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投诉建议 手机版

《全宋词》叶梦得

时间:2022-04-20 18:34:20 全宋词 我要投稿

《全宋词》叶梦得

  《全宋词》是中国近百年来最重要的古籍整理成果之一。宋词和唐诗均为中国古典诗的艺术高峰。清代所编《全唐诗》是家喻户晓籍,现又新编出《全宋词》,堪称中国文学的双璧。全书共五册,荟萃宋代三百年间的词作。下面为大家带来了《全宋词》叶梦得,欢迎大家参考!

《全宋词》叶梦得

  贺新郎

  睡起流莺语。掩青苔、房栊向晚,乱红无数。吹尽残花无人见,惟有垂杨自舞。渐暖霭、初回轻暑。宝扇重寻明月影,暗尘侵、尚有乘鸾女。惊旧恨,遽如许。

  江南梦断横江渚。浪黏天、葡萄涨绿,半空烟雨。无限楼前沧波意,谁采萍花寄取。但怅望、兰舟容与。万里云帆何时到,送孤鸿、目断千山阻。谁为我,唱金缕。

  水调歌头(濠州观鱼台作)

  渺渺楚天阔,秋水去无穷。两淮不辨牛马,轻浪舞回风。独倚高台一笑,圉圉游鱼来往,还戏此波中。危槛对千里,落日照澄空。

  子非我,安知我,意真同。鹏飞鲲化何有,沧海漫冲融。堪笑溪遗老,白首直钩溪畔,岁晚忽衰翁。功业竟安在,徒自兆非熊。

  水调歌头(九月望日,与客习射西园,余偶病不能射)

  霜降碧天静,秋事促西风。寒声隐地,初听中夜入梧桐。起瞰高城回望,寥落关河千里,一醉与君同。叠鼓闹清晓,飞骑引雕弓。

  岁将晚,客争笑,问衰翁。平生豪气安在,沈领为谁雄。何似当筵虎士,挥手弦声响处,双雁落遥空。老矣真堪愧,回首望云中。

  水调歌头(送八舅朝请)

  江海渺千里,飘荡叹流年。等闲匹马相过,乘兴却翛然。十载悲欢如梦,抚掌惊呼相语,往事尽飞烟。此会真难偶,此醉且留连。

  酒方半,谁轻使,动离弦。我歌未阕公去,明日复山川。空有高城危槛,缥缈当筵清唱,余响落尊前。细雨黄花后,飞雁点遥天。

  水调歌头(湖光亭落成)

  修眉扫遥碧,清镜走回流。堤外柳烟深浅,碧瓦起朱楼。分付平云千里,包卷骚人遗思,春色入帘钩。桃李尽无语,波影动兰舟。

  念谢公,平生志,在沧洲。登临漫怀风景,佳处每难酬。却叹从来贤士,如我与公多矣,名迹竟谁留。惟有尊前醉,何必问消忧。

  水调歌头(次韵叔父寺丞林德祖和休官咏怀)

  今古几流转,身世两奔忙。那知一丘一壑,何处不堪藏。须信超然物外,容易扁舟相踵,分占水云乡。雅志真无负,来日故应长。

  问骐骥,空矫首,为谁昂。冥鸿天际,尘事分付一轻芒。认取骚人生此,但有轻篷短楫,多制芰荷裳。一笑陶彭泽,千载贺知章。

  水调歌头(癸丑中秋)

  河汉下平野,香雾卷西风。倚空千嶂横起,银阙正当中。常恨年年此夜,醉倒歌呼谁和,何事偶君同。莫恨岁华晚,容易感梧桐。

  揽清影,君试与,问天公。遥知玉斧初d96b,重到广寒宫。付与孤光千里,不遣微云点缀,为我洗长空。老去狂犹在,应未笑衰翁。

  水调歌头

  秋色渐将晚,霜信报黄花。小窗低户深映,微路绕欹斜。为问山翁何事,坐看流年轻度,拚却鬓双华。徙倚望沧海,天净水明霞。

  念平昔,空飘荡,遍天涯。归来三径重扫,松竹本吾家。却恨悲风时起,冉冉云间新雁,边马怨胡笳。谁似东山老,谈笑静胡沙。

  八声甘州(寿阳楼八公山作)

  故都迷岸草,望长淮、依然绕孤城。想乌衣年少,芝兰秀发,戈戟云横。坐看骄兵南渡,沸浪骇奔鲸。转盼东流水,一顾功成。

  千载八公山下,尚断崖草木,遥拥峥嵘。漫云涛吞吐,无处问豪英。信劳生、空成今古,笑我来、何事怆遗情。东山老,可堪岁晚,独听桓筝。

  八声甘州(正月二日作是岁闰正月十四才立春)

  又新正过了,问东风、消息几时来。笑春工多思,留连底事,犹未轻回。应为瑶刀裁翦,容易惜花开。试向湖边望,几处寒梅。

  好是绿莎新径,剩安排芳意,特地重栽。便从今追赏,莫遣暂停杯。有千株、深红浅白,倩缓歌、急管与相催。凭看取,暖烟细霭,先到高台。

  八声甘州

  问浮家泛宅,自玄真、去后有谁来。漫烟波千顷,云峰倒影,空翠成堆。可是溪山无主,佳处且徘徊。暮雨卷晴野,落照天开。

  老去余生江海,伴远公香火,犹有宗雷。便何妨元亮,携酒间相陪。寄清谈、芒鞋筇杖,更尽驱、风月入尊罍。江村路,我歌君和,莫棹船回。

  八声甘州(甲辰承诏堂知止亭初毕工,刘无言相过)

  寄知还倦鸟,对飞云、无心两难齐。漫飘然欲去,悠然且止,依旧山西。十亩荒园未遍,趁雨却锄犁。敢忘邻翁约,有酒同携。

  况是岩前新创,带小轩横绝,松桂成蹊。试凭高东望,云海与天低。送沧波、浮空千里,照断霞、明灭卷晴霓。君休笑,此生心事,老更沈迷。

  念奴娇(南归渡扬子作,杂用渊明语)

