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辽史》卷一百十五 二国外纪第四十五

时间:2017-07-08 辽史 我要投稿

  高丽

  高丽自有国以来,传次久近,人民土田,历代各有其志,然高丽与辽,相为终始二百余年。自太祖皇帝神册间,高丽遣使进宝剑。天赞三年,来贡。太宗天显二年,来贡。会同二年,受晋上尊号册,遣使往报。圣宗统和三年秋七月,诏诸道各完戎器,以备东征高丽。八月,以辽泽沮洳,罢师。十年,以东京留守萧恒德伐高丽。十一年,王治遣朴良柔奉表请罪,诏取女直国鸭渌江东数百里地赐之。十二年,入贡。三月,王治遣使请所俘生口,诏赎还之,仍遣使抚谕。十二月,王治进妓乐,诏却之。十三年,治遣李周桢来贡,又进鹰。十月,遣李知白奉贡。十一月,遣使册治为王。遣童子十人来学本国语。十四年,王治表乞为婚姻,以东京留守驸马萧恒德女下嫁之。六月,遣使来问起居。自是至者无时。

  十五年,韩彦敬来纳聘币,吊驸马萧恒德妻越国公主薨。十一月,治薨,其侄诵遣王同颖来告。十二月,遣使致祭,诏其侄诵权知国事。十六年,遣使册诵为王。二十年,诵遣使贺伐宋之捷。七月,来贡本国《地里图》。二十二年,以南伐事诏谕之。二十三年,高丽闻与宋和,遣使来贺。二十六年,进龙须草席,及贺中京城。二十七年,承天皇太后崩,遣使报以国哀。二十八年,诵遣魏守愚等来祭。三月,使来会葬。

  五月,高丽西京留守康肇弑其主诵,擅立诵从兄询。八月,圣宗自将伐高丽,报宋,遣引进使韩杞宣问询。询奉表乞罢师,不许。十一月,大军渡鸭渌江,康肇拒战于铜州,败之。肇复出,右皮室详稳耶律敌鲁擒肇等,追奔数十里,获所弃粮饷、铠仗,铜、霍、贵、宁等州皆降。询上表请朝,许之,禁军士俘掠。以政事舍人马保祐为开京留守,安州团练使王八为副留守。太子太师乙凛将骑兵一千,送保祐等赴京。守将卓思正杀我使者韩喜孙等十人,领兵出拒,保祐等复还。乙凛领兵击之,思正遂奔西京。围之五日,不克,驻跸于城西佛寺。高丽礼部郎中渤海陀失来降。遣排押、盆奴攻开京,遇敌于京西,败之。询弃城遁走,遂焚开京,至清江而还。二十九年正月,班师,所降诸城复叛。至贵州南岭谷,大雨连日,霁乃得渡,马驼皆疲乏,甲仗多遗弃。次鸭渌江,以所俘人分置诸陵庙,余赐内戚、大臣。

  开泰元年,询遣蔡忠顺来乞称臣如旧,诏询亲朝。八月,遣田拱之奉表,称病不能朝。诏复取六州之地。二年,耶律资忠使高丽取地,未几还。三年,资忠复使,如前索地。五月,诏国舅详稳萧敌烈、东京留守耶律团石等造浮梁于鸭渌江,城保、宣义、定远等州。四年,命北府宰相刘慎行为都统,枢密使耶律世良为副,殿前都点检萧虚烈为都监。慎行挈家边上,致缓师期,追还之,以世良、虚烈总兵伐高丽。五年,世良等与高丽战于郭州西,破之。六年,枢密使萧合卓为都统,汉人行宫都部署王继忠为副,殿前都点检萧虚烈为都监进讨。萧合卓攻兴化军不克,师还。七年,诏东平郡王萧排押为都统,萧虚烈为副统,东京留守耶律八哥为都监,复伐高丽。十二月,萧排押与战于茶、陀二河之间,我军不利,天云、右皮室二军没溺者众,天云军详稳海里、遥辇帐详稳阿果达、客省使酌古、渤海详稳高清明等皆没于阵。八年,诏数排押讨高丽罪,释之。加有功将校,益封战没将校之妻,录其子弟。以南皮室军校有功,赐衣物银绢有差,出金帛赐肴里、涅哥二奚军。八月,遣郎君曷不吕等率诸部兵,会大军同讨高丽。询遣使来乞贡方物。九年,资忠还,以询降表进,释询罪。

