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师襄简介

发布时间:2016-01-07 编辑:guifeng 手机版

  师襄

  生卒:约公元前六世纪

  朝代:春秋

  官职:卫国乐官

  简评:孔子曾学琴于师襄

  人物生平

  师涓是一个能写列代乐谱、善造新曲以取代古声的大音乐家,曾创作了大量的新曲。每有新作一定去宫内献演,遇到灵公特别喜爱的音乐作品,甚至连日演奏,不让离去。

  师涓以弹琴著称,记忆超群,听力非凡,曲过耳而不忘。《韩非子·十过》记述他随卫灵公赴晋的故事:途中宿濮水之上,灵公夜半闻鼓新声者,以为是鬼神,就命师涓记写下来,师涓同样也被此曲所动,便"端坐援琴,听而写之",第二天又呆了一晚,师涓一夜未睡,边听边练习此曲,待天刚明,便演奏给卫灵公听,灵公听到正和前晚听到的一模一样。至晋,师涓为晋平公援琴鼓此曲,未终,晋国乐师旷止之,说是商封的"靡靡之乐",并说"闻此声者其国必削",因纬不可弹。

  师涓的音感特别好,曾帮助晋平公校验所铸造的编钟,晋国铸大钟时,晋国乐师师旷说钟音不准,晋平公不以为然,后请师涓证实确实如此。

  主要作品

  师涓是一个能写列代乐谱、善造新曲以取代古声的大音乐家,曾创作了大量的新曲,有四时之乐,如表现春天的《离鸿》、《应苹》,表现夏天的《明晨》、《焦泉》、《朱华》、《流金》,表现秋天的《商飙》、《白云》、《落叶》,表现冬天的《凝河》、《流阴》,《沉云》等。这些歌曲和乐曲风格新颖,曲调轻快活泼或细腻深沉,脱离了雅颂的老框框,当时的群众听了都很喜爱。

  靡靡之乐

  春秋时,卫灵公手下有一个很有才华的乐师,叫师涓。

  有一次,师涓跟随卫灵公出访晋国。走到濮水边上一个叫桑间的地方时,天色已晚,他们就在附近的驿馆里住下来。夜半时分,卫灵公忽然听到濮水上有人弹琴,琴声时隐时现。卫灵公想,在宁静的夜晚,面对波光粼粼的濮水,赏月听琴,真是一件美事。卫灵公于是问左右侍从可否听到琴声,但出乎意料,竟没有人听到有什么琴声。卫灵公十分生气,命令把师涓找来。师涓匆匆赶来,问有什么事情吩咐。卫灵公说:"我明明听见有人弹琴,可是问左右却都说没听见,大概是他们耳朵有问题。我要你听了后把它记下来,然后弹给我听!"师涓马上答应:"是!"就在琴桌旁坐了下来,伏耳静听。卫灵公和侍从们都去睡了,师涓还正襟危坐在窗前。第二天一大早,师涓就告诉卫灵公说:"我已经记下了那支乐曲,只是还需要加以练习。请再住一天吧!"卫灵公表示同意。过了一天,师涓就将乐曲弹给卫灵公听,竟然弹得和卫灵公在濮水上听到的一模一样。卫灵公大悦。到了晋国,晋平公设宴招待他们。酒过三巡,卫灵公得意地对晋平公说:"我这次来,带来一首新的乐曲。现在,让我的乐师师涓为您演奏吧!"平公答应道:"好!"师涓马上理好琴弦,在众人面前绘声绘色地弹起了刚刚从濮水上学来的琴曲。才弹了一半,就见晋平公的乐师师旷激动得站起来,一把捂住师涓的琴弦说:"这可是亡国之音,不能听的呀!"一句话使得在场众人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师旷为什么要这样说。晋平公问师旷:"这是从何说起呢?"师旷说:"这首乐曲是殷纣王时流行的'靡靡之乐',是师延所作。殷纣王整日耽于酒色,沉湎于这种音乐之中,生活腐败,不问政事最终亡了国。殷纣王死后,师延抱着琴逃到了濮水边上,有人看见他投水自杀了。师涓,你一定是在濮水上听到这支乐曲的吧?"师涓诧异地点点头。晋平公却满不在乎地说:"我已经老了,生平喜欢的就是音乐。你就放开手,让师涓把曲子弹完吧。"师旷无法,只得抬手,让师涓继续演奏。曲终,师旷说:"这种靡靡之乐柔弱不振,殷纣王因为听它而亡了国。主公应该引以为鉴,切不可重蹈纣王的覆辙啊!"

