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旧唐书》(卷一百五十八)原文

时间:2018-05-16 旧唐书 我要投稿

  武儒衡,字庭硕。才度俊伟,气直貌庄,言为妄,与人交友,终始不渝。相国郑余庆不事华洁,后进趋其门者多垢衣败服,以望其知。而儒衡谒见,未尝辄易所好,但与之正言直论,余庆因亦重之。

  宪宗以元衡横死王事,尝嗟惜之,故待儒衡甚厚。累迁户部郎中。十二年,权知谏议大夫事,寻兼知制诰。皇甫镈以宰相领度支,剥下以媚上,无敢言其罪者。儒衡上疏论列,镈密诉其其事,帝曰:“勿以儒衡上疏,卿将报怨耶!”镈不复敢言。

  儒衡气岸高雅,论事有风彩,群邪恶之。尤为宰相令狐楚所忌。元和末年,垂将大用,楚畏其明俊,欲以计沮之,以离其宠。有狄兼谟者,梁公仁杰之后,时为襄阳从事。楚乃自草制词,召狄兼谟为拾遗,曰:“朕听政余暇,躬览国书,知奸臣擅权之由,见母后窃位之事。我国家神器大宝,将遂传于他人。洪惟昊穹,降鉴储祉,诞生仁杰,保佑中宗,使绝综维更张,明辟乃复。宜福胄胤,与国无穷。”乃兼谟制出,儒衡泣诉于御前,言其祖平一在天后朝辞荣终老,当时不以为累。宪宗再三抚慰之,自是薄楚之为人。然儒衡守道不回,嫉恶太甚,终不至大任。寻正拜中书舍人。时元稹依倚内官,得知制诰,儒衡深鄙之。会食瓜阁下,蝇集于上,儒衡以扇挥之曰:“适从何处来,而遽集于此?”同僚失色,儒衡意气自若。迁礼部侍郎。长庆四年卒,年五十六。

  选自《旧唐书》(卷一百五十八)

  4.下列各句中的加点字,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

  A.故待儒衡甚厚 厚:优待

  B.群邪恶之 恶:讨厌

  C.当时不以为累 累:劳苦

  D.儒衡深鄙之 鄙:轻视

  5.下列各项中,均能表现武儒衡具有“性格耿直”的一组是 ()

  ①未尝辄易所好 ②儒衡上疏论列

  ③论事有风彩 ④宜福胄胤,与国无穷

  ⑤欲以计沮之 ⑥同僚失色,儒衡意气自若

  A.①②⑥ B.③④⑤ C.①②⑤ D.①③⑥

  6.下列对文章的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

  A.为了整肃朝纲,武儒衡论事不避权贵,这是他的可贵之处。但因为他喜欢向皇帝告密而被同僚忌恨。

  B.宪宗准备重用武儒衡,令狐楚害怕他的明智俊异,便想方设法阻挠,以离间皇帝对武儒衡的宠信。

  C.皇甫镈向皇帝的“报怨”有报复武儒衡的意图,但在宪宗识破并当面提出批评后,就不敢再说了。

  D.令狐楚荐用狄兼谟,用意是以武氏篡权影射儒衡。武儒衡便向宪宗祖上武平一隐退之事来应对。

  7.把原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相国郑余庆不事华洁,后进趋其门者多垢衣败服,以望其知。(4分)

  (2)然儒衡守道不回,嫉恶太甚,终不至大任。(2分)

  (3)会食瓜阁下,蝇集于上,儒衡以扇挥之曰:“适从何处来,而遽集于此?”(4分)

  文言文参考译文:

  武儒衡,字庭硕,才能出众,为人正直相貌端庄,不妄发言论,与人交友,始终不渝。宰相郑余庆不爱华丽整洁,后辈中拜访他的人大都穿着又脏又破的衣服,以此希求得到他的知遇。而武儒衡前去谒见时,未曾随意改变自己的爱好,只和郑余厌正言直论,郑余庆因而也推重他。

  宪宗因武元衡为国事而惨死,曾经为之叹惜,所以对待武儒衡很优厚。多次升迁任户部郎中。十二年,暂时掌管谏议大夫事,不久兼任知制诰。皇甫鎛以宰相领度支,搜刮下面来讨好上面,没人敢陈述他的罪状。武儒衡上奏议论,皇甫鎛暗地向皇上诉说此事,皇上说:“不要因为武儒衡上奏议论于你,你就进行抱怨啊!”皇甫鎛不敢再说了。

  武儒衡气质高雅,谈论事情有风度,一些不正派的人憎恨他,尤其被宰相令孤楚妒忌。元和末年,宪宗准备重用武儒衡,令孤楚害怕他的明智俊异,便想方设法阻挠,以离间皇帝对他的宠信。有个叫狄兼谟的人,是梁公狄仁杰的后代,这时在襄阳任从事。令孤楚就擅自起草制诰,召狄兼谟入朝任拾遗,制诏说:“朕处理政务空闲时,亲自阅览本朝史书,懂得了奸臣专权的原因,看到武则天窃取朝政的事情,国家的皇帝宝位,将要传给他人之手。苍天博大,明鉴而降福于皇储,诞生了狄仁杰,让他保佑中宗,使断了的纲纪再次伸张,明君于是得以恢复。应当福佑他的后代,使其与国家同命运而直到永远。”等到任命狄兼谟的制诏发出,武儒衡在皇帝面前哭诉不已,说自己的祖父武平一在天后朝因年老而辞官退隐,当时也没受到牵连。宪宗再三安慰他,从此开始鄙视令孤楚的为人。但武儒衡守正道而不改变,过分嫉恶如仇,所以最终也没有被重用。不久正式拜授为中书台人。这时元稹依靠宦官的支持,得到知制诰一职武儒衡特别鄙视他。恰巧在官署吃瓜,有苍蝇落在瓜上面,武儒衡用扇子驱赶着苍蝇说:“刚从什么地方来,却急忙聚集在这里?”在座的同僚惊慌变色,武儒衡却神态自如。后改任礼部侍郎。长庆四年去世终年五十六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