  太平元年,询薨,遣使来报嗣位,即遣使册王钦为王。九年,赐钦物。十一年,圣宗崩,遣使告哀。七月,使来慰奠。兴宗重熙七年,来贡。十二年三月,以加上尊号,来贺。十三年,遣使来贡。十四年三月,又来贡。十五年,入贡。八月,王钦薨,遣使来告。十六年,来贡。明年,又来贡。十九年,复贡。六月,遣使来贺伐夏之捷。二十二年,入贡。二十三年四月,王徽请官其子,诏加检校太尉。兴宗崩,道宗即位,清宁元年八月,遣使报国哀,以先帝遗留物赐之。十一月,使来会葬。二年、三年,皆来贡。四年春,遣使报太皇太后哀。五月,使来会葬。咸雍七年、八年,来贡。十二月,以佛经一藏赐徽。九年、十年,来贡。大康二年三月,皇太后崩,遣使报哀。六月,使来吊祭。四年,王徽乞赐鸭渌江以东地,不许。九年八月,王徽薨,以徽子三韩国公勋权知国事。十二月,勋薨。大安元年,册勋子运为国王。二年,遣使来谢封册。三年,来贡。四年三月,免岁贡。五年、六年,连贡。九年,赐王运羊。十年,运薨,子昱遣使来告,即赙赠。寿隆元年,来贡。十一月,王昱病,命其子颙权知国事。二年,来贡。三年三月,王昱薨。五年,王颙乞封册。六年,封颙为三韩国公。七年,道宗崩,天祚即位,改为乾统元年,报道宗哀,使来慰奠。十二月,遣使来贺。五年,三韩国公颙薨,子俣遣使来告。八年,封俣为三韩国公,赠其父颙为国王。十二月,遣使来谢。九年,来贡。天庆二年,王俣母薨,来告,遣使致祭,起复。三年,遣使来谢致祭,又来谢起复。十年,乞兵于高丽以御金,而金人责之。至是辽国亡矣。

  西夏

  西夏,本魏拓跋氏后,其地则赫连国也。远祖思恭,唐季受赐姓曰李,涉五代至宋,世有其地。至李继迁始大,据夏、银、绥、宥、静五州,缘境七镇,其东西二十五驿,南北十余驿。子德明,晓佛书,通法律,尝观《太一金鉴诀》、《野战歌》,制番书十二卷,又制字若符篆。

  其俗,衣白窄衫,毡冠,冠后垂红结绶。自号嵬名,设官分文武。其冠用金缕贴,间起云,银纸帖,绯衣,金涂银带,佩蹀躞、解锥、短刀、弓矢,穿靴,秃发,耳重环,紫旋襕六袭。出入乘马,张青盖,以二旗前引,从者百余骑。民庶衣青绿。革乐之五音为一音,裁礼之九拜为三拜。凡出兵先卜,有四:一炙勃焦,以艾灼羊胛骨;二擗算,擗竹于地以求数,若揲蓍然;三咒羊,其夜牵羊,焚香祷之,又焚谷火于野,次晨屠羊,肠胃通则吉,羊心有血则败;四矢击弦,听其声,知胜负及敌至之期。病者不用医药,召巫者送鬼,西夏语以巫为“厮”也;或迁他室,谓之“闪病”。喜报仇,有丧则不伐人,负甲叶于背识之。仇解,用鸡猪犬血和酒,贮于髑髅中饮之,乃誓曰:“若复报仇,谷麦不收,男女秃癞,六畜死,蛇入帐。”有力小不能复仇者,集壮妇,享以牛羊酒食,趋雠家纵火,焚其庐舍。俗曰敌女兵不祥,辄避去。诉于官,官择舌辩气直之人为和断,官听其屈直。杀人者,纳命价钱百二十千。

  土产大麦、荜豆、青稞、皞子、古子蔓、碱地蓬实、苁蓉苗、小芜荑、席鸡草子、地黄叶、登厢草、沙葱、野韭、拒灰、白蒿、碱地松实。

  民年十五为丁。有二丁者,取一为正军。负担杂使一人为抄,四丁为两抄。余人得射它丁,皆习战斗。正军马驼各一,每家自置一帐。团练使上,帐、弓、矢各一,马五百匹,台驼一,旗鼓五,枪、剑、棍棓、炒袋、雨毡、浑脱、锹、、箭牌、铁笊篱各一;刺史以下,人各一驼,箭三百,毛幕一;余兵三人共一幕。有炮手二百人,号“泼喜”。勇健者号“撞令郎”。赍粮不过一旬。昼则举烟、扬尘,夜则篝火为候。若获人马,射之,号曰杀鬼招魂。或射草缚人。出军用单日,避晦日。多立虚寨,设伏兵。衣重甲,乘善马,以铁骑为前锋,用钩索绞联,虽死马上不落。其民俗勇悍,衣冠、骑乘、土产品物、子姓传国,亦略知其大概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