  故山渐近,念渊明归意,翛然谁论。归去来兮秋已老,松菊三径犹存。稚子欢迎,飘飘风袂,依约旧衡门。琴书萧散,更欣有酒盈尊。

  惆怅萍梗无根,天涯行已遍,空负田园。去矣何之窗户小,容膝聊倚南轩。倦鸟知还,晚云遥映,山气欲黄昏。此还真意,故应欲辨忘言。

  念奴娇(中秋宴客,有怀壬午岁吴江长桥)

  洞庭波冷,望冰轮初转,沧海沈沈。万顷孤光云阵卷,长笛吹破层阴。汹涌三江,银涛无际,遥带五湖深。酒阑歌罢,至今鼍怒龙吟。

  回首江海平生,漂流容易散,佳期难寻。缥缈高城风露爽,独倚危槛重临。醉倒清尊,姮娥应笑,犹有向来心。广寒宫殿,为予聊借琼林。

  念奴娇

  云峰横起,障吴关三面,真成尤物。倒卷回潮目尽处,秋水黏天无壁。绿鬓人归,如今虽在,空有千茎雪。追寻如梦,漫余诗句犹杰。

  闻道尊酒登临,孙郎终古恨,长歌时发。万里云屯瓜步晚,落日旌旗明灭。鼓吹风高,画船遥想,一笑吞穷发。当时曾照,更谁重问山月。

  满庭芳

  麦陇如云,清风吹破,夜来疏雨才晴。满川烟草,残照落微明。缥缈危栏曲槛,遥天尽、日脚初平。青林外,参差暝霭,萦带远山横。

  孤城。春雨过,绿阴是处,时有莺声。问落絮游丝,毕竟何成。信步苍苔绕遍,真堪付、闲客闲行。微吟罢,重回皓首,江海渺遗情。

  满庭芳(张敏叔、程致道和示,复用韵寄酬)

  枫落吴江,扁舟摇荡,暮山斜照催晴。此心长在,秋水共澄明。底事经年易判,惊遗恨、悄悄难平。临风处,佳人万里,霜笛与谁横。

  长城。谁敢犯,知君五字,元有诗声。笑茅舍何时,归计真成。绿鬓朱颜老尽,柴车在、行即终行。聊相待,狂歌醉舞,虽老未忘情。

  满庭芳(次旧韵,答蔡州王道济大夫见寄)

  一曲离歌,烟村人去,马头微雪新晴。隔年光景,回首近清明。断送残花又老,春波净、湖水初平。谁重到,雕阑尽日,遥想画桥横。

  高城。凝望久,何人为我,重唱余声。问桃李如今,几处阴成。老去从游似梦,尊前事、空有经行。犹能记,殷勤寄语,多谢故人情。

  满江红(重阳赏菊,时予已除代)

  一朵黄花,先催报、秋归消息。满芳枝凝露,为谁装饰。便向尊前拚醉倒,古今同是东篱侧。问何须、特地赋归来,抛彭泽。

  顺首去,年时节。开口笑,真难得。史君今郡更,自成行客。霜鬓不辞重插满,他年此会何人忆。记多情、曾伴小阑干,亲攀摘。

  满江红

  雪后郊原,烟林静、梅花初坼。春欲半,犹自探春消息。一眼平芜看不尽,夜来小雨催新碧。笑去年、携酒折花人,花应识。

  兰舟漾,城南陌。云影淡,天容窄。绕风漪十顷,暖浮晴色。恰似槎头收钓处,坐中仍有江南客。问何如、两桨下苕溪,吞云泽。

  应天长(自颍上县欲还吴作)

  松陵秋已老,正柳岸田家,酒醅初熟。鲈脍莼羹,万里水天相续。扁舟凌浩渺,寄一叶、暮涛吞沃。青笠,西塞山前,自翻新曲。

  来往未应足。便细雨斜风,有谁拘束。陶写中年,何待更须丝竹。鸱夷千古意,算入手、比来尤速。最好是,千点云峰,半篙澄绿。

  定风波(与干誉、才卿步西园,始见青梅)

  破萼初惊一点红。又看青子映帘栊。冰雪肌肤谁复见。清浅。尚余疏影照晴空。

  惆怅年年桃李伴。肠断。只应芳信负东风。待得微黄春亦暮。烟雨。半和飞絮作濛濛。

  定风波

  渺渺空波下夕阳。睡痕初破水风凉。过雨归云留不住。何处。远村烟树半微茫。

  莫笑经年人老矣。归计。得迟留处也何妨。老子兴来殊不浅。帘卷。更邀明月坐胡床。

  定风波(七月望,赵俯置酒,与鲁卿同泛舟登骆驼桥待月)

  千步长虹跨碧流。两山浮影转螭头。付与诗人都总领。风景。更逢仙客下瀛洲。

  袅袅凉风吹汗漫。平岸。遥空新卷绛河收。却怪姮娥真好。须记。探支明月作中秋。

  定风波(鲁卿见和,复答之)

  斜汉初看素月流。坐惊金饼出云头。华发萧然吹素领。光景。何妨分付属沧洲。

  莫待霜花飘烂漫。萍岸。更凭佳句尽拘收。解与破除消万事,犹记。一尊同得二年秋。

  江城子

  碧潭浮影蘸红旗。日初迟。漾晴漪。我欲寻芳,先遣报春知。尽放百花连夜发,休更待,晓风吹。

  满携尊酒弄繁枝。与佳期。伴群嬉。犹有邦人,争唱醉翁词。应笑今年狂太守,能痛饮,似当时。

  江城子(大雪与客登极目亭)

  翩跹飞舞半空来。晓风催。巧萦回。野旷天遥,回望兴悠哉。欲问玉京知远近,试携手,上高台。

  云涛无际卷崔嵬。敛浮埃。照琼瑰。点缀林花,真个是多才。说与化工留妙手,休尽放,一时开。

  江城子(再送卢倅)

  芙蓉开过雨初晴。曲池平。画桥横。耿耿银河,遥下蘸空明。一舸吴松归未得,聊共住,小蓬瀛。

  问君何事引前旌。趣归程。背高城。鱼鸟三年,谁道总无情。试遣他年歌此曲,应尚记,别时声。

  江城子(登小吴台小饮)

