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法家》棠阴比事

时间:2017-06-25 法家 我要投稿

  (宋)桂万荣 撰(明)呉讷 删补。

  原序

  开禧丁夘春,仆以饶之余干尉趋郡,书满,纠曹孙公起予,武林人也,留欵竟日。话次因及臬事,谓凡典狱之官,实生民司命,天心向背、国祚修短系焉,比他职掌尤当谨重。近者鄱阳尉胥为人所杀,昏暝莫知主名,承捕之吏续执俞达以告,证佐皆具,亦既承伏,以且谋连二弓手结欵,无一异词。某独不能无疑,躬造台府请缓其事,重立赏榜,广布尔目,俾缉正囚。未几,果得龚立者,以正典刑。不然,横致四无辜于死地,衔寃千古,咎将谁执!万荣闻之,瞿然敛衽,因叹吾夫子三絶韦编,特着其议狱缓死之象于中孚,而古之君子亦尽心于一成不可变者,公其有焉。既而东归,参选待次建康,犴曹屡省斯事,若有隠忧,遂于暇 日,取和鲁公父子疑狱集,参以开封郑公折狱龟鉴,比事属词,聫成七十二韵,号日棠阴比事。凡与我同志者类,能上体厯代钦恤之意,下究诸公编劘之心,研精极虑,不谓空言,则棠阴着明教,棘林无夜哭,曷胜多礼之幸。是用弗嫌于近名,拟锓诸木以广其传。岁在重光协洽闰月望 日四明桂万荣序。

  端明改元七月乙夘,万荣以尚右郎蒙恩升对,首奏守一心之正以谨治原,次奏惩羣吏之贪以固邦本。天威咫尺,洊赐襃嘉,既而玉音巽发,谓:朕尝见卿所编棠阴比事,知卿听讼决能审克。万荣即恭奏:臣昨调建康司理右掾,待次 日久,因编此以资见闻。岂料天侈其逢,误闗乙览,容臣下殿。恭谢既出,黄门便有力求此本者锓梓星江,逺莫之致,是用重刋流布,庶可上广圣主好生之徳,下禆莅官哀矜之志。十月既望朝散大夫新除直寳章阁知常徳府桂万荣谨识 。

  棠阴比事

  汉武明经

  汉景帝时廷尉上囚防年,继母陈杀防年父,防年因杀陈。依律以杀母大逆论。帝疑之,武帝时年十二为太子,在帝侧,遂问之,对曰:夫继母如母,明不及母。縁父之故,比之于母。今继母无状,手杀其父。下手之 日,母恩絶矣。宜与杀人同,不宜以大逆论。

  谨按大明律云:凡继母杀其父,听告,不在干名犯义之限。今观汉史所云,防年继母杀父,因杀继母,宜与杀人同,不宜以大逆论。窃详此实伦理之变,若比杀常人,则故杀者斩。若比父母为人杀而子孙擅杀行凶人者,杖六十。其即杀死者勿论。盛世伦理修明,固无此事。万一遇此,所司当体究的确,比拟奏请。

  李杰买棺

  唐李杰为河南尹,有寡妇告子不孝,杰察其状非不孝者,乃谓曰:汝寡居惟一子,今罪至死,得无悔乎?妇曰:不顺之子,宁复惜之?杰曰:审如是,可买棺来取尸。因使人觇之,乃谓一道士 曰:事了矣,俄将棺至。杰尚兾其悔,而寡妇坚执如初。时道士在门外,宻令擒之,一问承服。曰:某与寡妇有私,常为儿制,故欲除之。乃杖杀道士,以棺盛之。

  谨按大明律云:父母诬告子孙勿论。今观所载,母与所私道士谋,诬告其子,欲致于死。母勿论,道士难科教唆之罪。万一遇此,当比依谋杀人巳行。未曾伤人者,杖一百徒三年,比拟奏请。

  戴争异罚

  唐戴胄为大理少卿,时长孙无忌被召,不解佩刀入东上阁,右仆射封德彝论监门校尉不觉察,罪死。无忌当赎。胄曰:校尉与无忌罪均。臣子于君父,不得称误。御汤药饮食舟船误,不如法,皆死。陛下録无忌功,原之可也。若罚无忌,杀校尉,不可谓刑。帝 曰:法为天下公,朕安得阿亲戚。诏复议。德彝固执,胄驳之曰:校尉縁无忌以致罪,法当从轻。若皆过误,不当独死。由是无忌与校尉皆免死。

