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公羊传》宣公【元年~十八年】

时间:2017-12-31 公羊传 我要投稿

  ◎ 宣公元年

  春王正月,公即位。继弑君不言即位,此其言即位何?其意也。公子遂如齐逆女。

  三月,遂以夫人妇姜至自齐。遂何以不称公子?一事而再见者,卒名也。夫人何以不称姜氏?贬。曷为贬?讥丧娶也。丧娶者公也,则曷为贬夫人?内无贬于公之道也。内无贬于公之道则曷为贬夫人?夫人与公一体也。其称妇何?有姑之辞也。

  夏,季孙行父如齐。

  晋放其大夫胥甲父于卫。放之者何?犹曰无去是云尔。然则何言尔?近正也。此其为近正奈何?古者大夫已去,三年待放。君放之非也,大夫待放正也。古者臣有大丧,则君三年不呼其门。已练可以弁冕,服金革之事。君使之非也,臣行之礼也。闵子要绖而服事。既而曰:“若此乎古之道,不即人心。”退而致仕。孔子盖善之也。

  公会齐侯于平州。

  公子遂如齐。

  六月,齐人取济西田。外取邑不书,此何以书?所以赂齐也。曷为赂齐?为弑子赤之赂也。

  秋,邾娄子来朝。

  楚子、郑人侵陈,遂侵宋。

  晋赵盾帅师救陈。宋公、陈侯、卫侯、曹伯会晋师于斐林,伐郑。此晋赵盾之师也。曷为不言赵盾之师?君不会大夫之辞也。

  冬,晋赵穿帅师侵柳。柳者何?天子之邑也。曷为不系乎周?不与伐天子也。

  晋人、宋人伐郑。

  ◎ 宣公二年

  春王二月壬子,宋华元帅师及郑公子归生帅师战于大棘,宋师败绩,获宋华元。

  秦师伐晋。

  夏,晋人、宋人、卫人、陈人侵郑。

  秋九月乙丑,晋赵盾弑其君夷獆。

  冬十月乙亥,天王崩。

  ◎ 宣公三年

  春王正月,郊。牛之口伤,改卜牛,牛死,乃不郊,犹三望。其言之何?缓也。曷为不复卜?养牲养二卜。帝牲不吉,则扳稷牲而卜之。帝牲在于涤三月,于稷者唯具是视。郊则曷为必祭稷?王者必以其祖配。王者则曷为必以其祖配?自内出者无匹不行,自外至者无主不止。

  葬匡王。

  楚子伐贲浑戎。

  夏,楚人侵郑。

  秋,赤狄侵齐。

  宋师围曹。

  冬十月丙戌,郑伯兰卒。

  葬郑缪公。

  ◎ 宣公四年

  春王正月,公及齐侯平莒及郯。莒人不肯,公伐莒,取向。此平莒也,其言不肯何?辞取向也。

  秦伯稻卒。

  夏天六月乙酉,郑公子归生弑其君夷。

  赤狄侵齐。

  秋,公如齐。

  公至自齐。

  冬,楚子伐郑。

  ◎ 宣公五年

  春,公如齐。

  夏,公至自齐。

  秋九月,齐高固来逆子叔姬。

  叔孙得臣卒。

  冬,齐高固及子叔姬来。何言乎高固之来?言叔姬之来而不言高固之来则不可。子公羊子曰:“其诸为其双双而俱至者与。”

  楚人伐郑。

  ◎ 宣公六年

  春,晋赵盾、卫孙免侵陈。赵盾弑君,此其复见何?亲弑君者赵穿也。亲弑君者赵穿,则曷为加之赵盾?不讨贼也。何以谓之不讨贼?晋史书贼曰“晋赵盾弑其君夷獆。”赵盾曰:“天乎无辜!吾不弑君,谁谓吾弑君者乎?”史曰:“尔为仁为义,人弑尔君,而复国不讨贼,此非弑君如何?”赵盾之复国奈何?灵公为无道,使诸大夫皆内朝,然后处乎台上引弹而弹之,已趋而辟丸,是乐而已矣。赵盾已朝而出,与诸大夫立于朝,有人荷畚,自闺而出者。赵盾曰:“彼何也,夫畚曷为出乎闺?”呼之不至,曰:“子大夫也,欲视之则就而视之。”赵盾就而视之,则赫然死人也。赵盾曰:“是何也?”曰:“膳宰也,熊蹯不熟,公怒以斗挚而杀之,支解将使我弃之。”赵盾曰:“嘻!”趋而入。灵公望见赵盾诉而再拜。赵盾逡巡北面再拜稽首,趋而出,灵公心怍焉,欲杀之。于是使勇士某者往杀之,勇士入其大门,则无人门焉者;入其闺,则无人闺焉者;上其堂,则无人焉。俯而窥其户,方食鱼飧。勇士曰:“嘻!子诚仁人也!吾入子之大门,则无人焉;入子之闺,则无人焉;上子之堂,则无人焉;是子之易也。子为晋国重卿而食鱼飧,是子之俭也。君将使我杀子,吾不忍杀子也。虽然,吾亦不可复见吾君矣。”遂刎颈而死。灵公闻之怒,滋欲杀之甚,众莫可使往者。于是伏甲于宫中,召赵盾而食之。赵盾之车右祁弥明者,国之力士也,仡然従乎赵盾而入,放乎堂下而立。赵盾已食,灵公谓盾曰:“吾闻子之剑,盖利剑也,子以示我,吾将观焉。”赵盾起将进剑,祁弥明自下呼之曰:“盾食饱则出,何故拔剑于君所?”赵盾知之,躇阶而走。灵公有周狗,谓之獒,呼獒而属之,獒亦躇阶而従之。祁弥明逆而唆之,绝其颔。赵盾顾曰:“君之獒不若臣之獒也!”然而宫中申鼓而起,有起于甲中者抱赵盾而乘之。赵盾顾曰:“吾何以得此于子?”曰:“子某时所食活我于暴桑下者也。”赵盾曰:“子名为谁?”曰:“吾君孰为介?子之乘矣,何问吾名?”赵盾驱而出,众无留之者。赵穿缘民众不说,起弑灵公,然后迎赵盾而入,与之立于朝,而立成公黑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