  生涯何有但青山。小溪湾。转潺湲。投老归来,终寄此山间。茅舍半欹风雨横,荒径晚,乱榛菅。

  强扶衰病上巉巅。水云闲。伴跻攀。湖海苍茫,千里在吴关。漫有一杯聊自醉,休更问,鬓毛斑。

  江城子(次韵葛鲁卿上元)

  甘泉祠殿汉离宫。五云中。渺难穷。永漏通宵,壶矢转金铜。曾从钧天知帝所,孤鹤老,寄辽东。

  强扶衰病步龙钟。雪花濛。打窗风。一点青灯,惆怅伴南宫。惟有史君同此恨,丹凤□,水云重。

  江城子(湘妃鼓瑟)

  银涛无际卷蓬瀛。落霞明。暮云平。曾见青弯、紫凤下层城。二十五弦弹不尽,空感慨,惜余情。

  苍梧烟水断归程。卷霓旌。为谁迎。空有千行,流泪寄幽贞。舞罢鱼龙云海晚,千古恨,入江声。

  竹马儿

  与君记,平山堂前细柳,几回同挽。又征帆夜落,危槛依旧,遥临云巘。自笑来往匆匆,朱颜渐改,故人俱远。横笛想遗声,但寒松千丈,倾崖苍藓。

  世事终何已,田阴纵在,岁阴仍晚。稽康老来尤懒。只要莼羹菰饭。却欲便买茅庐,短篷轻楫,尊酒犹能办。君能过我,水云聊为伴。

  浣溪沙(重阳后一日极目亭)

  小雨初回昨夜凉。绕篱新菊已催黄。碧空无际卷苍茫。

  千里断鸿供远目,十年芳草挂愁肠。缓歌聊与送瑶觞。

  浣溪沙

  睡粉轻消露脸新。醉红初破玉肌匀。尊前留得两州春。

  剩挽雕盘欹醉帽,重催飞骑走红尘。十年兰笑骚人。

  浣溪沙(送卢倅)

  荷叶荷花水底天。玉壶冰酒酿新泉。一欢聊复记他年。

  我亦故山归去客,与君分手暂流连。佳人休唱好因缘。

  浣溪沙(意在亭)

  休笑山翁不住山。二年偷向此中闲。归来赢得鬓毛斑。

  瓮底新醅供酩酊,城头曲槛俯淙潺。山翁老去此山间。

  浣溪沙(许公堂席上次韵王幼安)

  绛蜡烧残夜未分。宝筝声缓拍初匀。斗枢光照坐生春。

  便恐赐环归衮绣,莫辞挥翰落烟云。凤城西去断离魂。

  浣溪沙(用前韵再答幼安)

  绿野歌欢喜见分。骤惊和气晓来匀。妙歌谁敢和阳春。

  梅蕊旧年迎腊雪,月华今夜破寒云。独醒争笑楚人魂。

  浣溪沙(次韵王幼安,曾存之园亭席上)

  物外光阴不属春。且留风景伴佳辰。醉归谁管断肠人。

  柳絮尚飘庭下雪,梨花空作梦中云。竹间篱落水边门。

  浣溪沙(与鲁卿酌别,席上次韵)

  千古风流咏白萍。二年歌笑拥朱轮。翩翩却忆上林春。

  剑履便应陪北阙,衤夸襦那更假西人。玉堂金殿要词臣。

  永遇乐(寄怀张敏叔、程致道)

  萍芷芳洲,故人回首,云海何处。五亩荒田,殷勤问我,归计真成否。洞庭波冷,秋风袅袅,木叶乱随风舞。记扁舟、横斜载月,目极暮涛烟渚。

  传声试问,垂虹千顷,兰棹有谁重驻。雪溅雷翻,潮头过后,帆影欹前浦。此中高兴,何人解道,天也未应轻付。且留取、千钟痛饮,与君共赋。

  永遇乐(蔡州移守颍昌,与客会别临芳观席上)

  天末山横,半空箫鼓,楼观高起。指点栽成,东风满院,总是新桃李。纶巾羽扇,一尊饮罢,目送断鸿千里。揽清歌、余音不断,缥缈尚萦流水。

  年来自笑无情,何事犹有,多情遗思。绿鬓朱颜,匆匆拚了,却记花前醉。明年春到,重寻幽梦,应在乱莺声里。拍阑干、斜阳转处,有谁共倚。

  临江仙

  闻道今年春信早,梅花不怕余寒。凭君先向近南看。香苞开遍未。莫待北枝残。

  肠断陇头他日恨,江南几驿征鞍。一杯聊与尽余欢。风情何似我,老去未应阑。

  临江仙(雪后寄周十)

  梦里江南浑不记,只君幽户难忘。夜来急雪绕东堂。竹窗松径里,何处问归航。

  瓮底新醅应已熟,一尊知与谁尝。会须雄笔卷苍茫。雪涛声隐户,琼玉照颓墙。

  临江仙(与客湖上饮归)

  不见跳鱼翻曲港,湖边特地经过。萧萧疏雨乱风荷。微云吹散,凉月堕平波。

  白酒一杯还径醉,归来散发婆娑。无人能唱采莲歌。小轩欹枕,檐影挂星河。

  临江仙(送章长卿还姑苏兼寄程致道)

  碧瓦新霜侵晓梦,黄花已过清秋。风帆何处挂扁舟。故人归欲尽,残日更回头。

  乐圃桥边烦借问,有人高卧江楼。寄声聊为诉离忧。桂丛应已老,何事久淹留。

  临江仙(席上次韵韩文若)

  闻道安车来过我,百花未敢飘零。疾催弦管送杯行。五朝瞻旧老,挥尘听风生。

  凤诏远从天上落,高堂燕喜初醒。莫言白发减风情。此时谁得似,饮罢却精明。

  临江仙(晁以道见和答韩文若之句,复答之。二首)

  三月莺花都过了,晓来雪片犹零。嵩阳居士记行行。西湖初水满,遥想〓纹生。

  欲为海棠传信息,如今底事长醒。不应高卧顿忘情。留春春不住,老眼若为明。

  临江仙

  唱彻阳关分别袂,佳人粉泪空零。请君重作醉歌行。一欢须痛饮,回首念平生。

  却怪老来风味减,半酣易逐愁醒。因花那更赋闲情。鬓毛今尔耳,空笑老渊明。

  临江仙(次韵洪思诚席上)