  谨按大明律云:若罪人自首告及遇赦原免,或蒙特恩减罪收赎者亦准罪人原免减等赎罪。法注云:谓因人连累皆依罪人全免减等收赎。今观唐戴胄所争长孙无忌事,则我朝律文已备载之矣。呜呼,至哉。

  曹驳坐妻

  沉存中内翰云:寿州有人杀妻之父母兄弟数口,州司以为不道,縁坐妻子刑。曹驳曰:殴妻之父母即是义絶,况于谋杀,不当复坐其妻。(存中宋人,不书世代,后同)

  谨按大明律云:杀一家非死罪三人者凌迟处死,妻子流二千里,入十恶不道之条。今观所载,寿州人杀妻之父母兄弟数口,刑曹驳以义絶,不当縁坐其妻。窃详本犯身为不道,杀妻父母兄弟,与其妻实已义絶。法难縁坐。然律无明文,所司遇此,亦当比拟奏请。

  宗元守辜

  待制马宗元少时,父麟殴人被系,守辜而伤者死,将抵法。宗元推所殴。时在限外四刻,因诉于郡,得原父死。郑克云:按辜限计日,而日以百刻计之,死在限外,则不坐殴杀之罪,而坐殴伤之罪。虽止四刻,亦在限外。

  谨按大明律云:凡保辜者责令犯人医治,辜限内皆须因伤死者,以鬬殴杀人论。其在辜限外死者,各从本殴伤法,若折伤以上辜内医治平复者,各减二等。辜限满日不平复者,各依律全科。又依唐律云:保辜限内死者,依杀人论,限外死者依本殴伤法。又按元史刑法志云:保辜限内死者依杀人论,限外死者杖一百七。盖元时未尝定律,及圣朝未定律之先,皆以唐律比拟。故我朝律文多宗唐律,而此条亦本之也。讷曩在南京会审刑部,罪囚有殴人辜限外死者,讷 曰:当依本殴伤法。或曰:律云,辜限满不平复者全科,此当死。讷曰:所云限满不平复全科者,因上文折伤以上限内平复减二等立文,盖谓辜内虽平复而成残废笃疾,及限满不平复者则全科折伤之罪,若 日辜限外死者全科死罪,则律又何不云伤不平复而死者绞,乃虚立此辜限乎?后此囚会赦得免。然或人终不以愚言为然也。近读宗元守辜事有感,因备载之。读者详焉。

  杜亚疑酒

  唐杜亚镇维扬,有富室子父亡,奉继母不以道,因上寿母复子觞,子疑有毒,覆于地。地坟,乃谓母以酖杀人。母曰:天鉴在上,何当厚诬?诉于府。公曰:酒从何来?曰:长妇执爵而致。公 曰:尔妇执爵,毒因妇起,岂可诬母?乃分开鞫之。盖子妇同谋害母,遂皆伏法。

  张升窥井

  张丞相知润州,有妇人夫出不归,忽闻菜园井中有死人,即往哭曰:吾夫也。以闻于官。升命吏集邻里验,是其夫否,皆言井深不可辨。升曰:众不可辨,而妇人独知为夫,何耶?送狱讯问,乃奸夫杀之,妇与共谋。

  欧阳左手

  都官欧阳晔知端州,有桂阳监民争舟殴死,狱久不决。晔出囚饮食之,皆还于狱,独留一人。留者色动。晔曰:杀人者汝也。囚不知所以然,晔曰:吾视食者皆以右手,汝独以左。今死者伤右肋,此汝杀之明验也。囚乃伏罪。

  钱推求奴

  钱若水为同州推官,有富家女奴逃亡,父母诉于州録事参军。録参尝贷富家钱,不获,遂劾富民父子共杀女奴,投尸于水,或为元谋,或为加功,罪皆应死。狱具,若水独疑,留而不决。州郡上下切怪之,録参诬若水受赂,若水但笑谢而已。旬余,屏人语知州 曰:某留狱者,所以访求女奴,今得之矣。知州取入,从帘中推出,示其父母。父母惊曰:是已。于是富民父子得释,知州欲奏其功,固辞不愿。朝廷闻之,骤加进擢。