  隐迹

  一次,卫灵公去晋国参加一项大工程的落成典礼,去时特意带去乐师师涓,准备到时奏乐祝贺。灵公、师涓一行,路经濮水,并住宿于此。夜间听到远处传来歌声、乐声、蹋脚声、叫声、笑声-----,原来这里的群众按照习俗,在月光下举行一种祭祀活动,男男女女要临水沐浴,以洗去不洁,祓除不祥。青年们则借此活动,嬉戏打闹,谈情说爱,又是唱歌,又是跳舞,煞是热闹。

  师涓为了向濮水人学习更多民歌,又多住了几日,又是记录,又是学唱,终于学会很多当地民歌,满意的离开濮水,来到晋国。晋国举行了盛大仪式欢迎卫国的贵宾,宾主都浸沉在欢乐的气氛中。当酒意正浓时,卫陵公让师涓把在途中收集到的民歌唱给晋国君臣们听。师涓边弹琴边唱,时缓时急,时高昂,时低沉,时跳跃,时优美,妙趣横生。可就在这时晋国乐师师旷却急忙近前制止,说道:"涓兄所唱歌曲,定是从濮水学来,此乃师延为纣王所作,纣王当年曾迷恋这些歌曲,七十万大军被打得七零八落,土崩瓦解,最后自 焚而死.师延也觉性命难保,投濮水而亡.今天涓兄又将这些亡国之音唱给我国君主听,实在荒唐之至."师涓不以为然地说:"此言差矣,请问师延所作歌曲又是根据什么写成的?他也是从民间收集来的,也是表达人民群众的感情的.至于纣王的灭亡跟这些歌曲并没直接关系,那是因为他荒淫无度,横征暴敛,滥施极刑,不听忠言,大失军心、民心的结果.旷兄,我说得对吗?"

  师旷仔细一想,也觉师涓说的有道理,已经被师涓的言论征服,忙向师涓致谦说:"刚才师旷无礼,请师涓兄原谅!你所唱濮水歌曲确实流传民间多年,今天你把它记录下来,实乃一大功绩,敬佩!敬佩!"

  卫国国君也是一个音乐爱好者,师涓每有新作,一定先来宫内演唱(奏)给灵公听。遇有灵公特别感兴趣的作品,甚至可以连续演唱、演奏几天。结束时灵公总是热情赞扬,并给以优厚奖励。这样一来却引起大臣遽伯玉的妒忌。一日,遽伯玉上奏卫灵公,说什么师捐献给君王的音乐都是一些淫 乱弥漫之音,邪恶放纵之调,他不歌颂君王的文治武功,反而唱一些民间百姓庸俗之事。还说师涓所造新乐破坏了古乐"雅"、"颂"的雍庸和鸣、修身养性,如继续演奏下去必然官序贵贱不能各得其宜,长幼尊卑不能备安其位,建议君王立即废止。卫灵公听得有些心烦,当即驳斥道:遽爱卿,你不觉得说得有些过分吗?师涓所造新乐立意新颖,曲调活泼,节拍变化有序,孤王听了快意油然而生,众卿听了神采奕奕,这样的音乐有什么不好?遽伯玉听了这一番训斥,心里十分窝火,但又不敢向国王发泄,只好无可奈何的吞下。

  有一天,遽伯玉为了发泄怒火,带领一些士兵来到师涓住处,对师涓说:"你可知罪?"师涓不解地问道:"我师涓何罪之有?"遽伯玉装腔作势地说:"你乱造新乐,迷惑圣上,罪过还小吗?"转身命令士兵:"给我搜!把所有乐谱、乐器,统统给我搜出来烧掉!"师涓上前阻止,但早被军士们推到一边,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费了大半生心血写成的乐谱和自己心爱的乐器在顷刻间就化为灰烬。这还不算完,遽伯玉还限令师涓三日内必须离开京都。

  师涓面对此情此景,痛不欲生,愤愤地对遽伯玉理论道:"你这只知颂古,不知出新,排斥异己,嫉贤妒能的小人,你可以依仗权势烧掉我的乐谱和乐器,但你不能烧掉我的乐思,等着吧,我一定还要写出更多、更好的新乐。"说罢,遂回屋收拾好行装,扬长而去。

  自此,师涓一直隐迹荒村僻野,在继续着他未竟的音乐事业,写出了大量脍炙人口的音乐作品。

本文已影响