  潋滟湖光供一笑,未须醉日论千。将军曾记旧临边。野塘新水漫,烟岸藕如船。

  却怪情多春又老,回肠易逐愁煎。何如旌旆郁相连。凯歌归玉帐,锦帽碧油前。

  临江仙(十一月二十四日同王幼安、洪思诚过曾存之园亭)

  学士园林人不到,传声欲问江梅。曲阑清浅小池台。已知春意近,为我著诗催。

  急管行觞围舞袖,故人坐上三台。幼安与存之少相从。此欢此宴固难陪。不辞同二老,倒载习池回。

  临江仙(次韵答幼安、思诚、存之席上梅花)

  不与群芳争绝艳,化工自许寒梅。一枝临晚照歌台。眼明浑未见,弦管莫惊催。

  记取刘郎归去路,千年应话天台。酒阑不惜更重陪。夜寒衣袂薄,犹有暗香回。

  临江仙(正月二十四日晚至湖上)

  三日疾风吹浩荡,绿芜未遍平沙。约回残影射明霞。水光遥泛坐,烟柳卧欹斜。

  霜鬓不堪春点检,留连又见芳华。一枝重插去年花。此身江海梦,何处定吾家。

  临江仙(熙春台与王取道、贺方回、曾公衮会别)

  自笑天涯无定准,飘然到处迟留。兴阑却上五湖舟。鲈莼新有味,碧树已惊秋。

  台上微凉初过雨,一尊聊记同游。寄声时为到沧洲。遥知欹枕处,万壑看交流。

  临江仙(癸卯次葛鲁卿法华山曲水劝酒)

  山半飞泉鸣玉珮,回波倒卷粼粼。解巾聊濯十年尘。青山应却怪,此段久无人。

  行乐应须贤太守,风光过眼逡巡。不辞常作坐中宾。只愁花解笑,衰鬓不宜春。

  临江仙(西园右春亭新成)

  手种千株桃李树,参差半已成阴。主人何事马骎骎。二年江海路,空负种花心。

  试向中间安小槛,此还长要追寻。却惊摇落动悲吟。春归知早晚,为我变层林。

  临江仙(乙卯八月九日,南山绝项作台新成,与客赏月作)

  绝顶参差千嶂列,不知空水相浮。下临湖海见三州。落霞横暮景,为客小迟留。

  卷尽微云天更阔,此行不负清秋。忽惊河汉近人流。青霄元有路,一笑倚琼楼。

  临江仙(明日与客复登台,再用前韵。)

  一醉三年那易得,应须大白同浮。已知绝景是吾州。姮娥仍有意,更肯为人留。

  万籁无声遥夜永,人间未识高秋。从来我客尽风流。故知怜老子,尤胜在南楼。

  临江仙(明日小雨,已而风大作,复晚晴,遂见月,与客再登)

  卷地惊风吹雨去,却看香雾轻浮。遥知清影遍南州。万峰横玉立,谁为此山留。

  邂逅一欢须共惜,年年长记今秋。平生江海恨飘流。元龙真老懒,无意卧高楼。

  临江仙(诏芳亭赠坐客)

  一醉年年今夜月,酒船聊更同浮。恨无羯鼓打梁州。遗声犹好在,风景一时留。

  老去狂歌君勿笑,已拚双鬓成秋。会须击节中流。一声云外笛,惊看水明楼。世传梁州,西凉府初进此曲,会明皇游月宫还,记霓裳之声适相近,因作霓裳羽衣曲,以梁州名之。是夕,约诸君明夜泛舟,故有梁州、中流之句。

  临江仙

  草草一年真过梦,此生不恨萍浮。且令从事到青州。已能从辟谷,那更话封留。

  好月尚寻当日约,故人何啻三秋。援琴欲写竹间流。此声谁解听,空上仲宣楼。

  虞美人(雨后同干誉、才卿置酒来禽花下作)

  落花已作风前舞。又送黄昏雨。晓来庭院半残红。惟有游丝千丈、罥晴空。

  殷勤花下同携手。更尽杯中酒。美人不用敛蛾眉。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

  虞美人(极目亭望西山)

  翻翻翠叶梧桐老。雨后凉生早。葛巾藜杖正关情。莫遣繁蝉容易、作秋声。

  遥空不尽青天去。一抹残霞暮。病余无力厌跻攀。为寄曲阑幽意、到西山。

  虞美人(上巳席上)

  一声鶗催春晚。芳草连空远。年年余恨怨残红。可是无情容易、爱随风。

  茂林修竹山阴道。千载谁重到。半湖流水夕阳前。犹有一觞一咏、似当年。

  虞美人(同蔡宽夫置酒,王仲弓出歌人,声甚妙)

  东风一夜催春到。杨柳朝来好。莫辞尊酒重携持。老去情怀能有、几人知。

  凤台园里新诗伴。不用相追唤。一声清唱落琼卮。千顷西风烟浪、晚云迟。

  虞美人(二日小雨达旦,西园独卧,寒甚不能寐,时窗前梨花将谢)

  数声微雨风惊晓,烛影欹残照。客愁不奈五更寒。明日梨花开尽、有谁看。

  追寻犹记清明近。为向花前问。东风正使解欺侬。不道花应有恨、也匆匆。

  虞美人(寒食泛舟)

  平波涨绿春堤满。渡口人归晚。短篷轻楫费追寻。始信十年归梦、是如今。

  故人回望高阳里。遥想车连骑。尊前点检旧年春。应有海棠犹记、插花人。

  虞美人(逋堂睡起,同吹洞箫)

  绿阴初过黄梅雨。隔叶闻莺语。睡余谁遣夕阳斜。时有微凉风动、入窗纱。

  天涯走遍终何有。白发空搔首。未须锦瑟怨年华。为寄一声长笛、怨梅花。

  虞美人(赠蔡子因)

  梅花落尽桃花小。春事余多少。新亭风景尚依然。白发故人相遇、且留连。

  家山应在层林外。怅望花前醉。半天烟雾尚连空。唤取扁舟归去、与君同。

  减字木兰花

  黄花渐老。秋色欲归还草草。花下前期。花老空歌鹊踏枝。

  狂酲易醒。不似旧时长酩酊。玉簟新凉。数尽更筹夜更长。

  减字木兰花(雪中赏牡丹)

