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公羊传》成公【元年~十八年】

时间:2017-06-14 公羊传 我要投稿

  ◎ 成公元年

  春王正月,公即位。

  二月辛酉,葬我君宣公。

  无冰。

  三月作丘甲。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丘使也。

  夏,臧孙许及晋侯盟于赤棘。

  秋,王师败绩于贸戎。孰败之?盖晋败之,或曰贸戎败之。然则曷为不言晋败之?王者无敌,莫敢当也。

  冬十月。

  ◎ 成公二年

  春,齐侯伐我北鄙。

  夏四月丙戌,卫孙良夫帅师及齐师战于新筑,卫师败绩。

  六月癸酉,季孙行父、臧孙许、叔孙侨如、公孙婴齐帅师会晋郤克、卫孙良夫、曹公子手及齐侯战于鞍,齐师败绩。曹无大夫,公子手何以书?忧内也。

  秋七月,齐侯使国佐如师。己酉,及国佐盟于袁娄。君不使乎大夫,此其行使乎大夫何?佚获也。其佚获奈何?师还齐侯,晋郤克投戟逡巡再拜稽首马前。逢丑父者,顷公之车右也,面目与顷公相似,衣服与顷公相似,代顷公当左。使顷公取饮,顷公操饮而至,曰:“革取清者。”顷公用是佚而不反。逢丑父曰:“吾赖社稷之神灵,吾君已免矣。”郤克曰:“欺三军者其法奈何?”曰:“法斮。”于是斮逢丑父。己酉,及齐国佐盟于袁娄。曷为不盟于师而盟于袁娄?前此者,晋郤克与臧孙许同时而聘于齐。萧同侄子者,齐君之母也,踊于棓而窥客,则客或跛或眇,于是使跛者迓跛者,使眇者迓眇者。二大夫出,相与踦闾而语,移日然后相去。齐人皆曰:“患之起必自此始!”二大夫归,相与率师为鞍之战,齐师大败。齐侯使国佐如师,郤克曰:“与我纪侯之甗,反鲁、卫之侵地,使耕者东亩,且以萧同侄子为质,则吾舍子矣。”国佐曰:“与我纪侯之甗,请诺。反鲁、卫之侵地,请诺。使耕者东亩,是则土齐也。萧同侄子者,齐君之母也,齐君之母,犹晋君之母也,不可。请战,一战不胜请再,再战不胜请三,三战不胜,则齐国尽子之有也,何必以萧同侄子为质?”揖而去之。郤克矢鲁、卫之使,使以其辞而为之请,然后许之。逮于袁娄而与之盟。

  八月壬午,宋公鲍卒。

  庚寅,卫侯遬卒。

  取汶阳田。汶阳田者何?鞍之赂也。

  冬,楚师、郑师侵卫。

  十有一月,公会楚公子婴齐于蜀。

  丙申,公及楚人、秦人、宋人、陈人、卫人、郑人、齐人、曹人、邾娄人、薛人、郐人盟于蜀。此楚公子婴齐也,其称人何?得一贬焉尔。

  ◎ 成公三年

  春王正月,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伐郑。

  辛亥,葬卫缪公。

  二月,公至自伐郑。

  甲子,新宫灾,三日哭。新宫者何?宣公之宫也。宣宫则曷为谓之新宫?不忍言也。其言三日哭何?庙灾三日哭,礼也。新宫灾何以书?记灾也。

  乙亥,葬宋文公。

  夏,公如晋。

  郑公子去疾帅师伐许。

  公至自晋。

  秋,叔孙侨如率师围棘。棘者何?汶阳之不服邑也。其言围之何?不听也。

  大雩。

  晋郤克、卫孙良夫伐将咎如。

  冬,十有一月,晋侯使荀庚来聘。

  卫侯使孙良夫来聘。

  丙午,及荀庚盟。

  丁未,及孙良夫盟,此聘也,其言盟何?聘而言盟者,寻旧盟也。

  郑伐许。

  ◎ 成公四年

  春,宋公使华元来聘。

  三月壬申,郑伯坚卒。

  杞伯来朝。

  夏四月甲寅,臧孙许卒。

  公如晋。

  葬郑襄公。

  秋,公至自晋。

  冬,城运。

  郑伯伐许。

  ◎ 成公五年

  春王正月,杞叔姬来归。

  仲孙蔑如宋。

  夏,叔孙侨如会晋荀秀于谷。

  梁山崩。梁山者何?河上之山也。梁山崩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大也。何大尔?梁山崩,壅河三日不氵不。外异不书,此何以书?为天下记异也。

  秋大水。

  冬,十有一月己酉,天王崩。

  十有二月己丑,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邾娄子、杞伯同盟于虫牢。

  ◎ 成公六年

  春王正月,公至自会。

  二月辛巳,立武宫。武宫者何?武公之宫也。立者何?立者不宜立也。立武宫,非礼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