一次站起来把门帘子揭开一个缝儿向外看一眼,重新坐下,接着低声说:

  “像十八子这样的人,倘若得到几位有学问的人辅佐,那就如虎生翼,说不定会成大气候。自古成大事、建大业者,宁有种乎?虽有大命,亦在人事而已。”

  这句话恰恰打在尚炯的心窝里,他赶快说:“目前缺少的就是宋濂、刘伯温这样的人物,他时常同弟谈到这一点,真是寝寐求之,恨不能得。我同他也谈到过你,他十分渴慕,说,‘咱如今池浅不能养大鱼,何敢妄想?倘获一晤,一聆教益,也就是三生有幸。’弟临来时候,他再三嘱咐:‘老尚,你要是在北京能够看见牛举人,务请代我致仰慕之意。’启翁,你看他是如何思贤如渴!”

  “啊啊,没想到你们还谈及下走①!哈哈哈哈……”

  ①下走--即奴仆,古代士大大对朋友的自谦之词。

  尚炯不知道牛金星的这一笑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现在决计要试一试,劝说牛金星参加起义,至少拉他到商洛山中同闯王一晤。这种希望,他在今天同金星倾心谈话之前是不敢多想的。

  “启翁,我有一句很为冒昧的话,不知道敢说不敢说。”

  “但说何妨?”

  “张献忠那里有几位举人秀才,给他帮助很大,令人实在羡慕。如蒙足下不弃,肯屈尊到我们那里,十八子定然以师礼相待。足下可有意乎?”

  金星一笑,说:“实在惭愧,有负厚爱,务乞见谅。”

  “你是瞧不起么?”

  “非也。你知道,弟十年来株守故园,教子读书,苟全性命,不求闻达。不惟才识短浅,不堪任使,且又疏懒成性,无心世事。”

  “是不是你觉得我的话不够至诚?”

  “亦非也,兄的话自然是出于至诚,无奈阔别数载,兄今日对愚弟有所不知耳。”

  “弟别的不知,但知兄平素满腹经济,热肠激烈。目今百姓辗转于水深火热之中,兄安能无动于衷?”

  “当然不能无动于衷,然弟一介书生,纵热肠激烈,也只能效屈子问天,贾生痛哭①而已,更有何用!”

  ①屈子、贾生--屈原和贾谊,因前者做过《天问》,故有“屈子问天”的话。后者是西汉文帝时人,常感慨时事,叹息流涕。在他给文帝上的《治安策》中,用了不少“可为痛哭流涕者也”这样的句子。

  “诸葛孔明千古人杰,如不遇刘备,不出茅庐,也不过老死隆中,既不能建功立业,亦不能流芳万世,只要际会风云,谁说书生无用?”

  “弟非佐命之才①,岂能与古人相提并论?”

  ①佐命之才--辅佐开国皇帝打江山的人才。“命”是天命,封建皇帝都认为自己的得天下是受有天命。

  “请兄恕弟直言。我兄敝展功名,高风可钦,然今日天下离乱,万姓望救心切。兄有济世之才而不用,洁身隐居,岂非自私?甘与草木同朽,宁不可惜?”

  牛金星微笑不语,慢慢地拈着胡须。

  “况且,”尚炯又说,“目今公道沦丧,奸贪横行,读书人想与世无争,安贫乐道,已不可得。兄年来备受欺凌,奔告无门,岂不十分显然?”

  “宝丰虽不可居,伏牛山中尚有祖宗坟墓与先人薄田百亩。弟已决计俟官司完毕即迁回伏牛山中,隐姓埋名,长与农夫樵叟为伍,了此一生。”

  尚炯知道牛金星并不是一个甘心与草木同朽的人,这话也不是出于真心,只不过时机不到,还不肯走上梁山。他决定暂不勉强劝他,笑着说:

  “天下大乱,伏牛山也不是世外桃源。”

  医生劝金星在北京多留几天,以便请教。金星归心很急,但又感于故人热情,颇为踌躇,只好说让他回去考虑考虑,直到结束这顿午餐,医生没有再劝金星人伙,只同他谈一些别的闲话。

  这天晚上,金星回到下处,想着今天同尚炯的谈话,心中很不平静,连书也看不下去。仆人王德进来,看见他的神色和平日不同,却不敢多问,只提醒说:

  “老爷,咱们后天动身走,当铺里的几件衣服明天该取出来啦。”

  金星望望他,说:“急什么?后天再说吧。”

  “不走了?”王德吃惊地望了主人片刻,又说:“可是住在这里没有要紧事,家里都在盼着老爷回去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