  前村夜半。每为江梅肠欲断。浅紫深红。谁信漫天雪里逢。

  醉头扶起。宿酒阑干犹困倚。便莫催残。明日东风为扫看。

  减字木兰花(王幼安见和前韵,复用韵答之)

  粉消妆半。一曲阳春歌始断。便觉香红。十倍光华昔未逢。

  杨花吹起。犹自风前相枕倚。莫恨春残。留取新诗子细看。

  木兰花(二月二十六日晚雨,集客湖上)

  花残却似春留恋。几日余香吹酒面。湿烟不隔柳条青,小雨池塘初有燕。

  波光纵使明如练。可奈落红粉似霰。解将心事诉东风,只有啼莺千种啭。

  点绛唇(晚出山榭,春初植兰榭侧,近复生紫芝十二本)

  高柳萧萧,睡余已觉西风劲。小窗人静。淅沥生秋听。

  底事多情,欲与流年竞。残云暝。坠巾慵整。独立芝兰径。

  点绛唇(绍兴乙卯登绝顶小亭)

  缥缈危亭,笑谈独在千峰上。与谁同赏。万里横烟浪。

  老去情怀,犹作天涯想。空惆怅。少年豪放。莫学衰翁样。

  点绛唇(丙辰八月二十七日雨中与何彦亨小饮)

  山上飞泉,漫流山下知何处。乱云无数。留得幽人住。

  深闭柴门,听尽空檐雨。秋还暮。小窗低户。惟有寒蛩语。

  鹧鸪天(十二月二十二日与许干誉赏梅)

  不怕微霜点玉肌。恨无流水照冰姿。与君著意从头看,初见今年第一枝。

  人醉后,雪消时。江南春色寄来迟。使君本是花前客,莫怪殷勤为赋诗。

  鹧鸪天(元夕次韵干誉)

  夹路行歌尽落梅。篆烟香细袅寒灰。云移碧海三山近,月破中天九陌开。

  追乐事,惜多才。车声遥听走晴雷。十年梦断钧天奏,犹记流霞醉后杯。

  鹧鸪天(雨后湖上看落花)

  小雨初收报夕阳。归云欲渡转横塘。空回雨盖翻新影,不见琼肌洗暗香。

  追落景,弄微凉。尚余残泪浥空床。只应自有东风恨,长遣啼痕破晚妆。

  鹧鸪天(续采莲曲)

  晓日初开露未晞。夕烟轻散雨还微。暗摇绿雾游戏,斜映红云属玉飞。

  情脉脉,恨依依。沙边空见棹船归。何人解舞新声曲,一试纤腰六尺围。

  鹧鸪天(次韵鲁卿大钱观太湖)

  兰空悲楚客秋。旌旗谁见使君游。凌云不隔三山路,破浪聊凭万里舟。

  公欲去,尚能留。杯行到手未宜休。新诗无物堪伦比,愿探珊瑚出宝钩。

  鹧鸪天(与鲁卿晚雨泛舟出西郭,用烟波定韵)

  天末残霞卷暮红。波间时见没凫翁。斜风细雨家何在,老矣生涯尽个中。

  惟此意,与公同。未须持酒祝牛宫。旁人不解青蓑意,犹说黄金宝带重。

  鹧鸪天

  一曲青山映小池。绿荷阴尽雨离披。何人解识秋堪美,莫为悲秋浪赋诗。

  携浊酒,绕东篱。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正是橙黄橘绿时。梁范坚常谓欣成惜败者,物之情。秋为万物成功之时,宋玉作悲秋,非是。乃作美秋赋云。

  水龙吟(三月十日西湖宴客作)

  对花常欲留春,恨春故遣花飞早。晓来雨过,绿阴新处,几番芳草。一片飘时,已知消减,满庭谁扫。料多情也似,愁人易感,先催趁、朱颜老。

  犹有清明未过,但狂风、匆匆难保。酒醒梦断,年年此恨,不禁相恼。只恐春应,暗留芳信,与花争好。有姚黄一朵,殷勤付与,送金杯倒。

  水龙吟

  舵楼横笛孤吹,暮云散尽天如水。人间底事,忽惊飞堕,冰壶千里。玉树风清,漫披遥卷,与空无际。料嫦娥此夜,殷勤偏照,知人在、千山里。

  常恨孤光易转,仗多情、使君料理。一杯起舞,曲终须寄,狂歌重倚。为问飘流,几逢清影,有谁同记。但尊中有酒,长追旧事,拚年年醉。

  千秋岁(次韵兵曹席孟惠廨黄梅)

  晓烟溪畔。曾记东风面。化工更与重裁翦。额黄明艳粉,不共妖红软。凝露脸。多情正似当时见。

  谁向沧波岸。特地移闲馆。情一缕,愁千点。烦君搜妙语,为我催清宴。须细看。纷纷乱蕊空凡艳。

  千秋岁(小雨达旦,东斋独宿不能寐,有怀松江旧游)

  雨声萧瑟,初到梧桐响。人不寐,秋声爽。低檐灯暗淡,画幕风来往。谁共赏。依稀记得船篷上。

  拍岸浮轻浪。水阔菰蒲长。向别浦,收横网。绿蓑冲暝□,艇子摇双桨。君莫忘。此情犹是当时唱。

  蓦山溪(百花洲席上次韵司录董庠)

  一年春事,常恨风和雨。趁取未残时,醉花前、春应相许。山公倒载,日暮习池回,问东风,春知否,莫道空归去。

  满城歌吹,也似春和豫。争笑使君狂,占风光、不教飞絮。明朝酒醒,满地落残红,唱新词,追好景,犹有君收聚。

  清平乐

  水空相映。淡碧涵千顷。素练不收寒玉镜。□落阶无影。

  纤纤与捧金杯。暗香逐舞徘徊。雪尽玉容开遍,东风不管寒梅。

  雨中花慢(寒食前一日小雨,牡丹已将开,与客置酒坐中戏作)

