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旧五代史》 卷一百四十一 志三

时间:2015-07-11 编辑:pinda5 手机版

  ◎五行志

  昔武王克商,以箕子归,作《洪范》。其九畴之序,一曰五行,所以纪休咎之征,穷天人之际。故后之修史者,咸有其说焉。盖欲使后代帝王见灾变而自省,责躬修德,崇仁补过,则祸消而福至,此大略也。今故按五代之简编,记五行之灾沴,追为此志,以示将来。其于京房之旧说,刘向之绪言,则前史叙之详矣,此不复引以为证焉。

  水淹风雨

  梁开平四年十月,梁、宋、辉、亳水,诏令本州开仓赈贷。十一月,大风,下诏曰:“自朔至今,异风未息,宜命祈祷。”

  唐同光二年七月,汴州雍丘县大雨风,拔树伤稼。曹州大水,平地三尺。八月,大雨,河水溢漫流入郓州界。十一月,中书门下奏”:“今年秋,天下州府多有水灾,百姓所纳秋税,请特放加耗。”从之。三年六月至九月,大雨,江河崩决,坏民田。七月,洛水泛涨,坏天津桥,漂近河庐舍,舣舟为渡,覆没者日有之。邺都奏,御河涨于石灰窑口,开故河道以分水势。巩县河堤破,坏廒仓。八月,敕:“如闻天津桥未通往来,百官以舟船济渡,因兹倾覆,兼踣泥涂。自今文武百官,三日一趋朝,宰臣即每日中书视事。”四年正月,敕:“自京以来,(案:此句疑有脱误。)幅圜千里,水潦为沴,流亡渐多。宜自今月三日后,避正殿,减常膳,撤乐省费,以答天谴。应去年经水灾处乡村,有不给及逃移人户,夏秋两税及诸折科,委逐处长吏切加点检,并与放免,仍一年内不得杂差遣。应在京及诸县,有停贮斛斗,并令减价出粜,以济公私,如不遵守,仰具闻奏。”

  长兴元年夏,鄜州上言,大水入城,居人溺死。二年四月,棣州上言,水坏其城。是月己巳,郓州上言,黄河水溢岸,阔三十里,东流。五月丁亥,申州奏大水,平地深七尺。是月戊申,襄州上言,汉水溢入城,坏民庐舍,又坏均州郛郭,水深三丈,居民登山避水,仍画图以进。是月甲子,洛水溢,坏民庐舍。六月壬戌,汴州上言,大雨,雷震文宣王庙讲堂。十一月壬子,郓州上言,黄河暴涨,漂溺四千余户。三年七月,诸州大水,宋、亳、颍尤甚。宰臣奏曰:“今秋宋州管界,水灾最盛,人户流亡,栗价暴贵。臣等商量,请于本州仓出斛斗,依时出粜,以救贫民。”从之。是月,秦州大水,溺死窑谷内居民三十六人。夔州赤甲山崩,大水漂溺居人。

  清泰元年九月,连雨害稼。诏曰:“久雨不止,礼有祈禳,萗都城门,三日不止,乃祈山川,告宗庙社稷。宜令太子宾客李延范等萗诸城门,太常卿李怿等告宗庙社稷。”

  晋天福初,高祖将建义于太原,城中数处井泉暴溢。四年七月,西京大水,伊、洛、瀍、涧皆溢,坏天津桥。八月,河决博平,甘陵大水。六年九月,河决于滑州,一概东流。居民登丘冢,为水所隔。诏所在发舟楫以救之。兖州、濮州界皆为水所漂溺,命鸿胪少卿魏玭、将作少监郭廷让、右领军卫将军安濬、右骁卫将军田峻于滑、濮、澶、郓四州,检河水所害稼,并抚问遭水百姓。兖州又奏,河水东流,阔七十里。至七年三月,命宋州节度使安彦威率丁夫塞之。河平,建碑立庙于河决之所。

  开运元年六月,黄河、洛河泛溢堤堰,郑州原武、荥泽县界河决。

  周广顺二年七月,暴风雨,京师水深二尺,坏墙屋不可胜计。诸州皆奏大雨,所在河渠泛溢害稼。三年六月,诸州大水,襄州汉江涨溢入城,城内水深一丈五尺,仓库漂尽,居人溺者甚众。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