  向相访贼

  丞相向敏中判西京时,有僧过村舍求宿,不许,遂宿门外。夜半有人携一妇人并物踰墙出,僧恐天明为主人所执,因走去至荒草中,误堕枯井。前踰墙妇人已为人杀在其中。主人踪迹捕僧送官,不胜拷掠,遂自诬服。但云赃与刀留井旁,不知何人持去。狱成,公独以赃仗不获疑之,诘问数四,僧云:前生负此人命,无可言者。力问之,乃以实对。于是宻遣吏访贼。吏食于村店,有妪闻其府中来,不知是吏,因问僧之狱如何。吏绐 曰:昨日已笞死于市。妪曰:今若获贼如何?吏云:府已误决,不复敢问。妪遂曰:贼乃此村少年某也。吏询其处,并赃捕获。僧遂得释。

  程琳烓灶

  程宣徽知开封府,时禁中失火,当即根治诸缝人。已诬服,乃送府具狱。琳辨其非是,又命工图火所经处,且言后宫人多而居隘,其烓灶近版壁久燥而焚,此殆天灾,不可罪人。上为寛其狱无死者。

  强至油幕

  强至祠部为开封府仓曹参军,时禁中露积油幕,一夕火。主守者皆应死。至预听谳,疑火所起,召幕工讯之。工言制幕须杂他药,相因既久,得湿则燔。府为上闻,仁宗悟曰:顷者真宗山陵火起,油衣中其事,正尔主守者。遂比轻典。昔晋武库火,张华以为积油所致,是也。

  程戡仇门

  程戡宣徽知处州,民有积为仇者,一日诸子私谓其母曰:母今老且病,恐不得更寿,请以母死报仇。乃杀其母,置于仇人之门,而诉之。仇弗能自明,戡疑之,或谓无足疑,戡 曰:杀人而自置于门,非可疑耶?乃亲劾治,具见本谋。

  庄遵疑哭

  庄遵为扬州刺史,巡行部内,闻哭声惧而不哀,驻车问之。答曰:夫遭火烧死。遵疑焉,因令吏守之,有蝇集尸首,吏乃披髻视之,得鐡钉焉。问知此妇,与奸夫共杀其夫,按伏其罪。

  妾吏酖宋

  范忠宣知河中府,有知録宋儋年,会客罢,以疾告。是夜暴卒。盖其妾与小吏为奸,公知死不可以理,遂付有司案治。验其尸,九窍流血。囚言置毒鳖胾中。公问鳖在苐几琖,岂有中毒而能终席,决非情实。命再劾之,乃因客散置毒酒琖中而死计耳。

  玉素毒郭

  唐中书舍人郭正一,有婢玉素,极姝艳。正一夜须浆水粥,玉素毒之。觅婢并金银器不得,勅长安万年尉石良捕之。石良主帅魏昶有策略,唤舍人少年家奴三人,布衫笼头,及縳卫士四人,问十 日内何人觅舍人家。卫士云:有投化高丽留书,付遣舍人牧马奴,云金城坊中有一空宅,更无他语。石良往彼处捜之,至一宅封鎻甚宻,打开,婢与化士在其中,乃是化士共牧马奴藏之。奉勅斩于东市。

  吕妇断腕

  吕公绰侍读知开封府,有营妇夫出,外盗夜入舍,断其腕而去。都人喧骇,公谓非其夫之仇,不宜快意如此。遣骑诘其夫,果获同营韩元者,具奸状伏诛。

  从事函首(惜从事之姓名不传)

  近有行商,回见其妻,为人杀而失其首。妻族执其婿杀女。吏严讯之,乃自诬服。案具,郡守委诸从事。从事疑之,请缓其狱,乃令封内仵作行人徧供近与人家安厝墓塜,一一诘之,有一人 曰:某近于豪家,举事言死却奶子,五更墙头舁过凶器,轻似无物,见葬某处。乃发之,但获一女人首。即将对尸,令其夫认,云非妻也。继收豪家鞫言,乃是杀一奶子,函首葬之。以尸易此良家妇,私畜之。豪民弃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