  痛饮狂歌,百计强留,风光无奈春归。春去也,应知相赏,未忍相违。卷地风惊,争催春暮雨,顿回寒威。对黄昏萧瑟,冰肤洗尽,犹覆霞衣。

  多情断了,为花狂恼,故飘万点霏微。低粉面、妆台酒散,泪颗频挥。可是盈盈有意,只应真惜分飞。拚令吹尽,明朝酒醒,忍对红稀。

  南乡子(池亭新成晚步)

  浅碧蘸鳞鳞。照眼全无一点尘。百草千花都过了,初新。翠竹高槐不占春。

  歌啸堕纶巾。午醉醒来尚欠伸。待得月明归去也,青萍。更有凉风解送人。

  南乡子(自后圃晚步湖上)

  小院雨新晴。初听黄鹂第一声。满地绿阴人不到,盈盈。一点孤花尚有情。

  却傍水边行。叶底跳鱼浪自惊。日暮小舟何处去,斜横。冲破波痕久未平。

  南乡子

  数枝,喜之,为赋

  山畔小池台。曾记幽人著意栽。乱石参差春至晚,徘徊。素景冲寒却自开。

  绝绝照琼瑰。孤负芳心巧翦裁。应恐练裙惊缟夜,残杯。且放疏枝待我来。

  卜算子(五月八日夜,凤凰亭纳凉)

  新月挂林梢,暗水鸣枯沼。时见疏星落画檐,几点流萤小。

  归意已无多,故作连环绕。欲寄新声问采菱,水阔烟波渺。

  卜算子(并涧顷种木芙蓉,九月旦盛开)

  晓雨洗新妆,艳艳惊衰眼。不趁东风取次开,待得清霜晚

  曲港照回流,影乱微波浅。作态低昂好自持,水阔烟波远。

  菩萨蛮(湖光亭晚集)

  平波不尽蒹葭远。清霜半落沙痕浅。烟树晚微茫。孤鸿下夕阳。

  梅花消息近。试向南枝问。记得水边春。江南别后人。

  蝶恋花

  薄雪消时春已半。踏遍苍苔,手挽花枝看。一缕游丝牵不断。多情更觉蜂儿乱。

  尽日平波回远岸。倒影浮光,却记冰初泮。酒力无多吹易散。余寒向晚风惊幔。

  醉蓬莱

  公表

  问东风何事,断送残红,便拚归去。牢落征途,笑行人羁旅。一曲阳关,断云残霭,做渭城朝雨。欲寄离愁,绿阴千啭,黄鹂空语。

  遥想湖边,浪摇空翠,弦管风高,乱花飞絮。曲水流觞,有山公行处。翠袖朱阑,故人应也,弄画船烟浦。会写相思,尊前为我,重翻新句。

  南歌子(是日微雨,过午而霁,晚遂月出,次刘无言韵)

  雨惜山容敛,云矜棹影开。忽看霁色射林隈。为问湖亭清影、为谁来。

  尽洗归时路,重倾醉后杯。未应霜雪遽相催。留得佳期犹在、共徘徊。

  采桑子(冬至日,与许干誉、章几道饭积善。晚归雪作,因留小饮作)

  山蹊小路归来晚,暮雪缤纷。尊酒殷勤。邂逅相从只有君。

  全家住处无人到,元在重云。此景谁分。万玉参差更作群。

  内容简介

  宋词总集。

  宋人词集的编纂,宋代本朝就开始了。

  在北宋,词虽然已经形成了一种独立的文体,但似乎还没有被普遍承认为“正统”文学,所以北宋人的词一般不收入文集。

  宋人词集丛刻﹐宋代有长沙书坊的《百家词》(今佚)、闽刻《琴趣外编》(今存五种)、《六十家词》(今佚)等。

  明末毛晋汲古阁刊《宋名家词》六集六十一家,为宋以后大规模刊刻词集之始,其书流传最广。

  其后﹐清代侯文灿刻有《十名家词集》﹐秦恩复刻有《词学丛书》。

  晚清刊刻词集之风更盛﹐规模也更大。王鹏运刻有《四印斋所刻词》及《宋元三十一家词》﹐江标刻有《宋元名家词》﹐吴重熹刻有《山左人词》﹐吴昌绶刻有《双照楼景刊宋元本词》﹐朱祖谋刻有《彊村丛书》﹐陶湘刻有《续刊景宋金元明本词》。1931年﹐赵万里又补诸家丛刻之遗﹐编成《校辑宋金元人词》73卷﹐搜采校订﹐水平超过前人。嗣后周泳先有《唐宋金元词钩沉》﹐较之赵辑﹐又多出不少新的资料。但诸家所刻﹐於孤篇断句概置不录﹐不足以探求一代词作的全貌。

  唐圭璋在综合诸家辑刻的基础上﹐广泛搜采﹐凡宋人文集中所附﹑宋人词选中所选﹑宋人笔记中所载词作﹐俱一并采录﹐更旁求类书﹑方志﹑金石﹑题跋﹑花木谱等诸书中所载之词﹐统汇于一处﹐编为《全宋词》。1940年由商务印书馆在长沙出版线装本。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编者对此书进行重编﹐并经王仲闻订补加工﹐1965年由中华书局重印出版。新版《全宋词》在材料和体例方面较旧版均有很大提高﹕以善本代替从前的底本﹐增补词人240余家﹐词作1400余首;删去可以考得的唐五代、金元明词人词作;重新考订词人行实和改写小传;在体例上调整旧版以“帝王”﹑“宗室”等分类的编排方式﹐改为按词人年代先后排列。全书共计辑两宋词人1330余家﹐词作约20000首,引用书目达530馀种。近年来﹐编者又续作修订补正﹐写成《订补续记》﹐附于1979年重印本卷末。

  此书收录齐备﹐考订也比较精审﹐改正了不少前人的承谬踵误之处﹐为研究宋词的重要参考书。

  此书新版问世後﹐今人孔凡礼又从明抄本《诗渊》及其他书中辑录遗佚﹐编为《全宋词补辑》﹐收录作家140余人(其中41人﹐已见《全宋词》)﹐词作430余首﹐1981年由中华书局出版。

  作者简介

  唐圭璋(1901年-1990年),字季特,汉族人,生于南京。终其一生,专治词学。

  中国当代词学大师、著名的中国文史学家、教育家、词人。字季特。民盟成员。1901年1月23日出生于南京。南京驻防旗人之后,辛亥年间革命军与八旗驻防军交战颇惨烈,革命军杀入旗营时,驻防将士及其家眷悉数服毒自尽,唐圭璋本人因服药较少而得以幸存,后被一家市民收养。

  专治词学。1928年毕业于南京东南大学中文系。曾任南京第一女中、钟英中学、安徽中学教师,解放前曾任中央大学、金陵大学中文系教授。解放后曾任南京大学、东北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古代文学专业博士研究生导师,兼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顾问,中国韵文学会会长,中华诗词学会名誉会长,《词学》主编。南京市人民代表,江苏省政协委员。1934年开始发表作品。1990年11月30日在南京病逝。

  编著有《全宋词》、《全金元词》、《词话丛编》、《唐宋词鉴赏辞典》等,著有《宋词三百首笺注》、《南唐二主词汇笺》、《宋词四考》、《元人小令格律》、《词苑丛谈校注》、《宋词纪事》、《词学论丛》等。简介

  宋词总集。今人唐圭璋编。宋人词集丛刻,始自明末毛晋《宋六十名家词》。其后,清代侯文灿刻有《十名家词集》,秦恩复刻有《词学丛书》。晚清刊刻词集之风更盛,规模也更大。王鹏运刻有《四印斋所刻词》及《宋元三十一家词》,江标刻有《宋元名家词》,吴重熹刻有《山左人词》,吴昌绶刻有《双照楼景刊宋元本词》,朱祖谋刻有《彊村丛书》,陶湘刻有《续刊景宋金元明本词》。

  1931年,赵万里又补诸家丛刻之遗,编成《校辑宋金元人词》73卷,搜采校订,水平超过前人。嗣后周泳先有《唐宋金元词钩沉》,较之赵辑,又多出不少新的资料。但诸家所刻,于孤篇断句概置不录,不足以探求一代词作的全貌。

  唐圭璋在综合诸家辑刻的基础上,广泛搜采,凡宋人文集中所附、宋人词选中所选、宋人笔记中所载词作,俱一并采录,更旁求类书、方志、金石、题跋、花木谱等诸书中所载之词,统汇于一处,编为《全宋词》。1940年由商务印书馆在长沙出版线装本。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编者对此书进行重编,并经王仲闻订补加工,1965年由中华书局重印出版。

  新版《全宋词》在材料和体例方面较旧版均有很大提高:以善本代替从前的底本,增补词人240余家,词作1400余首。在体例上改变旧版按“帝王”、“宗室”等分类排列,改为按词人年代先后排列。全书共计辑两宋词人1330余家,词作约20000首。引用书目达530余种。

  新版重考词人行实,改写小传。近年来,编者又续作修订补正,写成《订补续记》,附于1979年重印本卷末。此书收录齐备,考订也比较精审,改正了不少前人的承谬踵误之处,为研究宋词的重要参考书。此书新版问世后,今人孔凡礼又从明抄本《诗渊》及其他书中辑录遗佚,编为《全宋词补辑》,收录作家140余人(其中41人,已见《全宋词》),词作430余首,1981年由中华书局出版。

  作品由来

  词,诗歌的一种。因是合乐的歌词,故又称曲子词、乐府、乐章、长短句、诗余、琴趣等。始于隋,定型于中晚唐,盛于宋。隋唐之际,从西域传入的各民族的音乐与中原旧乐渐次融合,并以胡乐为主产生了燕乐。原来整齐的五、七言诗已不适应,于是产生了字句不等、形式更为活泼的词。

  词最早起源于民间,后来,文人依照乐谱声律节拍而写新词,叫做“填词”或“依声”。从此,词与音乐分离,形成一种句子长短不齐的格律诗。五、七言诗句匀称对偶,表现出整齐美;而词以长短句为主,呈现出参差美。

  词有词牌,即曲调。有的词调又因字数或句式的不同有不同的“体”。比较常用的词牌约100个。词的结构分片或阕,不分片的为单调,分二片的为双调,分三片的称三叠。

  按音乐又有令、引、近、慢之别。“令”一般比较短,早期的文人词多填小令。如《十六字令》、《如梦令》、《捣练子令》等。“引”和“近”一般比较长,如《江梅引》、《阳关引》、《祝英台近》、《诉衷情近》。而“慢”又较“引”和“近”更长,盛行于北宋中叶以后,有柳永“始衍慢词”的说法。词牌如《木兰花慢》、《雨霖铃慢》等。依其字数的多少,又有“小令”、“中调”、“长调”之分。据清代毛先舒《填词名解》之说,58字以内为小令,59—90字为中调,90字以外为长调。最长的词牌《莺啼序》,240字。

  一定的词牌反映着一定的声情。词牌名称的由来,多数已不可考。只有《菩萨蛮》、《忆秦娥》等少数有本事词。词的韵脚,是音乐上停顿的地方。一般不换韵。有的句句押,有的隔句押,还有的几句押。像五、七言诗一样,词讲究平仄。而仄声又要分上、去、入。可以叠字。

  由于词在晚唐、五代、宋初多是酒席宴前娱宾遣兴之作,故有“词为小道、艳科”、“诗庄词媚”之说。随着词的发展,经柳永、苏轼,逐渐扩大了词的题材,至辛弃疾达到高峰,成为和诗歌同等地位的文学体裁。

  词是一种音乐文学,它的产生、发展,以及创作、流传都与音乐有直接关系。词所配合的音乐是所谓燕乐,又叫宴乐,其主要成分是北周和隋以来由西域胡乐与民间里巷之曲相融而成的一种新型音乐,主要用於娱乐和宴会的演奏,隋代已开始流行。而配合燕乐的词的起源,也就可以上溯到隋代。

  宋人王灼《碧鸡漫志》卷一说:“盖隋以来,今之所谓曲子者渐兴,至唐稍盛。”词最初主要流行於民间,《敦煌曲子词集》收录的一百六十多首作品,大多是从盛唐到唐末五代的民间歌曲。大约到中唐时期,诗人张志和、韦应物、白居易、刘禹锡等人开始写词,把这一文体引入了文坛。

  到晚唐五代时期,文人词有了很大的发展,晚唐词人温庭筠以及以他为代表的“花间”派词人和以李煜、冯延巳为代表的南唐词人的创作,都为词体的成熟和基本抒情风格的建立作出了重要贡献。词终於在诗之外别树一帜,成为中国古代最为突出的文学体裁之一。

  进入宋代,词的创作逐步蔚为大观,产生了大批成就突出的词人,名篇佳作层出不穷,并出现了各种风格、流派。《全宋词》共收录流传到今天的词作一千三百三十多家将近两万首,从这一数字可以推想当时创作的盛况。词的起源虽早,但词的发展高峰则是在宋代,因此后人便把词看作是宋代最有代表性的文学,与唐代诗歌并列,而有了所谓“唐诗、宋词”的说法。

  宋词概述

  宋词是继唐诗之后的又一种文学体裁,基本分为:婉约派、豪放派两大类。婉约派的代表人物:南唐后主李煜、宋代词人:李清照、柳永、秦观、等。

  豪放派的代表人物:辛弃疾、岳飞、陈亮、苏轼等。

  宋词是中国古代文学皇冠上光辉夺目的一颗巨钻,在古代文学的阆苑里,她是一块芬芳绚丽的园圃。她以姹紫嫣红、千姿百态的丰神,与唐诗争奇,与元曲斗妍,历来与唐诗并称双绝,都代表一代文学之胜。远从《诗经》、《楚辞》及《汉魏六朝诗歌》里汲取营养,又为后来的明清对剧小说输送了有机成分。直到今天,她仍在陶冶着人们的情操,给我们带来很高的艺术享受。

  词的初期极尽艳丽浮华,流行于市井酒肆之间,是一种通俗的艺术形式,五代时期的《花间集》就很明显地展露了词美丽绚烂的文采,但是这期间的词题材还仅限于描写闺情花柳、笙歌饮宴等方面,可以说还显得很“小气”。虽然艺术成就上已经达到了相当的水准,但是在思想内涵上层次还不够。

  宋代初期的词一开始也是沿袭这种词风,追求华丽词藻和对细腻情感的描写。像曾因写过“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而得罪了仁宗皇帝的柳永,郁郁不得志,一生就流连于歌坊青楼之间,给歌妓们写写词。所谓“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

  当时的词被认为是一种粗俗的民间艺术,不登大雅之堂,以至于宋朝的晏殊在当上宰相之后,对于他以前所做的词都不承认是自己写的。宋朝的艳妓之多,水平之高为其他朝代所罕有,她们和宋朝的才子们一起共同推动了词这一新兴艺术形式在民间的广泛流传。

  但是,随着词在宋代的文学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词的内涵也在不断地充实和提高。“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奠定了边塞词在宋词中的地位,使只闻歌筵酒席、宫廷豪门、都市风情、脂粉相思之类的世人一新耳目。到苏词首开豪放词风,宋词已经不仅限于文人士大夫寄情娱乐和表达儿女之情的玩物,更寄托了当时的士大夫对时代、对人生乃至对社会政治等各方面的感悟和思考。宋词彻底跳出了歌舞艳情的巢窠,升华为一种代表了时代精神的文化形式。

  到了宋代,通过柳永和苏轼在创作上的重大突破,词在形式上和内容上得到了巨大的发展。尽管词在语言上受到了文人诗作的影响,而典雅雕琢的.风尚并没有取代其通俗的民间风格。而词的长短句形式更便于抒发感情,所以“诗盲志,词抒情”的这种说法还是具有一定根据的。

  词,大体上可分类为婉约派和豪放派。婉约派的词,其风格是典雅涪婉、曲尽情态;像柳永的“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晏殊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晏几道的“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等名句,不愧是情景交融的抒情杰作,艺术上有可取之处。豪放词作是从苏轼开始的。他把词从娱宾遗兴的天地里解助出来,发展成独立的抒情艺术。山川胜迹、农舍风光、优游放怀、报国壮志,在他手里都成为词的题材,使词从花间月下走向了广阔的社会生活。从我们今天读者的情趣来看,像“大江东去”之类的豪放派的作品更易于接受。

  编纂背景

  旧版《全宋词》在一九三一年着手编纂,至一九三七年初稿竣事,商务印书馆曾予排印,一九四○年抗战时期在长沙出版。这部书的印数无多,流传不广,而且存在着很多缺点。最严重的,就是由于条件和时代的限制,在材料上有许多书不知道或者无法见到,在体例上则参照了《全唐诗》的做法,首以“帝王”宗室”,而殿以“释道”“女流”。一九四○年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对于研究工作者说来,《全宋词》仍然为他们所需要。如果用旧版重印,显然是不相宜的。在南京师范学院党委的关怀和鼓励下,得以对旧版《全宋词》进行重编;其后,又由中华书局文学组对全稿作了订补加工,并使之和读者见面。

  《全宋词》简体横排增订本,是据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唐圭璋编《全宋词》繁体竖排本和一九八一年版孔凡礼编《全宋词补辑》本改版重排的。自一九九九年初问世后,受到了广大读者的关注和欢迎。

  近年来,宋词研究和考订工作大有进展,出现了一些新资料。新成果,但因唐圭漳王仲闻先生生前未曾授权编辑部对《全宋词》的内容体例作任何实质性的增删修订,编辑部的工作便只能局限于《改版重印说明》中交代过的四个方面,因此,这些新资料、新成果无法在本书中得到全面的体现。此次重印,我们仅对已经发现的二十馀处文字和标点的错误作了订正。

  一九九九年增订新版《全宋词》问世的同时,我们约请冉休丹先生编制了《全宋词作者索引凡》,兼收唐圭璋《全宋词》和孔凡礼《全宋词补辑》中的全部作者,单印一册,随新版《全宋词》一起发行。此次重印,我们将此索引附刊于新版《全宋词》第五册之后,以方便使用。

【《全宋词》叶梦得】相关文章:

《全宋词》叶梦得07-04

赏析叶梦得贺新郎睡起流莺语宋词鉴赏05-07

《全宋词》何梦桂07-05

《全宋词》汪梦斗07-05

叶梦得《卜算子·五月八日夜凤凰亭纳凉》译文及鉴赏04-21

《全宋词》李清照07-05

《全宋词》米芾07-05

《全宋词》司马07-05

《全宋词》秦观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